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50.第850章 阴棺(125)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再继续待下去,径直朝村口走去,那梨花妹好似有事想问盘二爷,我没让她去,主要是怕她找盘二爷麻烦,便拉着她一起出了村子。

    出村后,我问了一下梨花妹,她奶奶的丧事打算怎么弄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梨花妹哭了起来,抽泣道:“奶奶的尸体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不见了?就问她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奶奶死后,尸体就不见了,我…我连奶奶最后一面也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应该是被傅国华偷了去,便安慰她几句,让她莫急,找到傅国华,指不定就能找到她奶奶的尸体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好似挺认同我的话,点点头,不再说话,跟在我身后,那郎高问我,现在去哪。

    我朝四周看了看,这仙哈村的应该没线索了,眼下唯一可做的事,有两件,一是找傅浩要磁象,二是找到傅国华,这两件事当中,我偏向第一件,原因在于,我们跟傅浩熟,跟那傅国华只见过一面,更为重要的是,傅国华那人疯疯癫癫的,喜怒无常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掏出手机再次给傅浩打了一个电话,失望的是,他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问了一下阿华,傅浩平常会去哪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给我的答案是,傅浩平常没啥地方可去,特别是出了这种事,很有可能回了湖北陪家人,也有可能是回家拿磁象。

    我又问了一下他,关于磁象的事,他说,他从来没见过磁象。

    对此,我是真心不知道接下来咋办,便打算去后山,来个守株待兔,毕竟,那傅国华说过,三天内,必须将东西还回去。

    当下,我把心中这个打算跟他们说了出来,那郎高跟阿华表示赞同,而梨花妹好似有些犹豫,说是,她想去找她奶奶的尸体。

    我不好否定她,也没强求,便跟郎高、阿华直接去了后山。

    路上,那郎高问我要过匕首,把玩了一会儿,又问了几句关于后山的风水。

    对于后山的风水,我一直很迷糊,也看不出来到底有啥名堂,还有就是无缘潭下面的诡异,我完全是一脸懵/逼,看不出任何名堂,就觉得这两处应该是被高人布了某种阵法。至于这个高人是谁,我原先猜测是傅国华,但是,从盘二爷嘴里知道,傅国华离‘死亡’不过十五年,以十五年的时间来看,他风水应该很厉害,但,绝对没能力布下如此大阵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老秀才学了一辈子风水,布几个小阵还行,像这种亦真亦假的风水阵,老秀才应该弄不出来,而那傅国华学艺不过十五年,哪怕是天众奇才,应该没这本事,要知道,我被老秀才称为有仙根的人,学了差不多一年的风水,只是略懂一些鸡毛蒜皮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我对傅国华更加好奇,脚下不由快了几步。

    来到后山,我们三人直接去了阴阳泉附近,先是在阳泉那边看了看,后是在阴泉那边看了看,就觉得这两口阴阳泉有点像阵法中的阵眼,那郎高提议将阴阳泉破坏,从而引出傅国华。

    我没同意这个做法,郎高问我原因,我解释道:“风水讲究自然,要是这两口阴阳泉是人为弄出来的,我们破坏阴阳泉,倒也没啥大事,万一是自然形成的阴阳泉,要是人为恶意破坏,会招来报应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听我这么一说,也不再说话,就找了一处还算隐蔽的地方,我们三人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躲就是一整天,滴水未沾,我们饿的很,那阿华说出去弄点差点吃的,我刚想同意,不远处传来一阵响动,立马朝他们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,抬头朝发声那边看去,来人是梨花妹,她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,双眼朝四周不停地看,嘴里轻声呢喃道:“陈九,我给你们送食物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出去,但,下一秒,我又听到一阵响动,这次响动是左边位置发出来的,扭头一看,我面色一喜,是傅国华,他直愣愣地站在那,手里拿着两根竹杖,好似在找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这让我疑惑的很,按照时间来算,那傅国华说三天内,而现在才第二天,他来这干吗?

    当下,我让郎高他们不要乱动,我则将整个身子趴了下去,眼睛死死地盯着傅国华,就想知道他见了梨花妹会是什么反应,更想知道梨花妹与傅国华关系怎样,毕竟,关于梨花妹跟傅国华的事情,一直是是梨花妹说的,真相到底是什么,我从未亲眼见过。

    大概趴了两分钟的样子,那傅国华好似发现梨花妹的存在,脚下朝后退了几步,看那架势好像是想躲起来,也不知道咋回事,他退了几步后,身子骤然停了下来,面上闪过一丝疑惑之色,最终朝梨花妹那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好似也发现了傅国华的存在,整个身子都愣在那,手中的东西很自然的滑了下去,紧接着,猛地朝傅国华奔了过去,嘴里不停地说着布努语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,那梨花妹哭的特别伤心,而傅国华则表现的淡然,只是象征的说了几句,也不再言语,就直愣愣的看着梨花妹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,梨花妹跟那傅国华说了很多话,由于布努语枯涩难懂,我根本听不懂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说话,却听不懂分毫,这种感觉特别草蛋,我想过出去找梨花妹跟傅国华,考虑到傅浩没来,也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看着他俩足足说了大半个小时,那梨花妹好似想到什么,猛地朝四周喊了一声,“陈九,你们在不在,我给你食物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,她应该是试探我们在不在,我没敢出声,就假装听不到,眼睛则一直盯在他们身上,就想知道他们俩到底想干吗?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没回应,好似放心不小,又跟傅国华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说着,说着,那梨花妹的声音猛地高了几分,紧接着,朝傅国华跪了下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