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41.第841章 阴棺(116)
    一听郎高的话,我仔细想了一下,当初阳棺的时候,那人为了所谓的风水,愣是在某个时间段将亲生妈给弄死了,目的是将亲妈葬在风水宝地上,而现在傅国华是用阴棺将傅老爷子的尸体装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阴棺的作用,我在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看到过,阴棺本身跟普通棺材没啥差别,唯一的差别在于用材上,以磁铁为主。而这磁在《吕氏春秋》有说到,慈招铁,或引之也,那时的人称磁为慈,把磁铁吸引看作慈母对子女的吸引,便认为石是铁的母亲,但,石有慈和不慈两种,慈爱的石头能吸引它的子女,不慈的石头便不能吸引。

    据说,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,在咸阳附近修阿房宫,宫中有一座门便是用磁铁做成,如果人身穿盔甲、暗藏兵器,入宫之时,便会被磁门给吸住,久而久之,这种磁铁在古时候被看作守护。

    守护?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心头狂震,难道傅国华将傅老爷子的尸体放入阴棺之中,其目的是为了守护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跟郎高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沉默了一会儿,就问我:“九哥,你确定,磁铁在古时候有守护的意思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虽说阴棺对死者损害挺大,更会对后人产生一种负面气场,但是,这磁铁绝对是守护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一掌拍在大腿上,神色有些激动,就说:“倘若真实这样,恐怕傅国华弄阴棺,不单单是想害傅浩一家人,还想守护着什么?可,傅国华,连自己亲生女儿都不怎么管教,还有什么人值得他守护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郎高眉头皱了起来,在我身上盯了几眼。

    旋即,他好似想到什么,朝我看了我过来,正准备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猛地想起梨花妹的奶奶,我们俩人异口同声的说:“他母亲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让郎高说说,为什么猜测他母亲,他的话很简单,他说:“以傅国华的性子来说,在选择用磁铁作棺之时,恐怕就想到了他的老母亲,又或许他母亲因为某个缘故,需要利用先人尸骨作一些文章。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点了点头,他的想法跟我差不多,若是从阴棺的角度来看,必定是为了陷害某个人。但是,从用材来说,那傅国华应该有另一层用意在里面。毕竟,害人的棺材,可以有很多,他为什么偏偏用磁铁作棺,这一点绝对大有问题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又聊了一会儿关于傅老爷子的事,最终,我们俩一致认为,傅国华用阴棺将傅老爷子葬在湖底,目的有三。其一,利用阴棺害傅浩一家人,其二,利用阴棺守护某人,其三,傅国华在阴棺附近布下四八冰蛊阵,恐怕是想扭转某些东西,用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将门口的保镖阿华叫了进来,大致跟他说了一下,让他把傅浩找回来,我们一起商量。

    他听后,脸色一下沉了下去,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们俩,疑惑道:“你们是怎么猜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别管,你尽量把傅老板找回来,只要我们几人一商量,对症下药,想要找到傅老爷子的棺材并不是很难。”我对那阿华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我们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好几次想开口,最终还是咽了下去,也不说再说话,就傻愣愣的站在我们边上。

    这让我跟郎高有些急了,那郎高说:“阿华,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?”

    那阿华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急了,就问他:“你想不想救傅老板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阿华立马接话,“当然想,傅老板对我们一家人有再造之恩,我无时无刻不再想着报恩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面色一喜,沉声道:“既然想报恩,就将你所知道的事情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,支吾道:“这…这…。”

    我急了,哪里顾得上语气,就凶了他一句,“大老爷们的,支吾个屁,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变了变,最终点点头,说:“行,不过,你们得发下重誓,绝对不能将这事泄漏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跟郎高对视了一眼,双双发了一个重誓,就让那阿华赶紧说。

    他没有急着说话,而是朝门口走了过去,将边上那些保镖支走,让他们站在三米开外的地方,不要让任何靠近这病房,然后关上房门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见他这动作,我心中疑惑的很,到底是什么事,值得他这样警惕,就问他:“现在可以说了么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好似在回忆,说:“这事发生在十五年前,那个时候傅老板在湖北办了一家食品加工厂,身价不高,也算不上富豪。我当时就在那家食品厂上班,后来,因为生意上的事情,跟当地的小痞子发生了一点小意见,傅老板失手将那小痞子的一双手给打断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在我们身上瞥了一眼,继续道:“那小痞子是当地黑/社/会老大的一名小弟,叫了一大群人将傅老板的食品厂给围住了,扬言傅老板不赔五十万就砸工厂,傅老板当时资金出了一些问题,哪有五十万,勉强凑足十万,跟那黑/老大商量了一会儿,那黑/老大死活不同意,到最后,那黑/老大也不知道跟傅老板说了啥,愣是将整间工厂要了过去,而傅老板则拿着十万块钱远走他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个时候,看不惯黑/老大的行为,也没在那工厂干活了,便跟着傅老板一起离开,傅老板当时或许是看我挺正直的,就带着我来了云南,说是他爷爷在这边留了一箱金银财宝给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立马想到,傅浩说他是靠一箱金银财宝发的家,在联想到云南,难道傅浩当时来云南是为了夺傅国华的金银财宝?我连忙问阿华,“你们来了云南后,干了什么事?是不是招惹到傅国华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