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35.第835章 阴棺(110)
    一发现那两个洞口,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,定晴看去,就发现那洞口旁边好似雕刻着无数张面孔,不知是眼花还是咋回事,我隐约看到左边的洞口刻着傅金龙的脸。

    那张脸特别大,鼻孔的位置,源源不断喷出殷红的液体,吓得我连忙朝后边移了过去,哪知,手臂传来一阵痉挛感,压根不受大脑控制,整个身子猛地朝那个方向吸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慌了,再次咬舌头,失望的是,剧烈的疼痛感并没有让我神志变得清晰,反倒是越来越迷糊,眼瞧就要晕了过去。忽然身子一紧,扭头看去,就发现乔伊丝已经来到我身边,她左手拉着已经晕了过去的陈二杯,右手死死地搂在我腰间,急道:“九爷,九爷,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想说话,可,脑子里面那股声音越来越尖锐,根本开不了口,只好拼命摇头,意思是快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好似没明白我意思,拉着我就朝上方窜了过去,这让我脑子越来越重。那声音则宛如刀子一般,不停地撕裂我耳膜、大脑神经、令我整个人处在一种很奇怪的状态,就觉得整个人好似要被那股声音撕裂。

    “九爷!”乔伊丝喊了我一声,脸色一沉,就要把我身子的绳子扔掉,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一把抓住她手臂,艰难道:“不…不…不要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只听到‘砰’的一声,背后的氧气瓶炸开了,背后传来一阵钻心的痛,紧接着,头上的透明罩随之炸开,那些碎片像分裂的刀片一般,在我胸口的位置划开一道道口子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应该是那声音已经达到一定的分贝,开始撕裂周遭的物品,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乔伊丝偏偏没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乔伊丝歇斯底的喊了一声,脚下动作更快,一脚踹在那峭壁上,我们三人的身子迅速朝上浮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我,已经被周围的湖水完全掩盖,嘴里已经不知道呛了多少湖水,好在那透明罩破裂后,或许是湖水阻断了一部分,所听到的声音比先前少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渐渐地,我感觉呼吸变得极度不顺畅,嘴里不停地冒泡,我知道,再在湖内待下去,我要挂了,就连陈二杯也会挂在这里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当真是临危不乱,一见这情况,猛地扯开头上的透明罩,朝我吻了过来。那时的我已经处在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,只觉得有股气体从嘴里窜进体内,贪婪的吸食着稀薄的氧气。

    忽然,‘哗’的一声,是浮出水面的声音,我努力睁开眼一看,已经是天亮了,天边挂着一轮缓缓升起的太阳,朝四周一看,就发现我们所处的位置,居然是仙蛤村的后山,在离我们七八米的位置有一口阴阳泉,而我们的身子则只露出一个脑袋,就好似被人活埋地面。

    “九爷!”乔伊丝喊了我一声,右手猛地一用力,愣是将我从水面甩了出来,只听到‘砰’的声音,背后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感。这种疼痛感,令我脑子空前的清醒,猛地咳嗽起来,夹杂了一些鲜血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乔伊丝左手用力。这次,她甩的陈二杯,或许是陈二杯体重较轻,被她甩的挺远,在离我身子三米开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那一幕,只觉得这乔伊丝看似弱不经风,其气力却比大多数男人大的多。我事后曾问过她,哪来的力气,她说她也不知道,就知道心里有股执念,不能让我跟陈二杯出事。

    待我们上岸后,那乔伊丝在后山的位置滑了几下,奇怪的是,那里的湖水好似失去了浮力,乔伊丝整个身子朝下面沉了下去,就像沼泽地一般,她双手拼命的抓。

    我哪里还顾得上身上有伤,朝四周看了看,就看到不远处有根竹杖,那竹杖约摸三米长。

    我连忙爬了起来,朝那个方向跑了过去,由于是刚在水下经历了那股怪异的声音,我四肢格外虚弱,才跑了不到三步,便摔了一脚,我也是急了,猛地煽了自己两个耳光,以疼痛感刺激神经,脑子只有一想法,绝对不能让乔伊丝出事。

    有时候不得不说,人类的潜能当真是大,我愣是凭着这股执念跑到竹杖旁边,一把抓住竹杖,入手的感觉有些湿,应该是刚从水里捞出来没多远。

    “乔伊丝!”我奋力喊了一声,想将手中的竹杖甩出去,哪知,就连拿起都十分困难,更别说将这竹杖甩到几米开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玛德,咋办。

    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苦于四肢疲惫的很,抬眼朝乔伊丝看去,只露出一双眼睛,我急了,真的急了,低头一看,胸口的位置插了不少透明碎片,好几处地方能看到白亮亮的胸骨,我心头一狠,拼了,抬手照着那些透明碎片就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下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碎片接触骨头的声音,一股心如刀绞般的疼痛传遍全身,这股疼痛感令我四肢有了一丝力气,我拿着竹杖撒腿就跑,**米的距离,我愣是不到三秒钟就跑到了,将手中的竹杖往乔伊丝那边一砸。

    随着竹杖砸下去,我整个身子猛地倒了下去,刚好压在竹杖上,双眼一闭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晕了多久,就觉得胸口传来一股疼痛感,猛地睁开眼,就发现我躺在乔伊丝大腿上,她浑身湿漉漉,头发粘在脸上,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疲惫,豆大的眼泪扑簌而下,嘴里不停地嘀咕,“九爷,九爷,你不能出事,你是我男人,你怎能出事啊!!!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一边清理我胸口的透明碎片。

    见我睁开眼,她破泣为笑,笑着,笑着,又哭了,死死地抱住我,嘴里不停地重复一句话,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不知怎么回事,她整个身子朝后倒了下去,嘴里依旧嘀咕那句话,我顺势从她身上爬了起来,朝她身上看了过去,整个人都懵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