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40.第840章 阴棺(115)
    就在我疑惑这会功夫,那些黑衣大汉抬着我跟陈二杯已经下了山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去仙蛤村看看梨花妹的奶奶,以及盘二爷,想问他们一点事,哪知,那些黑衣大汉根本不听我的话,抬着我就朝湖边走了过去,说是傅老板交待他们,一定要第一时间把我送到医院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就对领头的黑衣大汉说,“抬我进村,五百块钱。”

    那黑衣大汉在我身上看了看,说了一句很高深的话,他说:“一个人存在的价值,不是靠金钱去衡量,而是看对社会贡献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这话,只觉得莫名其妙,就问他啥意思,他罢了罢手,也不解释,抬着我就走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一行人过到湖对面,那黑衣大汉将我们送到医院,将我安排在乔伊丝左边的病房,而陈二杯的病房有点远,跟我隔了一条走廊。

    安排好一切事情,领头那黑衣大汉安排几名黑衣大汉守在我们病房门口,说是保护我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中愈发愈疑惑,就找那领头黑衣大汉,问他:“傅老板到底打算干吗?”

    那人好似不太搭理我,对我态度也是冷淡的很,无论我问什么,他都是一句,不知道,哪怕我问他是男是女,他依旧是那句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隐约觉得事情或许没有我想象那般简单,甚至有点棘手,不然傅浩绝对不会安排人手保护我们三人。

    大概在医院待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猛地想起郎高应该出院了,想要联系到郎高打电话,而我手机等物品在旅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好把情况跟那领头的黑衣大汉说了,让他帮忙去旅馆拿东西,我则趁这个机会去了一趟乔伊丝所在的病房。

    刚进病房,就看到那乔伊丝趴在病床上,后背上绑了几层厚厚的纱布,上面隐约有些血迹,我轻声喊了几声乔伊丝,她没理我,想必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又去了一趟陈二杯所在的病房,他的情况比乔伊丝更严重,浑身上下包扎成木乃伊了,见我过来,他艰难的比划了几下手势,意思问我有没有事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跟他说了几句话,大致上让他照顾好自己,又告诉他,这件事之后,我们有了钱,带他去大医院检查一下身子,治好他的语言障碍。

    随后,我回到病房,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,脑子一直在想,傅浩到底拿了傅国华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想了好长一会儿,压根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领头那黑衣大汉回来了,他手里多了一个塑料袋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我手机。

    “喏,你的东西。”他将东西往我手里一塞,就要走。

    我接过东西,看了看,的确是手机,朝他说了一声谢谢,就问他:“对了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阿华!”他丢下这么一句话,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苦笑一声,这阿华倒挺称职,完全做到了一个保镖该做的事,也没再管他,翻出手机,给郎高打了一个电话,响铃不到三秒时间,电话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总算给我打电话了,你现在在哪?受伤了没?我立马过来我找你。”郎高一连问了两个问题。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将湖底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,又将我们所在医院以及病房号告诉他,让他过来详谈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十来分钟,郎高出现在病房门口,一进门,就问我:“九哥,伤的重不?”

    我说了一句没啥事,就让他进来,又让他把病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那阿华好似挺反感关门,说是怕有人对我们不利,被郎高一句话给堵了回去,郎高说:“有我在,谁敢!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时候,特意向阿华秀了一下八块腹肌,让我忍不住骂了他一句,“行了,知道你是练家子。”

    关上房门,那郎高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在我边上坐了下来,沉声道:“九哥,你在电话里说的是真事?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都这时候了,哪有心思逗你玩,你赶紧推测一下傅国华与傅浩之间到底存在什么矛盾。”

    我急着喊郎高过来,是因为他曾经当过所长,在案件这一块,有着异于常人的侦探能力,说白了,就是让他猜一下傅浩与傅国华之间的事。

    那郎高倒也没客气,就问我:“九哥,从你说的那些事来看,傅国华与傅浩之间,应该存在某种利益关系,严格来说,这种利益关系不是钱财,而是牵扯到一些隐秘。”

    “隐秘?”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继续道:“九哥,还记得梨花妹说过的一句话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我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下,双眼盯着我,缓缓开口道:“我记得梨花妹说过,傅国华差点死了,只是机缘巧合之下活了下来,从那后便一直没回村子,而是在仙蛤村附近搭了一个帐篷,也就是说,在仙蛤村村民心里,傅国华是个死人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去找傅国华时,梨花妹的确说过,她爸差点死了,也说过仙蛤村的人都以为她爸死了,但是,我想不明白的是,这跟傅浩有啥关系?

    难道…

    我不可思议的看着郎高,问道:“你意思是,傅国华那次差点死了,是傅浩干的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沉声道: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应该是这样,我在警校那会见过类似的案件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就问我:“九哥,还记得东兴镇那场百万丧事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那事当然记得,当事人跟我家还有亲来着,只是,郎高忽然提起这事,什么意思?就问他:“傅浩与那事有关?”

    他连连罢手,双眼朝门口瞥了一眼,身子朝我这边靠了过来,压低声音说:“东兴镇那场丧事用的是阳棺,而这次的事情是阴棺,九哥,你不觉得这里面有门道?你作为八仙,应该知道棺材的门道,我觉得你可以从棺材入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