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44.第844章 阴棺(119)
    一听这名字,我纳闷的很,王春天?顺着那那身份证就看了过去,1981年,9月23日,我又特意看了一下身份证的地址,上面写的是黑龙江鹤岗市萝北县。

    我敢发誓的说,我绝对不认识这人,就朝郎高摇了摇头,说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猛地想起一个事,那便是傅浩为什么会派人保护我?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,按照那傅国华的说法,他只是找傅浩麻烦,不可能将我扯进这事,更为重要的是,我跟傅浩说过类似的话,他应该完全放心我的安全才对。

    可,事实恰恰相反,他偏偏安排一队保镖保护我的安全,难道…他是防止另外有人要害我?

    一想到另外有人,我脑子立马浮现一个人名,王木阳,要说这世间想让我死的人,恐怕只有他了,再联想到他与傅浩属于表亲的关系,我越发肯定,要害我的人肯定是王木阳。

    玛德,我暗骂一句,将这种想法跟郎高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郎高听后,一掌拍在桌子上,怒道:“我草,那小子居然敢玩阴的,老子下次见着他,非得弄死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微微一愣,好似想到什么,继续道:“九哥,不对啊,如果王木阳要害你,傅浩怎么会派人保护你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话在理,我与傅浩的关系,仅限于老板与工人的关系,他完全没必要保护我,哪怕他跟我提个醒,我绝对会对他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待着这种疑惑,我将眼光抛向阿华,就问他:“傅老板派你保护我时,有没有跟你交待什么?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像是在回忆,片刻后,开口道:“傅老板说,好像有什么人对你不利,他不方便出面,只好派我们来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不方便出面?

    这让我更加确定,绝对是王木阳想害我,不然,傅浩不可能说这话。原因在于,他与王木阳沾亲带故,若是他出面护我,势必会得罪王木阳,而派一些保镖护我安全,一旦王木阳责问起来,他可以把责任推倒这些保镖身上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紧了紧拳头,虽然不知道傅浩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,但是,这次的确受了他的恩情,也没再多想,就让郎高在那人身上翻了几下,想寻找一些有用的证据,失望的是,除了一个钱包,没再找到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让郎高打了一个110,又留了一名保镖在病房内,让其等会跟警察交待案发过程,而我换了一些衣物,领着郎高、阿华以及几名保镖,直接去了医院的注射室。

    那阿华领着几名保镖,暴力的强迫医生弄个一些利多卡因注射在我身上,又拿了几支药水以及一些注射器,原本医生说要报警,说我们是强取豪夺。

    那阿华倒也爽快,直接扔了一万在那医生面前,说了一句特别霸气的话,他说:“剩下的给你当小费了。”

    那医生立马换上另一副嘴脸,又给我们多塞了几支利多卡因药水,说阿华真敞亮,以后有事记得给他打电话,又给阿华留了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我们也没怎么理会那医生,走出病房,又去了一趟乔伊丝、陈二杯的病房,大致上跟他们说了一下,我们去仙蛤村有点事,让他们在医院好好修养。

    我怕王木阳对乔伊丝他们下暗手,就让阿华将保镖全部留在他们房间外面,我们三人则急匆匆的朝仙蛤村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那郎高问我身子感觉怎样。

    我抖了抖手臂,又抖了抖腿,全身有点酸麻,但,丝毫没感觉到疼痛感,对他说了一句,没事,便赶到湖边,租了一辆船,径直去了仙蛤村。

    还没进村,我眼尖的看到一道人影站在村口的位置,定晴看去,那人是梨花妹,她今天的装扮有些特殊,穿的是一身瑶族服装,发结绕于头顶,脖子上挂着一串五色细珠,衣襟的颈部至胸/前有花彩纹饰,看上去煞是好看,令她整个人宛如仙子落凡尘一般,我忍不住赞了一句,“好美!”

    我扭头看了郎高跟阿华的反应,他俩双眼紧盯梨花妹,嘴里时不时赞一句,“好美的仙姑!”

    就在我们愣神这会,那梨花妹朝我们走了过来,先是朝我们问了一声好,然后走到我面前,也不知道咋回事,她忽然哭了起来,死死地抱住我,说:“我…我…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有些莫名其妙,这梨花妹忽然哭什么?我记得下湖之前,让她离开这里,怎么现在又跑仙蛤村来了?咋没去上学?

    她只顾着哭,也不说话,这让我彻底无语了,一连问了她好几个问题,她除了哭,没说任何话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我有些急了,一把推开她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豆大的眼泪簌簌而下,一边抽哭着,一边说:“奶奶死了,再也看不到奶奶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们三人相互看了一眼,要知道我们三人来仙蛤村的目的,就是想从梨花妹奶奶嘴里知道一些事情,唯有这样才能帮到傅浩。哪里晓得,还没进村,就被梨花妹告知她奶奶死了,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?怎么会在这个关节眼上死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立马问梨花妹,“什么时候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前天夜里。”她擦了擦眼泪,继续道:“听村民说,前天夜里,我奶奶房里发出三道长声,紧接着,我奶奶就…就…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哭的更凶,嘴里开始用布努语说了一些话。

    我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,不过从她神色,我可以分析出来,应该是怀念她奶奶之类的话,不然,她绝对不会用布努语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顿时觉得不好意思打扰她,但是,眼下最重要的是傅浩的事,一旦他与傅国华之间见面,十之**会殒命,搞不好就连傅老爷子的棺材也会从此消失了,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尴尬的笑了笑,就拉梨花妹一下,问道:“能不能带我进村去看看盘二爷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