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30.第830章 阴棺(105)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而是在傅浩身上盯了一眼,最终点点头,也不言语。

    那傅浩面色一松,就跟我商量了一下下去拉棺的事,先是在悬崖边上搭了一个简单的帐篷,然后又搭了两个临时的法坛,一个是用来接傅老爷子的尸骨,另一个是用来祭奠河神。

    这祭奠河神的事,那傅浩说罗中天临时有事不愿过来,就让我替他举办一场这场仪式,由于这仪式算是找尸骨以外的事,我找傅浩商量了一下费用,工钱是500,那傅浩不愧是有钱人,直接说:“小九,只要办好仪式,我给你在后面加个0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既然主家要多给钱,我自然愿意接受,便开始安排祭奠河神的事。这祭奠河神不比普通丧事,传闻在远古时期,人类生存环境十分恶劣,加上人们受其认知能力和改造自然的能力限制,对自然界的一切食物及现象怀有恐惧与敬畏意识,万物有灵的观念便在那时候产生,这令当时的人们对宇宙万物充满了崇拜,例如,日、月、星辰、山川、河流,经常祭拜这类东西,目的是求得庇佑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各种祭拜层出不穷,至于有没有用,我也不知道,不过,习俗是这样,总得按照习俗来弄,就如咱们大中国的一句老话,礼多人不怪。

    正是出于这种心态,才会有这场祭河神。

    由于我们是下到无缘潭拉棺,这祭奠河神的方式,与普通的祭奠河神不同,先是祭奠的桌子,要用小号的八仙桌,高约50厘米,长宽各90厘米,有九五至尊的意思在里面,表示祭奠者对河神的尊重。

    然后是祭品,这河神的祭品需要放上一个猪头,三碗米饭、以及五谷杂粮,值得注意的是,这猪头上必须将猪毛脱尽,用滚油淋上一遍,再者就是猪头的眼睛必须呈闭眼之势,不能让猪眼睁开,一旦睁开便是对河神不敬,会得罪河神,轻则小病一场,大则会大出血。

    当我将这一切东西弄好后,我用黄布写上河神老爷之神位,然后插在用一根七寸长的竹杖,将黄布挂了起来,最后再将这黄布插在祭品中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准备好这些东西,我又找来四大碗白酒,(其中一碗就自己准备的,另三碗是给河神的),九柱清香,放在八仙桌边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傅浩走了过来,问我:“小九,弄好了没?”

    我瞥了一眼八仙桌,祭品基本上都准备好了,就说: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开始安排祭河神,先是让傅浩跪第一排,第二排是乔伊丝、陈二杯,第三排则是那些帮忙拉棺的人,再往后面都是那些傅浩请来的人,我则站在八仙桌边上。

    待他们跪下后,我怔了怔神色,左手持九柱清香,对着无缘潭作了三个揖,大声吆喝道:“啊,长生天,先祖之灵,啊,庇佑众生,求昌盛,求繁荣!啊,天父的神镜,地母的眼睛,万物生灵,永续繁衍,羡上九九礼,奉上万众心诚,湖上层层浪花,闪动八方精灵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让傅浩等人双手合十,朝无缘潭的方向磕三个头。

    待他们磕完头,我继续喊道:“敬上九柱清香,磕上九个重头,摆上九种祭品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喊这话,一边将九柱清香插在八仙桌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然后插三柱清香在八仙桌的祭品上,最后两株清香插在悬崖边上,这两株清香有另一层意思在里面,传说中,河神是一对夫妻,这两株清香便代表着河神夫妇。

    插完清香,我跪在悬崖边上,磕了九个重头,嘴里又吟道:“今有湖北人士傅东峰,不幸葬于湖底,还望河神老爷敞开一面,让他老人家出来,以求入土为安,弟子陈九率领傅老爷子之孙,傅浩,前来湖边取走先人遗体。常言道,百善孝为先,傅浩之孝,上可感动老天,下可感动地母,希望河神老爷看在傅浩一片孝心的份上,能网开一面,弟子陈九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再次朝无缘潭磕了九个头,又让傅浩等人学着我的样子朝无缘潭磕头。

    他们会意过来,立马磕头,那傅浩或许是急着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磕头特别诚恳,愣是将额头磕出一片鲜血,这让我满意的点了点头,这祭河神讲究的就是一个心诚。

    待磕完头,我站起身,吆喝一句,“千里冰封望祭湖,万顷湖面竞纷呈,开路放绳出棺材,棺材上岸报河神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走到八仙桌边上,先是端起一碗白酒朝空中撒了过去,然后端起右边一碗白酒喝了一口,再朝无缘潭喷了过去,这喷酒的意思是,我是天上派下来的神仙,让河神照看一点,莫乱害我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我又端起一碗白酒朝地面撒了过去,然后按照先前的方法喷了一口白酒,意思是,我是地面土地老爷派出去的使者,跟河神属于同行,让河神睁开眼,莫乱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最后一碗白酒,我悉数倒进无缘潭,一边倒酒,一边说:“酒下河神肚,睁眼看分明,莫把神仙害,误伤他人命。”

    刚倒完酒,我朝无缘潭底下瞥了一眼,不知道是我眼花还是咋回事,就觉得那湖边特别平静,再无先前那股朦胧感,这让我心头一喜,这种情况说明,祭奠起了作用,便让乔伊丝、陈二杯站了出来,然后喝了一口白酒含在嘴里,朝乔伊丝、陈二杯身上喷了去,嘴里喊:“此二人乃弟子同僚,还望河神老爷睁眼看分明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在八仙桌上取了一些米饭,黏在乔伊丝、陈二杯头头发上,又念了一段词,大致意思是告诉河神,我们三人是天上下凡的神仙,让其不要乱来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将八仙桌上的贡品悉数倒进无缘潭,至于那猪头,我没有倒下去,而是找了一根红色的绳子绑了起来,然后在悬崖边上扎入一根木桩,将猪头挂在悬崖边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