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24.第824章 阴棺(99)
    刚叫醒陈二杯,他疑惑的看着我,紧接着,立马朝床头缩了过去,手中不停地比划,我看了老半天愣是没看出他啥意思,直到他双手护在胸/口,我特么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玛德,这货以为我有特殊爱好。

    我想打他,特想打他,玛德,我特么像那种人么,正准备骂他几句,哪里晓得,那货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,手头上的动作,一次比一次快。

    我…我…我好想骂人,沉声道:“二杯,你够了,赶紧穿好衣物,随我去一趟湖边!”

    他好似没反应过来,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里惦记着湖边的事,也懒得跟他再说什么,就伸手指了指湖边,大致上说了一下,要去那边看看。

    那陈二杯听完我的解释,面色一喜,尴尬的冲我笑了笑,也没再有动作,就穿好衣服,走到我面前,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要不要叫上乔伊丝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大半夜的,再去叫醒她们俩多不好意思啊,就说:“不用了,咱俩偷偷莫过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们俩出了门,我怕惊扰到乔伊丝她们,蹑手蹑脚的。毕竟,先前开房的时候,她们就住在我隔壁,要是动作大点,很容易惊到她们。

    有句话叫越怕什么,就越来什么,这不,我刚生出这个念头,背后就传来一道声音,“九爷,你们俩这是干吗去呢?”

    扭头一看,是乔伊丝,她衣服穿的特别整齐,那梨花妹就站在她边上,俩人直勾勾的看着我,我特么算是明白了,她俩压根没睡,就好似知道我会出去一般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半夜三点,玛德,俩人没病吧!

    当下,我尴尬的笑了笑,也没打算隐瞒她们,就说:“我们去湖边看看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那梨花妹笑了一声,然后对着乔伊丝竖了一根大拇指,说:“乔姐姐,你真厉害,居然知道陈九会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难猜!”乔伊丝笑了笑,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,一边走着一边说:“九爷这人吧!心大的很,管的也宽,以他的性子,肯定不放心湖边,绝对会半夜摸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我也是醉了,对乔伊丝她们说了一句,走,便急匆匆地朝湖边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们住的旅馆与那湖边不是很远,约摸一公里的样子,由于是半夜,路面车辆特别少,我们等了一会儿,也没打着车子,最后一咬牙,一行四人步行朝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灯光昏暗的很,特别是靠近湖边的时候,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,好在手机有手电筒功能,这才让我们摸清路。

    当我们来到湖边的时候,时间是半夜四点,那十七辆卡车发出呼呼的声音,好像是拼命拉什么东西,那乔伊丝说,“九爷,我们要不要过去看!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先前跟傅浩闹掰了,要是这样过去,面子上有点过不去,还有就是,我心中有个疑惑,按照我先前的打算,11点下湖,现在是半夜四点,按道理来说,傅老爷子的棺材拉上来了才对,怎么都半夜四点了,那卡车还在拉棺。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惑,我对乔伊丝说了一句,“不用了,咱们在这边看着吧!”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我们一行四人找了一颗还算高大的树木,躲在树下面,四双眼睛盯着湖边的那些卡车。

    只见,不远处的卡车拼命在拉棺,在卡车边上站了十来个人,那傅浩站在最前面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湖面,而他边上则是那些所谓的专家,一个个抽着烟,好似在低声交谈什么。

    本来这一切还算安详,我心里不由舒出一口气,也没有多在意,就跟乔伊丝她们聊了起来,打算等他们拉上棺材,我们就回旅馆休息。

    大概聊了十来分钟,忽然,那边传来‘哗啦’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应该是棺材被拉了出来,抬眼一看,我懵了,只见黑漆漆的湖面露出一丝亮光,紧接着,就看到那些卡车飞速朝后面退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暗道一声不好,哪里还顾得上隐藏,立马站了起来,就发现湖面被拉出来的并不是棺材,而是一艘破船,那船只好大,足有一栋三层楼房那么大,最上面的位置挂着一盏类似电灯泡的东西,正散发着光芒。

    玛德,我暗骂一句,这傅浩咋办事的,怎么会拉一艘破船出来,起先我以为是看花眼了,死劲揉了揉眼睛,没错,的确是一艘破船,我又问边上几个人,他们都说是破船。

    这令我更加疑惑了,我离开之前,将棺材的位置以及周边的地形都跟他们说了出来,他们没道理搞错才对。可,眼前,他们拉的却是一艘破船,至于傅老爷子的棺材,连影子都没有啊!

    “九爷,这是怎么回事?”那乔伊丝轻轻地推了我一下,问道:“他们怎么会拉出来一艘破船。”

    坦诚说,我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,直觉告诉我,那傅浩应该是搞错了什么地方,不然,按照我上面的地图,他们绝对不会拉出破船,更为重要的是,他们应该派人去过湖底,没理由拉一艘破船才对。

    于是,我对乔伊丝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不知道,双眼再次朝那边看了过去,令人恐怖的一幕发生,只见那十七辆卡退到湖边的时候,湖面忽然掀起一股阴风,紧接着,原本还算平静的湖面,荡起了一层层波纹,随之而来就是惊天骇浪,一层层浪花宛如着了魔一般,拼命朝岸边拍了过去,发出巨大的哗啦哗啦声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已经被惊到说不出话来,那乔伊丝、陈二杯以及梨花妹也差不多,四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方向,梨花妹说:“陈九,他们是不是拉了一个妖怪出来,怎么会发生这种不符合自然现象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她,眼睛死死地盯着湖面,不对,绝对不对,怎么会发生这种事,还有就是那破船哪来的?我们下湖的时候,根本没发现那破船啊,一个个谜团向我袭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