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43.第843章 阴棺(118)
    我哪里顾得上郎高的想法,就催了阿华几句,让他赶紧去问问。

    待阿华回来时,边上多了一名医生,那医生手里拿着几页纸,跟我简单的说了几句,大致上是打那种止痛针对人体有损害,甚至会遇到生命危险,让我签一份事故责任承担书。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就准备签字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郎高猛得一下就站了起来,一把夺过事故责任承担书,对着医生就骂了起来,“你们这些个医院越来越没职业道德,动个小手术,签字,动个大手术,签字,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的,哪怕发生医疗事故,有这份责任承担书,跟你们一分钱关系也没有,看好了,是你们医院的功劳,看坏了,是患者家属负责,你觉得这对病人公平吗?”

    还真别说,事实正如郎高说的那般,无论大病小病,医院最喜欢让人签什么字,把责任撇得干干净净,正准备说话,就听郎高又骂了起来,“***,我们住在这医院治病,是不是应该也签一份合约,倘若没看好,是不是可以拒绝付费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我记得我母亲腿脚不便利的时候,找很多医院看过,刚入院的时候,信誓旦旦的说,有的治,花了一大堆钞票后,只换来一句话,病情已经恶化,我们医院已经无能无力,建议转院。

    至于花掉的那些钱,就等于打了水漂。

    那医生好似没想到郎高会这般说,微微一愣,就说:“这位先生,倘若我们医院方面,没有告知您这药物存在风险,事后,您要是说我们医院没有提前告知您,并要求我们医院赔偿,您能觉得我们医院方面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说着,那人微微一笑,说:“先生,还请换位思考一下,我们医院也有医院的难处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想说什么,我朝他罢了罢手,要是平常肯定会找医院理论几番,但是,眼前傅浩的事才最重要,就对郎高说:“行了,每行都不容易,多一份理解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在那医生身上瞥了一眼,就问他:“这药是不是叫利多卡因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这药能暂时止住您浑身的疼痛,只是有些后遗症,以及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罢了罢手,说:“我以前打过这种药水,大致上知道一些,赶紧给我来一针,顺便再弄几只药水出来备用。”

    那医生犹豫了一会儿,看那架势是想找我签字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一朋友是医生,他对这种药水熟悉的很,你也别说什么生命危险,都懂得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怕他继续纠缠下去,就朝阿华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吓下那医生。

    那阿华会意过来,立马将衣袖卷了起来,又朝门口喊了几名保镖进来,将医生团团住,就说:“我们的事情有些急,还望你快点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医生脸色变了变,眼睛在我身上盯了一眼,也没说二话,拿起随身携带的注射器,敲了一支药水,一边把药水往注射器里吸,一边说:“我们医院的利多卡因效果有些强,注射后可能会出现短暂的昏迷,大概为10分钟的样子,这位先生可要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一下,我记得杨言跟我说过,他说利多卡因有副作用不假,绝对不会昏迷这样的征兆。可,现在这医生又说会昏迷,情况似乎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医生身上看了看,他似乎有些紧张,额头的位置迸出不少汗水,拿注射器手有些轻微的颤抖,我又看了看药水瓶子,那上面一个字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记得杨言给我打利多卡因的时候,那上面明显写着利多卡因几个字,难道…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立马朝郎高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,让他看看这医生有问题没?

    那郎高会意过来,在那医生身上盯了一会儿,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就听到那医生说,“陈九先生,麻烦你将衣袖卷上去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与郎高对视一眼,要是没猜错,这医生有问题,原因有三,一是,一般医生不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,只会经过一系列,开单、缴费、拿药,最后才是注射,而这医生直接拿了药跟注射器就来了,二是,这医生的神态、反应并不是一名医生该有的反应,三是从进房到现在,从未有人叫过我名字,这医生怎么知道我叫陈九?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立马朝阿华吼了一句,“抓住他。”

    那阿华好似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愣在原地,一脸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与他的反应相比,那医生显然要厉害的多,拿着注射器就朝我手臂刺了过来,眼瞧就要刺到我了,郎高一把抓住那医生手臂,怒骂一句,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到‘咔嚓’一声,那医生整条手臂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说起来也是巧的很,随着医生手臂垂下去,那注射器不偏不倚,正好落在医生大腿上,就听到医生歇斯底的喊了一声,“陈九,我诅咒这辈子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那医生直愣愣的倒了下去,我弯腰探了一下鼻息,没有气息,死了。

    这忽来的变化,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,只觉得脑子一片迷糊,他为什么要杀我?我跟他什么仇,什么怨,临死的时候,居然还要诅咒我一句?

    整个场面大概静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些保镖想喊,被阿华一个眼神给制止了,而郎高则蹲在那医生面前,在他身上翻了几下,一边翻着,一边对我说:“九哥,你来抚仙湖得罪过人?”

    我仔细想了想,来抚仙湖这段时间,一直只顾着找傅老爷子的尸骨,哪里有时间得罪人,就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,“没有!”

    很快,那郎高在医生身上翻出一个钱包,是黑色的,包面是鳄鱼纹,里面装了七八百块钱以及一张身份证。

    那郎高拿着身份证在我面前扬了扬,问道:“九哥,你认识王春生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