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62.第862章 阴棺(137)
    见此,我立马凑了过去,正准备说话,她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抢先道:“找我什么事?别说什么关于棺材,你我之间,除了棺材,万事都有得商量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压下心中的疑惑,就问她:“你几年前就知道我?”

    问完这话,我双眼死死地盯着她,想从她表情上看出一些东西,失望的是,她只是微微一愣,点头道:“对,几年前就知道有陈九这么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见她承认,我又问她:“既然知道我,刚见面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说出来?”

    她瞥了我一眼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语气一变,反问道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我被她这话给气到了,也对,她为什么要告诉我,就问她:“你日记提到的那老人,是不是傅国华的师傅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立马后悔了,恨不得煽自己一个耳光。玛德,偷看日记是不道德的一件事,我特么居然还说出来了,这不是自己找难堪么?

    果然,那梨花妹听完我的话,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也没理我,而是朝书柜的位置走了过去,翻了几下,很轻易找到笔记本,大致上扫了几眼,怒气冲冲的盯着我,“陈九,你什么意思,你不知道看人家日记是犯罪么?”

    我歉意的笑了笑,这事的确是我不对,也不好说什么,就冲她说了几句道歉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静了下来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我站在边上,忐忑不安,而梨花妹则捧着笔记本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三分钟的样子,那梨花妹好似哭累了,抬头瞥了我一眼,开口道:“你真想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在抚仙湖待了大半个月时间,对于整件事却是疑惑的很,压根不知道傅国华的打算,以及梨花妹的真正身份,就问她:“你愿意说出来?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问我: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立马问她:“2003年,9月10号,那篇日记提到的老人是不是傅国华师傅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说:“对,不但是我爸的师傅,也是你的师傅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微微一愣,这与我心中猜测的结果一样。我本来还想问她,为什么我师傅会说她是我媳妇,想到这问题有点尴尬,愣是压了下去,就问她:“2004年,8月22号,那篇日记中提到的他是谁,你恨的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她瞥了我一眼,神色有些疲惫,好几次想开口,最终还是没能开口,只是深深叹了一口气,让我直接问下个问题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要是继续问她的话,肯定也不会说。毕竟,跟她相处了一段时间,她的性子,我还是知道的,就跳过这个问题,问了一个眼下最关心的问题,“你爸到底打算做什么?他是不是真的要那样做?”

    她再次瞥了我一眼,又朝我走了过来,在离我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,疑惑道:“陈九,我就想不明白了,你一个抬棺匠管那么多干吗?现在棺材找着了,而傅浩也将酬劳付给你了,你为什么非要盯着棺材不散手,你不觉得你是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么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冷笑一声,棺材的确是找着了,酬劳也的确是拿到了。但是,我决计不会亲眼看到有人在我面前玷辱尸体,这是出于职业的职责,就像一些外地警察,难道他们不能抓本地的抢劫犯?

    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沉声道:“这是职业操守!”

    “职业操守?”她一愣,在我身上盯了足足几秒钟,方才开口道:“你所谓的职业操守就是拿性命去驳一个看不惯?这值得吗?不值得,我告诉你,人活着,只要家庭美满,父母恩爱,子女孝顺,这便是大幸,我最后奉劝你一句,不要再插手这件事,真的会死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没有立即说话,而是想了一下,她说的对,拿性命去驳一个看不惯,这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。但是,我记得老秀才跟我说过一句话。他说,人人坐轿,谁人抬?

    我甚是认同老秀才的话,倘若我无视傅国华的行为,我特么对得起抬棺匠几个字么,又对得起死者么?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对她说,“就算真的死了,也是我命中该绝,与你们毫无任何关系,这一切都是我自愿,我只希望你说出你父亲的打算,来日之后,我定当有所回报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知道我与梨花妹之间,有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。因为,我接下来的行为,势必会得罪傅国华,也势必会得罪梨花妹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我就想不明白自己,为什么上天会给我这么一种犯傻的性子,每次都是干着吃力不讨好的事,我却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有人说,性格决定成败,或许我正是这种性格,这辈子注定成不了大事吧!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完我的话,微微一愣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行,陈九,你既然如此坚决,我今天倒要看看,你有什么本事去阻止我爸,又有什么本事跟他们斗。”那梨花妹或许心情不佳,冲我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面色一喜,就示意她继续。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说:“这么跟你说吧,我爸刚才找人商量了一下棺材,他们是打算把傅老爷子的尸骨,与我奶奶的尸骨拼在一起,让他们生生世世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有惊讶,因为在看到麻绳上的红丝带时,我已经猜出傅国华的打算,与我心中想的一模一样。我奇怪的是,傅国华是怎样将棺材弄到湖北,还有就是,梨花妹奶奶刚死没几天,难道那傅国华就忍心将尸体分肢,再拼成另外两具尸体?

    于是,我就问梨花妹,“你奶奶刚死没多久,你爸作为人子,真的打算分肢?”

    她哇的一下哭了出来,眼泪簌簌而下,抽泣道:“我爸当然不忍心,可是那个人要这样做,我…我爸是逼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ps:这几天在医院,抱歉了,明天恢复更新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