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29.第829章 阴棺(104)
    一看到傅浩他们,我推了一下乔伊丝,说:“别说了,傅浩他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站起身朝傅浩他们走了过去,就发现傅浩他们抬了一口棺材,那棺材比我们平常见到的棺材要稍微大一些,上面涂了一层红色的油漆,前后两侧雕刻了一副八仙过海图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棺材,我立马明白过来,以前听老王说过,全国各地的棺材有些不同,像我们湖南这边的棺材,大多数以黑色为主,而在湖北一些地方的棺材则是红色,而且棺材本身比我们那边的棺材要大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红色棺材有一点不好,像是盒子一般,前后的轮廓,没有我们那边的棺材霸气,当然,这倒不是说这边的棺材不如我们那边,而是各地风俗不同。

    来到傅浩面前,我大致上跟他说明了一下情况,令我疑惑的是,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傅老爷子的棺材在哪,而是问我:“金龙的尸体在哪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抬手指了指不远处,他没有说话,领着几十个人径直走了过去,我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来到傅金龙尸体边上,那傅浩先是蹲了下去,掀开盖在傅金龙脸上的布,大致上瞄了一眼,我本以为他会直接让人将傅金龙的尸体放入棺材,哪里晓得,他居然朝傅金龙跪了下去,又磕了三个头,嘴里呢喃道:“你我关系并不好,但,你始终是我傅家的人,无论如何,这个仇,我一定替你报,望你一路走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眼尖的看到傅浩眼角有些湿润,他毫无声息的抬手擦了一下,就命人烧了一些黄纸在傅金龙尸体旁边,然后开始安排人将尸体装棺,看这架势,他是打算将傅金龙的尸体拉回湖北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插手傅金龙的尸体,不过,想到傅老爷子的棺材还在无缘潭,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我们抬棺匠忌讳一心两用,更忌讳半途跳出去干别的丧事,这是对死者大不敬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压下心中的想法,跟乔伊丝、陈二杯朝无缘潭边上走了过去,然后蹲在地面抽烟。

    中午11点的样子,傅金龙的尸体总算顺利装入棺材内,那傅浩点燃一封鞭炮,算是告别这入殓仪式,然后命人想办法将尸体拉回湖北,再在当地找一些办丧事的人,替傅金龙大办特办一场丧事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些事,由16人抬着傅金龙的棺材走了,还剩下接近五十人的样子,好似在商量什么。

    见此,我领着乔伊丝、陈二杯朝傅浩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傅浩见我过来,先是冲我笑了笑,然后问我:“小九,老爷子的棺材在哪个位置被推下去的?”

    我没有隐瞒他,领他看了一下路边被棺材压过的痕迹,又领他走到悬崖边上,说:“要是没猜错,棺材应该是在这个地方推了下去,至于推棺材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傅浩罢了罢手,说:“推棺材的人,我心里已有分寸,你只需要帮我找到棺材即可,剩下的事,我能搞定。“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脸色一变,他知道?不是吧,我什么都没说,他怎么会知道?

    我有些怕了,与这傅浩打交道,无疑是与老虎作伴,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你觉得是谁?”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又看了看乔伊丝、陈二杯,笑道:“小九,我傅某人之所以能赚这么多钱,一是运气好了一点,二是傅某人这脑瓜挺好使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脸上露出一股怪异的笑容,继续道:“要是傅某人没猜错,推棺之人应该是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,“小九,从你接手找尸的事,我傅某人一直待你不薄,昨天夜里急着找到老爷子的棺材,才会对你语气重了一点,傅某人先跟你说声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朝我弯了弯腰,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。对于昨天夜里的事,我自然懂的他是急着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才会那么急迫,并没有怪他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他对我是真心不错,就说:“傅老板,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他满意的看了看我,笑道:“果真如雪儿说的那般,性子耿直,傅某人也不拐弯了,就直说吧,推棺之人是不是先前跟在你身边那小女生,又或者说,推棺之人是那小女生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他怎么知道,旋即一想,那梨花妹先前还在我身边,现在离开了,以傅浩的脑瓜子不难猜出,也没再细问,就跟他说了实话,“推棺之人的确与梨花妹有关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开口道:“玉容寂寞泪阑干,梨花一枝春带雨,梨花这名字充满了一股悲凉之意,想必她家境不太幸,再容我猜测一下,从那小女生的言行举止来看,倒不失大家闺秀之范,而在面容上跟我家老爷子有三分相像,要是傅某人没猜错,推棺之人是她父亲,至于目的,应该是报复我,严格来说,应该是报复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,这还是人,只是单纯的看了梨花妹一眼,便直接猜中答案,不对,听他语气,不像是猜,而是直接说出答案,这傅浩当真是可怕的很,难怪能赚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在他说这番话之前,我一直觉得这人成熟稳重,应该属于那种稳中求胜的人。

    而现在,我对他的看法大变,这根本就是老狐狸,把所有事情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直到关节时刻才爆出来,这种人太可怕,一旦有啥把柄在他手里,绝对会把人往死里整,这让我对不由警惕的看了看他,心中有些后悔,说出梨花妹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傅浩见我没说话,笑道:“小九,从你表情来看,我刚说的应该是对了,这样吧,我不想知道你与梨花妹什么关系,也不想知道你与她父亲是什么关系,我的要求很简单,你替我找到老爷子的尸骨,我依旧履行先前的约定,至于梨花妹她爸,看在老爷子的份上,我不会为难他,但,俗话有说,杀人偿命欠债还钱,金龙的命,不可能就这样算了,总得给死者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动了杀机,而且从他语气,我能听出,他已经知道梨花妹她爸与傅老爷子的关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