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42.第842章 阴棺(117)
    那阿华没有急着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在我们身上看了又看,最后又看了看门口的位置,方才开口道:“对,我们来云南后,傅老板兴致不是很高,便来抚仙湖来散心,机缘巧合之下遇到傅国华,俩人一交流,把傅老爷子的事给说出来了。当时,傅老板对傅国华敌意不大,甚至有些惺惺相惜,而傅国华则请我们去他家坐坐,说是,远在他方的亲戚,见一回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或许是口干,端过一杯白开水,喝了几口,继续道:“到了他家后,我们见到傅国华的母亲,一家人对我们还算可以,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又聊了一些关于傅老爷子的事,临走的时候,傅老板感概这一家子太穷,将自身10万块钱分了一半给傅国华,说是让傅国华做点小本生意,赡养好他母亲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跟郎高对视一眼,从阿华的话来看,傅浩与傅国华的关系似乎不错,不然,也不会拿五万块钱出来,而傅国华似乎对傅浩还算不错,不然,也不会请他到家里去做客。

    这让我着实想不通,既然俩人关系,怎么会弄成现在这样子?

    当下,我再也压不住心中的疑惑,就问阿华,“你们后来没发生啥事?”

    他面色变了变,说:“后来我们出了村子,那傅国华追了出来,说是当年傅老爷子留了一箱金银财宝,遗言中说,原配与傅国华他母亲,一人一半,也不知道傅国华当时在想什么,提出把金银财宝全部给傅老板,他只要那箱子里面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我连忙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没见过那东西,不过,听傅老板说,那东西有延寿,逆天改命的效果。”那阿华想了一下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延寿?逆天改命?

    我有些懵圈,世间还有这样的东西?扯淡吧,正准备说话,那郎高在边上咳嗽一声,示意我不要说话,让阿华继续说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下,活生生压下心头的疑惑,就听那阿华再次开口道:“当时,傅老板正缺钱做生意,想也没想就同意下来,便跟傅国华商量了一下,俩人商量找个合适的时机去挖金银财宝。”

    “挖?什么意思?难道金银财宝不在傅国华家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当然不在傅国华家里,若是在傅国华家里,哪里会将金银财宝分给傅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挖的?”郎高在边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仙蛤村的后山。”阿华想也没想,继续道:“听傅老板说,傅老爷子当初怕傅国华一家人贪污那一箱金银财宝,便把金银财宝埋在后山的阴阳泉附近,又请了当时挺有名的风水先生,布下一些机关,唯有两家人一起,方才能挖出金银财宝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叹了一口气,继续道:“再后来的事,傅老板没让我参加,大概过了三天的样子,傅老板神色匆匆的提了一箱子金银财宝回来,我记得当时问了他一句,怎么这么急,他告诉我,好像…好像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开始支吾起来,言语之间,好似不太想继续说下去,这让我跟郎高急了,就问他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支吾一句,说:“傅老板说他杀人了,当天晚上带着我回了湖北,在离开的时候,我看到一群村民拿着锄头堵在我们所住的酒店门口,好在那时候我们已经出来了,不然,十五年前可能会被那些村民给打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一把抓住他手臂,就问他:“是不是杀了傅国华?”

    “从傅老板当时的反应来看,应该是。”他嗯了一声,继续道:“从那后,傅老板凭借一箱金银财宝发了家,奇怪的是,从抚仙湖回去后,傅老板运气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好法?”我疑惑的问了一句,隐隐约约觉得这事有点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这样说吧!”他想了一下,解释道:“有一家工厂欠了傅老板三百多万,本以为这钱打水漂了,哪知在工厂临倒闭的时候,正好碰到另一家工厂还钱给那工厂,被傅老板活生生拦了下来,愣是把那三百万要回来了,还有就是,只要是傅老板的单子,从未出过任何问题,甚至可以说,从抚仙湖回去后,傅老板平步青云,摇摇直上,直至现在这么富有。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傅浩应该是拿了傅国华什么东西,运气才会变得这么好,至于是什么东西,我问了阿华几次,他直摇头,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让我跟郎高疑惑的很,就给傅浩打了一个电话,他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,那阿华往傅浩家里的座机也打了几个电话,一直是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们三人根本联系不上傅浩,那阿华有些急了,一脸紧张的问我,“怎样才能帮到傅老板,只要能帮到他,哪怕豁出这条性命,也行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好奇心大起,他俩到底是啥关系?值得拿命去帮傅浩。

    他说:“十五年前,我家徒四壁,什么也没有,老母亲又重病在床,村子没一个人看得起我们一家,是傅老板让我在村里有了面子,也是傅老板让我成了我们的首富,更是傅老板治好我老母亲的病,倘若没有傅老板,我这辈子混的再好,也不过是在工厂当个主管,哪有现在这般风光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重重叹出一口气,“人呐,这辈子活着,要懂得报恩,否则,与畜生何异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对这阿华不由刮目相看,他说的倒是实话,人活着,要是不懂得报恩,与畜生何异,须知养狗三年,尚且知道舍命救主,更何况人呢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三人商量了一会儿,由于我身子有伤,想要离开离开医院有些困难,这让我想起杨言曾经给我打过一种针,能暂时麻木浑身的疼痛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让阿华去问问医院方面,有没有止痛的那种针,那郎高好似不赞同这种做法,就说,让他一个人就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