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53.第853章 阴棺(128)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竖着耳朵听了起来,对于傅国华杀傅金龙,我一直好奇的很,就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眼神在我跟傅浩脸上扫了一眼,“我说我看不惯他,你们信不信?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喷出来,玛德,都这时候了,这傅国华还有心情开玩笑,就再次问他:“师兄,你为什么要杀傅金龙?”

    那傅国华好似没想到我会叫他师兄,面色一怔,朝我抱了抱拳头,表示礼仪,开口道:“我杀他,是因为当年在龙王庙中,并不是只有我们这些人,还有一个人躲在后面,那人正是傅金龙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立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师傅说的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无语了,对于他的话是真是假,我没法分辨,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,就问他:“师兄,作为人子,百善孝为先,你既是傅老爷子后人,没必要为了一丝己欲,让先人的尸骨流连失所,早日葬入土下才是正道,我相信就算师傅在这,他老人家也绝对不希望看到你这样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而是让梨花妹扶起他走到傅浩面前,在傅浩身上盯了一会儿,好似下了很大决心,开口道:“傅浩,同为傅家子孙,当年因为一些私欲生了恶念,我深表歉意,这失腿、失妻、失亲也算是对我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一把扯掉假肢,单脚独立在地面,我跟梨花妹想去扶他,被他给拒绝了,就听到他说,“多余的话,我不想多说,只求你两件事,我便将老爷子的尸骨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件?”那傅浩面色一紧,立马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一,我要你立下誓言,这辈子只对钰花好,不准招惹其她女人,其二,我老母亲独身过了一辈子,也没嫁过人,一直念着老爷子的好,我希望能将老母亲的遗体与老爷子葬在一起。”那傅国华说。

    “行!”傅浩想也没想,立马立了一个誓言,又将手中的磁象朝傅国华递了过去,说:“我先前的话永远有用,我可以将名下的产业悉数交给你,若是你无心钱财,也可以转到梨花妹名下,算是傅某人对你们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那傅国华罢了罢手,“这种钱财来之不祥,要了损阴德,只需你好好对钰花即可,让她得空照看下梨花妹,至于那磁象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傅浩手里拿过磁象看了看,又朝不远处看了看,嘀咕道:“师傅说,这玩意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,有鸿运压身者,则如虎添翼,若是寒酸之人得到这东西,能发财不假,到老来,恐怕只会人财两空,大为不吉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朝梨花妹招了招手,说:“把这东西扔进阴泉内,能不能再次让人得到,就看个人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盯着傅国华看了一会儿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磁象,怎么现在说扔就扔了,就问他:“师兄,你不是…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开口道:“小师弟,万事不能看表面,我想要磁象不假。可,我更看重亲人之间的感情,若不是知道傅浩被人算计,我会毫不犹豫拿过东西,甚至连他家人也无一幸免,但是,现在事出有因,再加上当年的事,也是我先生恶念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朝梨花妹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催她赶紧扔了磁象,那梨花妹点点头,拿着磁象朝阴泉走了过去,猛地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隐约有些明白他的用意,他恐怕已经看淡磁象,他要的只是傅浩的一种说法。说直白点,他就是心里有口气始终咽不下去,在听到傅浩与盘钰花的事后,他心里那口气咽了下去,这才一下子变了。

    人,不就是这样嘛!活着,就是为了争一口气。

    随后,那傅国华与傅浩俩人聊了起来,我们几人则退到阴泉边上,给他们一些空间。

    刚在阴泉边上坐定,那郎高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,“九哥,有一点我想不明白,我记得你说傅老爷子的棺材,有守护的意思,那傅国华是要守护谁啊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:“梨花妹奶奶已经90的高龄,以她的身子骨应该活不了这么长时间,或许是那棺材起了作用吧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傅国华说,他母亲守着傅老爷子过了一辈子,这种情况下,他母亲应该格外思念一个人,久而久之,自然会相思成疾,身子骨也会逐渐消瘦下去,决计活不到90的高龄。

    再者,我看梨花妹奶奶的面相,不像长命之人。

    那郎高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什么,就问我找到傅老爷子的棺材后,怎么弄?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主要是傅老爷子的棺材换了几个地方,按照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上面的话来说,这种棺材大不吉,想要弄回湖北下葬,肯定是困难重重,再加上那棺材是阴棺,煞气其重,一个不小心,便会惹来杀身之祸,要知道,阴棺一出,死人上身,活人断气,这话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眉头皱了起来,傅浩的家事倒是搞清楚,这棺材可咋办勒!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皱着眉头不说话,就问我:“九哥是不是有啥困难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这棺材不好搞,恐怕要找几个好手,才能将棺材弄回湖北。”

    “找谁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想到了结巴、郭胖子、杨言、陈天男、高佬他们,这些人当中,结巴跟青玄子的师傅学道去了,肯定来不了,郭胖子开公司去了,也来不了,陈天男更别说了,被他媳妇管的死死的,至于高佬他们去了广州打苦工,就剩下杨言,也不知道他有空没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正准备给杨言打电话,那傅国华跟傅浩走了过来,俩人倒也亲密,有说有笑的。见我皱着眉头,那傅国华开口了,“小师弟,是不是在为难棺材之事?”

    我一愣,玛德,怎么把他给忘了,这人怎么说也是师兄,本事肯定比我要厉害,连忙问他:“你有啥办法没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