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56.第856章 阴棺(131)
    当下,我着实不明白傅国华的意思,就问他:“傅老板的钱不要?”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说:“有些钱可以要,有些钱却不可以要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心中疑惑的很,傅浩那么大一个老板,一百万只是洒洒水。而我呢,就是一穷小子,好不容易拿命拼了一百万出来,这倒好,直接送了出去。要说我不肉疼,那绝对是骗人的,一百万啊,多少人奋斗一辈子也赚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那傅国华听我这么一问,笑了笑,说:“小九,啥话也不说了,你替我给了一百万,我无以为报,只能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瞥了边上的梨花妹,继续道:“我女儿貌美如花,又是清华大学的学生,应该能配的上你吧,这一百万,算是彩礼钱了,以后你就是梨花妹的未婚夫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一懵,他什么意思?一百万换梨花妹?这特么扯犊子吧,我现在的感情已经完全乱套了,要是再来个梨花妹,我特么不需要干活了,天天被女人的事,都能闹死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开口道:“不行,我已经有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怕他不相信,立马将傅浩拉了出来,说:“他可以证明。”

    那傅浩好似明白我意思,凑了过来,就说:“小九说的对,他已经有媳妇,再者,这啥社会了,都讲究自由恋爱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我立马附声道。

    那傅国华没有直接说话,而是想了一会儿,最终将眼神停在我跟梨花妹身上,也不知道他脑子在想什么,就知道半晌后,他说:“既然这样,我也不勉强你,这一百万,以后让梨花妹赚钱了还你,至于你们的感情,随缘吧!倘若有缘在一起,我也算瞑目了,倘若没缘,也算是命中注定的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起先倒没怎么在意,反倒是郎高在边上疑惑道:“瞑目?啥意思?”

    那傅国华一愣,也不再说话,就朝边上一直没开口的阿力打了一个眼色,说:“走吧!是时候将棺材弄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率先朝山下走了过去,我问他,棺材是不是在湖底,他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的确在湖底,至于那些拖痕,是老母亲的棺材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已经基本确定先前的猜测全对了,也没再问什么,就跟在他身后,傅浩跟在他边上,而梨花妹或许是傅国华的话,一直红着脸,也不说话,至于郎高则笑眯眯的跟在我边上,后面是阿华以及阿力等六十来个人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七八分钟时间,我有些疑惑郎高为什么会让我把那一百万叫出去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九哥,我猜这一切可能是傅国华跟阿力在演戏,目的是让你将那一百万拿出来,至于原因,我有两个猜测,一是,他安排好所有的事,唯独梨花妹的问题没有彻底解决,他想让你娶梨花妹,这是情有可原的事,二是傅浩能发家,完全是靠磁象转运,我估摸着这钱恐怕不是那么好拿,让你交出去,也算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找傅浩拿钱才是最明智的选择,可,现在那傅浩偏偏拿了我的钱,一时之间,我对这傅国华充满了疑惑,他到底想干吗,还有就是,他先前说到瞑目两个字,这是在暗示他会死吗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实在是压不住心中的疑惑,就拉了傅国华一下,问道:“师兄,有件事,我想让你跟我交个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扭头看向我,一脸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次取棺,是不是会遇到危险?”我不想跟他绕弯子,很直白的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愣,眼神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下,笑道:“你想多了,只是取棺而已,哪里会遇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我不信他的话,正准备再问,他朝我罢了罢手,说:“小九,有些事情放在心里就好了,另外,师兄送你的徐氏匕首一定要好好保存,师傅说,那玩意能在关节时刻救你一名,让你切莫丢失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不再说话,脚下的步伐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见此,我紧了紧他送我的徐氏匕首,也不再说话,跟上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一行人下到山脚,那傅国华让我们在村口的位置等他一会儿,他则领着梨花妹、阿力直接去了仙蛤村,说是去拿一些工具,以便取棺之用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、郎高、傅浩三人站在一起,那傅浩给我和郎高派了一支烟,又替我们点燃,开口道:“小九,这次的事麻烦你们了,待彻底解决老爷子的事后,傅某人再另外给你一百万吧,算是感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想应下来,毕竟,一百万不是少数目,可,想到郎高先前说的话,我强忍心中那股贪欲,就说:“不用了,我们的酬劳你已经付了,哪有再付第二次的意思,这样大不吉利,于你,于我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那…那以后别干抬棺匠了,来我公司帮忙吧!一个月五万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要是没入行之前,他给我五万一个月的工资,我会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,而现在,我与抬棺匠这一行已经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,根本离不开这个行业,便婉言拒绝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三人又聊了一会儿,大致上是围着傅老爷子的棺材,我忽然想起昨天在医院差点被一名医生给弄死,就问傅浩,为什么要派那么多保镖守护我的安全。

    他好似不太愿意讲,在我再三的询问下,这才松了口,说:“小九啊,我傅某人发誓的讲,从找你开始,我从未生过谋害你的念头,只是…我家有个远房表亲,一直想置你于死地,他背景有点深,我不敢得罪他,但是,我又不想你出事,只能派些保镖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冷笑一声,就问他:“你那亲戚可姓王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说:“小九,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,说多了,我怕…他会报复我家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