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25.第825章 阴棺(100)
    就在我们愣神这会,湖边再次发生巨变,先是那十七辆卡车,像被什么神秘力量牵引一般,猛地朝湖边到了过去,一辆、两辆、三辆、四辆、前赴后继地往湖面倒了过去,好在那些司机反应还算可以,一个个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玛德,我大骂一句,立马朝那边跑了过去,乔伊丝他们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还没到那个位置,我懵了,彻彻底底的懵了,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那‘破船’,那压根不是破船,而是一座建筑物,严格来说,是一栋寺庙,在顶端的位置挂着一个像葫芦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看到寺庙,那梨花妹尖叫一声,说话都打结了,她说:“那…那…那是我们村子后山的消失的寺庙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彻底懵圈了,这是怎么回事?仙蛤村后山的寺庙怎么会跑到湖底,还被被傅浩给拉了出来,这到底怎么回事啊!

    当下,我脚下不由加快几分速度,就发现那寺庙也不知道咋回事,居然在漂浮在水面,而先前那十七辆卡丁则被湖水盖过车顶,只能隐约看到车子的轮廓。

    这诡异的一幕,吓得我们所有人都不敢说话,只顾朝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刚到位置,傅浩一众人只顾着看那寺庙,好似没注意到我们来了,我也懒得喊他,就径直朝寺庙那个方向走了过去,抬头一看,这寺庙离湖边约摸50米的样子,能清晰的看清寺庙的情况。

    我发现那寺庙好生怪异,隐约有股香气传了出来,而寺庙的整体则是由木料构成,边上挂着一些海藻,最为怪异的是,我隐约看到寺庙内好像有人,擦了擦眼睛,再看,那人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真特么活见鬼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九爷!”那乔伊丝拉了我一下,问我:“怎么会冒出一座寺庙出来?”

    我是真心不知道怎么解释,就知道在仙蛤村时,听村民们说,他们后山原先有座寺庙,后来不知何故消失了,再有就是后山的风水特别怪异,再联想到这忽然冒出来的寺庙,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根本想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,只是找个尸体,怎么牵出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将疑惑的眼光抛向梨花妹,就问她:“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?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支吾道:“这寺庙在好多年前就消失了,听我们村子老一辈人说,这寺庙被天上的神仙收了去,而现在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没再说话,而是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寺庙,双眼中露出一丝恐慌之色。

    这让我疑惑的很,正准备问她,忽然,那寺庙传来一阵哗啦的水流声,抬头一看,就发现那寺庙猛地朝水下沉了过去,湖水一下子盖过寺庙顶尖的位置,湖面恢复到一片死寂,若不是那十七辆卡车还在水里,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刚才只是幻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傅浩好似发现我们来了,他先是沉着脸走到我面前,冷声道:“小九,我待你不薄吧!为何弄个假地图给我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过来,这傅浩以为我给他的是假地图,玛德,我特么冤不冤啊,就说:“如果真是假地图,下水的那些人能不知道么?你可以叫那些人问问地图真假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特么也是有点火了,玛德,我拼死拼活弄清棺材的位置,无偿的贡献给他,到头来居然怀疑到我头上。

    那傅浩想了一下,朝人群看了一下,开口道:“虎子,虎子!”

    喊了两声,他好似发现情况有点不对,急道:“虎子呢,刚才拉棺的时候,虎子上来了没?”

    他边上那些人,你看我,我看你,都摇了摇头,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概静了十几秒钟的样子,一下子就炸开锅了,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,说是虎子带了两个人下水,在拉棺期间,他们上过一次岸,后来又下去过一次,再也没有上来过。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话,我隐约有些明白了,看这情况,那虎子以及他带下去的两个人,十之**是没了。而现在只有他们三人湖底到底发生过什么事,恰恰他们三人消失了,不,严格来说,他们三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玛德,我忍不住骂了一句,脑子则在想,仙蛤村的后山、阴阳泉、寺庙、无缘潭、四八冰蛊阵、湖底、硕大的墓碑、阴棺、傅老爷子的尸骨,这些原本毫不相干的一些东西,为什么偏偏牵连到一块了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傅浩那群人闹了起来,一个个拉着傅浩,让其赔三条人命的钱,而那傅浩好似有些懵了,双眼一直盯着湖面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,那群卡车司机中走出来一人,那人四十来岁的年龄,中等个子,一把抓住傅浩衣领,恶声道:“傅老板,当初说下水时,你可是再三保证绝对没有危险,我虎子兄弟才会带人下湖,现在他们三人生死未知,傅老板,你是不是该给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那傅浩皱了皱眉头,往那人手里递了一张银行卡,就说:“这里是五十万,带着你的人,滚!”

    那卡车司机微微一愣,连忙接过银行卡,一脸谄媚的说:“傅老板,以后有活记得关照兄弟!!”

    说完,那卡车司机招了招手,领着一票人浩浩荡荡的离开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湖边就剩下傅浩以及那几个专家,那傅浩好似想起什么,朝我走了过来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然后朝我弯了弯腰,说:“对于先前的莽撞,傅某在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,就问他:“你这是干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,我想请你继续寻找老爷子的尸骨,还望你莫记前嫌,帮傅某人这一次,傅某人这辈子都会记着你恩情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傅浩双眼一直盯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说:“如果真想让我让帮忙,必须得同意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那傅浩想都没想,立马说:“是不是先前那个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双眼朝湖面瞥了一眼,就说:“不,得在先前的条件上附带一个要求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