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38.第838章 阴棺(113)
    很快,那傅国华走到我边上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,时而皱眉,时而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这让我根本摸不清他在想什么,就试着问了一句,“你想干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冷笑一声,从地面捡起匕首,在手中扬了扬,我以为他要刺我,连忙将乔伊丝护在身后,正准备说话,他做了一个令我们谁也没想到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…他…他居然拿起匕首,朝自己左手的手指剁了一下,手起刀落,一截手指掉在地面。

    霎时之间,殷红的鲜血源源不断地喷了出来,令我惊叹的是,那傅国华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冷声道:“这根指头,感谢他老人家当年授业之恩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再次举起匕首,手起刀落,又是一根指头掉在地面,“这根指头,感谢他老人家对我的厚爱,是我辜负了他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再次削掉一根指头,微笑道:“这根指头,是送给你的,以后替我照顾他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真心懵了,完全不知道他这番动作有什么意义,更不知道他最后这话是什么意思,就问他:“傅国华,你这干嘛?你说的老人家是谁?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,笑了笑,也不再说话,弯腰捡起地面三根指头,朝阴阳泉扔了过去,脚下朝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,看这架势,是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好不容易找到他,哪能让他轻易走。可,如果让他留下来,我又担心他会对我们三人不利,这种矛盾的心理在我脑子里徘徊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最终,一咬牙,要是让他走了,傅老爷子的棺材,想要找到傅老爷子的棺材,恐怕得费一番功夫,甚至找不到傅老爷子的棺材,立马朝傅国华喊了一声,“傅国华,你将傅老爷子的棺材弄到哪去了?”

    那傅国华一愣,缓缓扭过头,这一次,我看到他神色与先前有些不同,好似没有先前那股疯癫劲,而是有股异于常人的冷酷以及沉稳,这让我甚是不解,就听到那傅国华说:“这事就此终结,无需再找他的棺材,你永远也找不到,以后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他什么意思?永远找不到,难道他将棺材藏了起来?不可能,傅老爷子的棺材是阴棺,棺材本身极重,他一个人根本挪不动棺材,可,那棺材的确是从湖底消失了,而且他住的地方又有棺材痕迹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你把棺材藏在哪?”我看着他,再次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我,笑道:“真想要棺材,让傅浩自己来拿。记住,让他带上原本属于我的东西,否则,我敢保证,他的家人,连同他在内,不出三天时间,悉数死于非命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那傅国华的声音格外阴冷,令人听不出丝毫感情,就觉得眼前这人绝对冷血动物。

    说完,那傅国华想了一下,面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,嘴里又嘀咕了几句话,由于他说话特别轻,我听不清他说的什么,就见到他将手中的匕首朝我丢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法格外准,那匕首正好插在我脚边,上面有少量的血液,在阳光的照耀下,刀刃与血液交差,闪过一丝耀眼的亮光,格外诡异。

    “初次见面,也没什么东西送给你,这把徐氏匕首当个傍身之物,以后指不定能用的着。”

    那傅国华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,脚下飞速的朝另一个方向跑了去,我喊了他好几声,他并没有理我。

    片刻,他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大山之中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与乔伊丝对视了一眼,两人都是一脸迷茫,根本不知道那傅国华到底几个意思,原本以为他疯疯癫癫的,会将我们三人玩死在后山,哪里晓得,他态度忽然就变了,不但没弄死我们,还送了一把匕首给我,当真是令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九爷!”那乔伊丝喊了我一声,问道:“你以前真见过他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就说:“那是骗他的,你最后没听到他说,初次见面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!”那乔伊丝摇了摇头,疑惑道:“你既然没见过,他先前怎么会放过你,还有就是他削下三根指头,说是报答一位老人家,难道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停了下来,在我身上看了看,继续道:“难道你与那老人家有关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想了一下,老人家?难道是吕神医?范老先生?竹林老人?他们三人与傅国华一样,都有着梅草印记,难道傅国华是看在他们三人的份上,才放过我们?

    很快,我立马否定这个想法,我的确认识那三人,可,我与那三人相交不深,只是单纯的知道他们三人罢了,那傅国华不可能只是看了我一眼,就知道我认识那三个人。

    那他现在的行为是?还有就是,这傅国华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过半小时的样子。可,表现出来的性格却是两种,一种是疯疯癫癫,一种是格外冷酷,若不是亲眼看到,我甚至不敢相信,他们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乱得很,就觉得这傅国华太特么神秘,完全摸不清任何头绪。不过,我脑子始终记住他临走的那句话,三天内傅浩没将原本属于他的东西还回去,傅浩一家人会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我敢肯定的说,那傅国华不是开玩笑,他绝对有这本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问了一下乔伊丝的情况,问她能不能行走,她艰难的试了几下,勉强能站起身,就说:“借助棍子,应该能下山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我们三人当中,我跟陈二杯因为那声音的缘故,受伤较重,想要下山,显然不可能。而乔伊丝不知什么缘故,只是后背被什么东西给划了一些口子,四肢并没有伤害。

    故此,我打算让乔伊丝先行下山,目的两个,一是想办法联系到傅浩,将傅国华的话传给傅浩,二是让她找人将我跟陈二杯弄下山,我怕再这样下去,陈二杯跟我会死在这后山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好似明白我的意思,就说:“九爷,我要是下山了,你跟二杯咋办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“放心吧,你只顾下山就行了,我们在这我等你,记住,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傅浩。”

    她重重点点头,也没再说话,拄着棍子,一瘸一拐的朝山下走了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