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26.第826章 阴棺(101)
    那傅浩疑惑的瞥了我,就问我:“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就说:“事成之后,你得出钱在仙蛤村后山建一栋寺庙。 ”

    我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先前看到那寺庙忽然冒了出来,再加上后山那消失的寺庙,要说这中间没任何缘故,打死我也不信,所以才提出这么一个要求。

    那傅浩听完我的话,二话没说,立马点头同意,就问我接下来怎么弄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说:“大致上不变,拉棺方式不变,仪式必须得办一个,另外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停了一下,眼神朝卡车司机消失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,隐约觉得那些人走的太突兀了,就说:“若有可能,你最好找那群司机打听一下虎子三人的下落,直觉告诉我,那三人并没有死,而是躲了起来,目的是为了坑钱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傅浩脸色一下子就沉了,朝我说了一声谢谢,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他的话很简单,“找到虎子三人!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众人在湖边商量了一会儿接下来的仪式怎么弄,我提出的要求很简单,简便的搭个台子,请戏班给河神唱一场戏,再请一些道士在湖边做个法事,最好能将罗中天请过来,由他领着那群道士,待所有仪式准备好以后,由我、乔伊丝、陈二杯下湖,还有就是,我要求他在湖边备好一口棺材,一个帐篷。

    那傅浩有了先前的事,悉数同意下来,匆匆地打了几个电话,令人开始准备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当所有事情安排好以后,那傅浩当真是有本事,愣是将虎子三人给找了出来,那名叫虎子的人,三十岁左右的年龄,长的人高马大,他边上两人偏瘦,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来到湖边时,被七八名黑衣大汉押着,一个个鼻青脸肿,想必是来之前,被狠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傅老板,求你了,我们以后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!”那虎子一见傅浩的面,立马跪了下去,他边上那两人也跟着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傅浩在他们身上瞥了一眼,也不说话,而是朝我看了过来,问道:“小九,你看这三人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,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下了杀心,打算弄死这三人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玛德,在有钱人眼里,人命这么不值钱么,也没跟他说话,而是朝虎子三人走了过去,在他们面前蹲了下去,就问那虎子:“你么先前在湖底发生过啥事?怎么会把寺庙拉出去。”

    那虎子或许是打拍了,一五一十的跟我了讲出来,他说,他们三下人下湖后,按照我给的地图找到了傅老爷子的棺材,便用绳子绑了起来,也不知道咋回事,在湖底忽然掀起一股海浪,将他们吹翻了,那棺材也不见了。为了得到傅浩给的工资,他们打了一个主意,便在湖底转了起来,然后找到一栋破庙,他们便将计就计,打算将寺庙拉出去。

    考虑到傅浩是大老板,他们又特意跑到湖边,跟那些卡车司机商量一会儿,便以失踪为名,打算敲诈傅浩一笔钱,哪里晓得,傅浩问都没问就给了五十万。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当真是哭笑不得,捣鼓半天,还是钱在作怪,就问虎子:“你真不知道棺材去了哪?”

    他死劲晃了晃脑袋,说:“我们在湖底找过,那棺材是真的不见了,不然,我们绝对不会找一栋寺庙来冒充。”

    ‘啪!’那傅浩扬手就是一个耳光煽了下去,厉声道:“虎子,我平常待你不薄,现在弄丢了老爷子的棺材,不用我说,你也知道怎么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傅老板,我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!”那虎子脸色都青了,跪在地面拼命磕头,他边上两人也是一样,嘴里不停地说饶命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那傅浩面色一冷,朝边上挥了挥手,立马过来几个黑衣大汉,抓起虎子三人,就准备往湖里扔。

    我有些看不过眼,虎子三人,虽说贪心了一点,但不致死,就对傅浩说,“傅老板,他们只是一时恶念,没必要害人性命吧,再者说,眼下就要拉傅老爷子的棺材,闹出人命,不吉祥。”

    他沉着脸瞥了我一眼,最终叹了一口气,说:“小九,我给你这个面子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边上那几名黑衣大汉打了一个手势,我看出他手势的意思,意思是打断一双手,我本来还想说点什么,那傅浩朝我罢了罢手,说:“小九,人活在世上,做了错事,就该得到惩罚,不然,这世界早就乱了套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没再说话,他说的挺对,这社会就这样,也没再说话,就拉着乔伊丝、陈二杯以及梨花妹朝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不到几步,就听到一阵杀猪般的吼叫声响了起来,那陈二杯想扭头去看,我拉了他一下,说:“你还小,不宜看到那种场面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们就地蹲了下来,我掏出烟点燃,又给陈二杯派了一根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湖边,天边已经冒出一丝鱼肚白,应该是快天亮了,那乔伊丝问我:“九爷,你觉得那虎子的话,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我不明白她意思,疑惑地问她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说:“那虎子说,湖底掀起一阵巨浪,棺材就不见了,这事太诡异了吧,要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是湖下一千米,怎么可能会掀起巨浪,除非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面色一变,一把抓住我手臂,特别痛,说:“九爷,我感觉这事不正常,或许有人在背后搞鬼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我吸了一口烟,问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那块大号墓碑吗?”她看着我,问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让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她深呼一口气,说:“在湖底时,那墓碑莫名其妙的倒了下去,我心中就有点带疑了,而现在拉棺的时候,又出现巨浪,你不觉得这事过于巧合了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