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58.第858章 阴棺(133)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心头有些慌了,要是真打起来,那郎高有徐氏匕首在手,应该能打过七八个人,而我身子有伤,完全是靠利多卡因支撑着,一旦干起来,我们这边肯定会吃亏,指不定真的会被傅国华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也是急了,立马朝傅浩喊:“傅老板,还愣着干吗啊,赶紧叫人,那傅国华想利用麻绳跟红丝带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傅国华怒吼一声,“给我绑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围着我们那二十几个人立马凑了过来,那郎高朝我招呼一身,“九哥,照顾下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手持徐氏匕首,一手成拳头猛地冲了过去,还真别说,郎高的身手当真是可以,只是一个照面,地面已经躺了一个人,他再次挥匕首朝另外一人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我这边的情况,挺糟糕,可能是那些人知道我有伤在身,七八个中年大汉朝我奔了过来,也不打我,紧紧地将我围住,不到三分钟的时间,郎高那边打的热火朝天,我这边已经被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带他走。”那傅国华朝我边上几个人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”那几个人应了一句,也不再说话,拉着我就走,按照我的打算是找他们拼几下,不过,那郎高朝我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我先别动。

    我明白他意思,眼前这种情况,无论再怎么反抗,其结果都是无用,倒不如先让他们绑起来,过后再想办法。也不知道怎么滴我忽然想起乔伊丝,以她的身手再加上郎高,指不定还能逃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拉着我就朝仙蛤村内跑了过去,那梨花妹也跟了过来,至于郎高,在我被绑起来时,他已经放弃抵抗,任由那些人绑着,往我身后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想过喊傅浩,把麻绳跟红丝带的事告诉他,看到傅国华站在边上,我没有开口,而是由着他们拉我进村。

    路上,那梨花妹好似想开口,最终叹了一口气,也不说话,一直默默的跟在我边上。

    随后,我和郎高进了村子,被他们绑在梨花妹家一条椅子上,又被他们用几块红布塞住嘴巴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跟郎高一直没反抗,任由他们为之。

    绑好我们以后,那梨花妹对那些中年大汉说,“行了,你们去帮忙拉棺吧,这边由我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傅大哥说过了,必须由我们看着他,直到棺材下葬后,我们才能离开。”其中一名中年大汉说了这么一句话,也不再说话,像柱子一样立在我们边上。

    我数了一下,看住我们的,一共有六个人,清一色黑色西装,任由梨花妹说啥,他们就是不开口,就好似他们听不见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用手肘顶了我一下,我扭头瞥了他一眼,就看到他不停地朝我打眼色,意思是让我在梨花妹身上想办法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要说嘴里没被塞布,倒可以跟梨花妹商量一下,毕竟,我们俩经过这段时间相处,关系还算可以,而现在这种情况,难道靠眼神跟梨花妹交流?可惜的是我们还没熟到那种地步。

    于是,我朝郎高摇了摇头,意思是,这办法不行。

    他一愣,立马朝我身上瞥了几眼,嘴里呜呜的叫着,我想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才明白他意思,他意思是我身上有伤,可以在伤口做文章。

    我反应过来,朝他点点头,猛地吸了几口气,四肢开始乱抖起来,为了装得更像一点,我狠狠地咬着自己舌头,剧烈的疼痛感,令我浑身抖了起来,豆大的汗滴吧唧吧唧往下掉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一直关注我着情况,一见我面露痛苦之色,立马关心道:“陈九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主要是嘴里塞了布不能说话,只好四肢剧烈的抖动,嘴里唔唔唔的叫着,那梨花妹一连问了几句,见我还是不说话,就要伸手扯掉我嘴里的红布,被边上那些中年男子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傅大哥招呼过,不能扯掉他嘴里的布条。”那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朝梨花妹弯了弯腰,解释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些愣了,这中年男子居然叫梨花妹大小姐?也就是他,先前那阿力并不是这群人的老大,他们真正的老大是傅国华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我双眼紧紧地盯着梨花妹,就看到她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只见,梨花妹瞪了他一眼,“我爸不在,这里我最大,我说怎样就怎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伸手要扯掉我嘴里的布条,那中年男子再次阻止下来,又朝边上那几名中年男子打了一个眼色,说:“你们几个带大小姐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急了,要是梨花妹被他们带走,我跟郎高可是毫无办法了,心头一狠,再次重重的咬了舌头一下,我能感觉到舌头出血了,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嘴里开始蔓延到全身,就觉得浑身被人拿绣花针再刺一般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种疼痛不是咬舌头带来的,而是利多卡因的药效过了,从下山到这房间时间差不多是2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那种疼痛越来越强,当真是肝肠寸断的感觉,我脸色一下子就白了,四肢再也受不了那种疼痛,剧烈的晃动,由于身上绑着绳子,挣扎的动作并不是很大,但是那种疼痛却是钻心的痛。

    “唔、唔、唔”我猛地喊,豆大的汗滴宛如雨后的竹笋,一下子全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一见这情况,猛地喊了几声,“陈九,陈九,你怎么了,怎么了,你别吓我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一把甩开正欲拉她离开的中年大汉,猛地跑到我边上,先是掰开我眼皮看了看,后是探了探我鼻子,就说:“你这是怎么了,怎么呼吸这么急促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郎高那没良心的居然用手肘顶了我一下,眼神中满是笑意,我特么哪能不明白他意思,他这是夸我演的像,能拿奥斯卡奖。

    我想抽他,特想。玛德,要是老子演技有这么牛掰,哪里需要当啥八仙,完全可以当演员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