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36.第836章 阴棺(111)
    只见,乔伊丝背后露出一大片肌肤,她的肌肤很白,肤若凝脂,隐约能看到到内衣,令我不可思议的是,此时,她后背大大小小的伤口不低于二十处,一丝丝鲜血宛如小溪一般染红了整个后背。

    那上面的伤口,有些伤口插了一些透明破片,有些伤口像是被锋利的刀片割开一般,特别是脖子下方一寸的位置,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口子,隐约能看到阴森森的白骨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只觉得整片天塌了下来,浑身不自由地抖了出来,她怎么受的伤啊,她怎么不说啊!

    我猛地扑了过去,死死地抱着她,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,只觉得这辈子哪怕辜负天地,也绝对不能辜负眼前这女人,哪怕举世皆敌,也决不让眼前这女人再受半点伤,哪怕豁出这条性命,也决不让眼前这女人受半点委屈。

    我怕了,真的怕了,我怕她再受伤,我怕她再犯傻,我怕她再作出不利自己的事。直到此时,我才知道,原来,她已经走进我心里,她已经占居我全部的心,她已经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女人。

    我紧紧地抱着她,眼泪顺着脸颊一滴一滴地掉在她衣服上,在这一刻,我只觉得天地间,没有人、没有山、没有树,有得只是一对相爱的小情侣,有得只是我们俩人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抱了她多久,直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咳嗽声,微微扭头一看,是陈二杯,他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,正望着我们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看到他醒了,我心里松出一口气,一股满满的幸福感充斥着整个心,老天待我不算薄,我们三人都没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我朝陈二杯喊了一声,“二杯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他好像有些懵,朝我比划了几下手势,意思是没事。

    见此,我算是彻底放下心来,按照我的意思是,我们三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,必须第一时间去医院,可,眼前这种情况,别说去医院,就连行走都极其困难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让陈二杯先在原地休息一会儿,待恢复一些气力再作打算,那陈二杯点点头,又比划了几下手势,意思是问我跟乔伊丝有事没?

    我跟他简单的说了一下没事,便也没再说话,我们三人就地休息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,乔伊丝悠悠醒来,见我抱着她,也不说话,双手绕过我腰间,紧紧地抱着我,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俩人相互抱紧,那陈二杯则躺在地面,好像是在看天空,又好像是为了避开眼前这尴尬的一幕,具体在看什么,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这种温馨场面持续了接近一小时样子,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,那声音格外阴沉,令人听人忍不住遍体生寒,“呵呵,你们三个倒也相处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猛地一扭头,阴阳泉旁边站着一人,那人五十左右的年龄,穿着一套黑色长袍,一头长发披在肩膀上,看上去有些凌乱,整张脸给人一种颓废感,下颚的位置留着一长串胡须,与头发相比,这胡须打理的不错,格外整齐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看着那人,我脑子闪过一个名字,傅国华,也就是梨花妹她爸,只是,眼前这种情况,我实在是不愿意看到他。原因很简单,看到他,我们三人可能会悉数交待在这,甚至可以说,这种相见,是拿性命换来的。

    那人笑了笑,抬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他脚步异常轻,动作也异常的轻盈,给人一种看淡生死的感觉。

    见此,我拉着乔伊丝不由自主地朝后面挪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那人微微一笑,说:“你们不是在找我么?怎么现在见到我,却又害怕了?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他已经来到我们面前,在我们身上打量了一眼,笑道:“世人当真是古怪,迫不及待做一件事,当某件事做成了以后,却又开始害怕,当真是想不明白。莫不成疯的不是我,而是整个世间,又或许,只是我疯了,世间没有疯?”

    说罢,他摇摇头,在我面前蹲了下来,笑道:“小朋友,你怕我吗?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感觉莫名其妙,这人是不是有病?说话语无伦次的,正准备说话,他抬手一个耳光煽在我脸上,笑道:“小朋友,你怕我吗?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就火了,抬手就要还回去,他一把抓住我手臂,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,继续问道:“小朋友,你怕我吗?”

    疯子,眼前这人是疯子,这是我脑子的唯一的想法,倘若是正常人,哪里会这样,就说:“傅国华,我草拟大爷,你tm有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他抬手又是一个耳光煽在我脸上,微笑道:“小朋友,你怕我吗?”

    我要疯了,真的要疯了,这人就特么是变态,正准备发火,那乔伊丝拉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九爷,先看看他到底是真疯,还是装疯,又或者是处于半疯半清醒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过来,倘若眼前这人是疯子,傅老爷子的棺材不可能消失,更为重要的是,整件事情的所有矛盾指向眼前这人,无论阵法、风水布局以及棺材,足以说明干这事的人,是天众奇才,绝非疯子。

    这让我开始怀疑眼前到底是不是傅国华,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你是不是傅国华?”

    他一愣,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,紧接着,面色一变,将眼神抛向乔伊丝,微笑道:“小姑娘,你怕我吗?”

    我特么有种想杀人的冲动,眼前这人除了这句话,就不能换句话,厉声道:“不怕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人眉头一皱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煽了过来,我伸手一档,本以为能挡住,哪里晓得,那人手法特别快,不待我看清他的动作,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阵疼。

    玛德,我火了,被这么一个疯子连煽几个耳光,搁在谁身上也会发火,我怒骂一句,扬手就要还回去,那乔伊丝再次拉住我,轻声道:“九爷,这人是个练家子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