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49.第849章 阴棺(124)
    那盘二爷听我这么一问,点点头,沉声道:“我们跑到山腰时,整座山忽然裂开一道口子,紧接着,天空中响起一道雷声,随之而来就是倾盆大雨,我活了几十年,从未见过那么大的雨,足有花生米那么大一颗,打在脸上生疼的很。 ”

    说着,他神色变得激动起来,一把抓住我手臂,颤音道:“小九,你是没亲眼见过那种场景,人处在大山之中,宛如一叶扁舟,随时会翻了,我们当时也是怕了,根本顾不上其它事,就朝山下跑,好在当时裂开的口子,只有一米宽,我们俩人很轻易的跃了过去,就在我们以为脱险的时候,一道人影漂了下来,是傅国华,他随着水流漂了下来,一把抓在山岩边上,让我们救他。”

    那傅国华的腿不是压在神像下面,怎么会随着水流漂了下来,我将我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他活生生的切断整条脚,这才逃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中多了一个疑惑,按照盘二爷的说法,傅国华是断腿之人,但是,我见到的那个傅国华,双腿俱在啊,只是走路有点缓慢,并没有缺憾啊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将疑惑的眼光看向梨花妹,她冲我点点头,轻声道:“我爸是假肢,行路异常不便利,看似跟正常人没啥差别,实则他跑不动,只要一开跑,整条假腿便会自动脱落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再问她,便将眼神抛向盘二爷,问道:“你们没去救他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我想过去救他,可,那傅浩不同意,说是救了他,等于多个分宝的人,愣是将傅国华推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梨花妹面色一变,我知道她这是知道傅国华的死因,要发火了,我连忙拉住她,朝她摇了摇头,示意她继续听盘二爷说下去。

    那盘二爷好似看到梨花妹的反应,对她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我当时是真想过去救你父亲,只是…那天气,那场景,再加上傅浩在边上怂恿,我…我胆怯了,不敢上前啊,这些年,我一直替你奶奶保守她与傅老爷的事,并不完全是感恩你奶奶,也有愧对国华的意思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梨花妹弯了弯腰,表示歉意,那梨花妹则沉着脸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怕梨花妹发飙,连忙岔开话题,问盘二爷,“推下傅国华后,又发生了事?那后山又怎么会变成禁地?”

    他呼出一口气,点燃一支烟,吸了好几口,方才开口道:“后来,我们俩人跑到山脚,那水流也不知道咋回事,到了山腰的位置便不见了,没有一滴水流到山脚,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半小时了。待水流停止后,龙王庙不见了,就连山顶也不见了,那傅浩让我莫再回仙蛤村,说是仙蛤村的人知道龙王庙没了,会找我们麻烦,便给我了一堆珠宝,足有三十来样,让我找处地方生活,我信了他的话,就打算去玉溪市变卖一些珠宝。哪里晓得,刚到玉溪市,随身携带的珠宝被小偷给摸了去,当真应正了那句话,财不乱得。”

    听完整件事,我仔细的想了想,盘二爷的话与阿华的话,冲突倒是没有。不过,有一点,我始终想不通,傅国华当时已经被傅浩推进山腰的位置,他是怎么活下来的,又是怎么学的风水,难道像《倚天屠龙记》里面的张无忌,捡到秘笈,潜心修炼,再出来寻找傅浩报仇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不由苦笑一声,要想知道傅国华怎么活下来的,盘二爷肯定不知道,唯有问傅国华才能知道吧。即便这样,我还是从盘二爷口中知道一些有用的东西,那便是傅浩与傅国华之间的主要矛盾就是磁象,而那傅国华找傅浩要的东西,恐怕也是那磁象。

    只是,我想不明白的是,磁象这种东西,说不上多稀奇,用磁铁应该能造一个出来,没必要为了这么个东西,闹到这个地步。更为重要的是,那傅国华是傅老爷子的私生子,而傅浩却是傅老爷子的亲孙子,当真是人心险恶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问了一下盘二爷后续的事情,他告诉我,他的珠宝被偷后,回到仙蛤村,跟村民撒了一个谎,就说自己早就下山了,对于龙王庙的消失,并不知道。为了加强话语的可信性,他在假话里面掺了一些真话,例如,他看到傅浩拿着箱子跑了,又例如傅浩与傅国华的对话,他说了一些出来。

    正所谓假假真真,真真假假,亦真亦假,仙蛤村的村民也分不清盘二爷说的是真是假,考虑到盘二爷当时已经是70+的年龄,也没计较,就这样过的十几年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当湖参加推神像的那十几人,在龙王庙消失后的第七天,一口气死了个精光,唯独剩下盘二爷,这让仙蛤村的人对后山敬为神明之怒,再加上盘二爷将山顶的说的格外神秘,久而久之,那后山山顶的位置,成了一片禁地,谁也不敢过去。

    刚讲完所有事,那阿华领着一名医生走了进去,我让医生看了一下盘二爷的情况,又让他开了一些安神的药水,便领着郎高、阿华准备去找傅浩要磁象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我忽然想起傅老爷子的尸骨,就停下脚步,朝盘二爷问了一句,“当年傅老爷子葬在那?”

    “后山,阴阳泉附近!”那盘二爷想也没想,说:“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,傅老爷子的尸骨被人挖了走,我曾怀疑是梨花妹她奶奶,想到傅国华当年的事,也没好意思去问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应该是傅国华挖了傅老爷子的尸骨,疑惑的是,第一次问盘二爷,他给的答案是不知道,现在怎么会这么爽快的说了出来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实在想不明白,只好把功劳归功在徐氏匕首上面,或许是盘二爷看到徐氏匕首,觉得愧疚傅国华,才把当年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盘二爷!”我又喊了一声,问道:“当年您偷徐氏匕首时,上面有没有这个印记?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徐氏匕首上面的印记给他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端详了一会儿,解释道:“当年偷匕首的时候,手柄的位置并没有这种印记,应该是后来被人刻上去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