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28.第828章 阴棺(103)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陈二杯跟梨花妹,他俩一上来,那梨花妹语气有点急,一把拉住我,就问我:“陈九,尸体在哪?”

    我抬手指了指掉在上方,说:“喏,在那!”

    他俩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去,先是一愣,紧接着脸色一变,猛地吐了起来,原本充满腐臭味的帐篷,被他们这么一吐,那股气味更重,连呼吸一口空气都感觉整个胃里在翻腾。

    当下,我一把扯开帐篷,让一些新鲜空气进来,呼吸才变得顺畅一点,那梨花妹吐了一分钟的样子,擦了擦嘴角一些残渣,抬头盯着那尸体看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这不是我爸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中没有多大感触,这跟我先前的猜测差不多,就说:“以你的猜测,你觉得这具尸体会是谁?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皱眉道:“好…好…好像是傅金龙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想起前几天被抓的事,那人说傅金龙已死,我当时也没问傅金龙的尸体在哪,难道眼前这具尸体真的是傅金龙,抬头一看,还真别说,从轮廓来看,真的有点像傅金龙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站不住了,倘若真是傅金龙的尸体,那必须通知傅浩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好似看出我的打算,一把拉住我,冲我摇了摇头,我懂她意思是,她这是让我别管这事。

    要说没看到尸体,我或许可以选择无视,但,现在尸体就摆在眼前,让我无视的话,我真心做不到,只好冲她说了一句抱歉,然后让陈二杯搭把手,将那尸体弄了下来,再用绳子将尸体绑在身上,朝树下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到树下,我让陈二杯扯了帐篷上面的一块布垫在下面,再将尸体放在上面,又找来一块布盖在尸体脸上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那梨花妹一直双眼无神地盯着我们,既不说话,也不阻止我们,就直愣愣地站在那,反倒是乔伊丝安慰了她一句,让她莫担心,又说指不定这事跟她爸没关系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说法,显然不可能,现在种种迹象表明,背后捣鼓那人就是梨花妹她爸,要说先前我看在梨花妹面上,没有揭穿她爸,而现在,傅金龙的尸体一出,我再也压制不住心中那股愤怒。

    所以,刚把傅金龙尸体弄好,我立马给傅浩打了一个电话,大概响了七八秒钟时间,电话被接通,傅浩说:“小九,东西还没准备齐全,你休息一会儿,等准备好了,我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就说:“傅老板,我…我…”

    我支吾了一会儿,根本不知道如何说起,就觉得,在这件事上面,我亏欠了他。

    很快,那傅浩又说话了,他说:“小九,是不是缺钱了?你把地址告诉我,我立马让人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苦涩的很,这傅浩看上去有点喜怒无常,翻脸比翻书还快,但有时候还是挺不错的,深呼几口气,就说:“傅老板,事情是这样的,我在无缘潭边上发现傅金龙的尸体以及棺材拖过的痕迹,要是没猜错,棺材已经被人推下无缘潭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有股解脱的感觉,就觉得压在心中的石头总算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,就说了一句话,“他的尸体怎样了?”

    我没有隐瞒他,跟他说了实话,把尸体的现状告诉他,他就说:“等我三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手机传来一阵忙音,我知道傅浩已经打算赶过来了,便转身看了看梨花妹,说:“梨花妹,等会那傅浩过来,恐怕会对你充满敌意,若有可能,我希望你离开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出于保护梨花妹的心态,要是让傅浩知道她父亲是元凶,以傅浩的性子很有可能将怒火发泄在梨花妹身上,更为重要的是,那傅浩属于杀人不眨眼,万一真要对梨花妹做点啥,我们这些人根本护不住她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不得不说一句,跟有钱人打交道,真特么操蛋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着我的话,点点头,然后看了看那帐篷,又看了看傅金龙的尸体,最后将眼光定在无缘潭的方向,沉声道:“陈九,我想求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问了一句,说实话,我内心挺可怜这梨花妹,这女人漂亮的一塌糊涂,家境却如此让人心疼,特别是她那父亲,给人一种畜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若是看到我爸,我希望你能阻止傅老板。”她盯着我,淡淡地说:“我知道他罪有应得,可,他毕竟是我爸,我不希望看到他死在别人手上,最好的选择是把他交给公安局,哪怕最后判一个死刑,我也认了。”

    我懂她意思,她估计是已经猜到她父亲的结局,就点点头,说了一句行!

    那梨花妹朝我说了一声谢谢,又跟乔伊丝、陈二杯一一告别,最后消失在无缘潭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后,我掏出烟抽了起来,脑子乱糟糟的,让我想不明白的是,梨花妹她爸的目的是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做,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傅金龙,难道只是因为私生子的身份?又或者说,他要报复傅浩等人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实在有点想不明白,那乔伊丝走到边上,轻轻地拉了我一下,说:“九爷,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走一步,看一步吧,实在不行,只能先找到傅老爷子的棺材,要是没猜错的话,梨花妹她爸现在很有可能就在无缘潭下面,咱们必须尽快下去,不能让他再在棺材上动手脚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看了看乔伊丝一眼,也不再说话,双眼一直盯着无缘潭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我刚才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,我感觉梨花妹她爸把棺材从湖边弄到这里,绝对不是单纯的把棺材推倒无缘潭,而是有另一番打算,至于什么打算,我猜不出来,也不想猜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那乔伊丝又聊了一会儿傅金龙的尸体,大概聊了二十分钟的样子,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,扭头一看,傅浩领着七八十人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