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18.第818章 阴棺(93)
    听傅浩这么一问,我嗯了一声,简单的跟他讲了几句傅老爷子尸骨的情况,‘咚’的一声,电梯到了我们所在的楼层,我们三人走出电梯,直接进入房间。

    刚进房间,身上粘乎乎的,就打算先洗个澡,那傅浩的样子很急,催了我一句,让我快点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走进洗手间,洗了一个热水澡,又换上平常穿的衣服。刚出门口,那陈二杯刷的一下站了起来,走到我边上,伸手指了指我腰间,低头一看,那处地方有些红肿,隐约能看到一条黑色的线,从左边一直延续到右边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,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也没太在意,毕竟,先前在喜洞,被什么东西那样拉扯,没有印记才怪,至于黑线,我只想是淤血,便朝沙发走了过去,点燃一支烟,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傅浩立马凑了过来,“小九,现在可以说说湖底的情况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说:“事情是这样,傅老爷子的棺材在一处密封的空间,里面灌满了湖水,想要从湖底打开棺材,取出傅老爷子的尸骨,显然不太可能,咱们唯有将棺材从湖底拉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从湖底拉出来?”他一愣,疑惑的瞥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对,从湖底拉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就说:“行,我这就想办法弄几辆大卡车,再用绳子绑在卡车上,另一端绑在棺材上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这办法可行,只要岸边的力量够大,完全能破坏湖底‘罗基’,再将棺材从‘罗基’里面拉出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找来一张纸,一支笔,将罗基附近的情况画了出来,又将棺材附近的一些情况画了出来,最后将深度、水压之类的东西标记在图纸上,就让傅浩找人算出力度,再找到足够结实的绳子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一切,那傅浩火急火燎的准备走,我忽然想起先前在湖底的事,就叫住他,问道:“傅老板,有句话,我不知当不当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那傅浩盯着我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没有触觉?”我问了这么一句话,双眼一直盯着他眼睛,想从他眼神中看出一点东西,失望的是,他一直面不改色的看着我,也不说话,就那样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摸不准了,就再次问了一句,“你是不是没有触觉。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下,片刻过后,叹了一口气,点点头,说:“算是没有触觉吧,你是咋发现的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就说:“从傅老爷子棺材的情况来看,你们家属于过二代,也就是隔代传,丧失六感,而你的情况是你们家最严重的,一个不小心就会丧命,另外,冒昧的问一句,你父亲不叫傅国华吧?”

    “傅国华?”他一愣,立马摇了摇头,解释道“我父亲在我年少的时候,得了一场病,没多久就走了,坟墓就在我老家,你怎么会忽然提到家父?莫不成家父跟这件事有关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没事,就催他赶紧去准备东西,心里则一直在想,墓碑上那个傅国华既然不是傅浩的父亲,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敢肯定,梨花妹的父亲应该就是傅国华,那湖底的‘罗基’、棺材,也绝对是那傅国华捣鼓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想过将这事告诉傅浩,但,想到梨花妹,我将这事给隐瞒下来了,就打算找个时间跟梨花妹好好谈谈。

    很快,那傅浩对我说了一番谢谢,便走了过去,应该是准备拉棺的东西,我则在房里不停抽烟,脑子一直在想这件事的前后原委。假如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傅国华在搞鬼,也就是说,我们第一次去仙蛤村后山,在后山所看到的那影子,十之**就是傅国华,还有就是傅金龙的死,应该与傅国华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。

    至于我在警局遭人陷害,也有可能是出自傅国华之手,甚至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傅国华在搞鬼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给乔伊丝打了一个电话,让她把手机交给梨花妹,简单的关心了几句,我直奔主题问梨花妹,“你父亲是叫傅国华吧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轻轻地嗯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又问,“你父亲还在健在吧?”

    她又嗯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再问:“你父亲长相跟傅老爷子很像吧!”

    她还是嗯了一声,其它话也不说,这让我有些急了,就说:“你知不知道你父亲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,我替你隐瞒不了多久,一旦让傅浩知道,你父亲只会深陷牢狱之灾,恐怕这辈子都别指望出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电话那头哭了起来,哭声特别大,这让我火大的很,玛德,要不是看在她帮过我的份上,真特么想立马找傅浩把事情给说了出来,可,现在这种情况,我特么只能昧着良心,暂时瞒着傅浩,剩下的事,只能让傅国华自求多福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大概哭了三四分钟,就说:“陈九,算我求你了,我爸不是坏人,他真的不是坏人,求你了,千万别将这事捅出去,你只是抬棺匠,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将其好好安葬就行了,剩下的事情,我真的求你了,别再管了!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,不到几秒钟时间,手机响了起来,一看,是梨花妹的号码,我本来不想接,可想到梨花妹现在身子有点不适,还是接通了电话,不待她开口,我说:“我只能帮你这一次,下次,要是再闹事,别怪我!”

    说着,我怕她继续纠缠下去,继续道:“记住,这次是还你上次在后山的人情,以后,我们各不相干,另外,帮我传句话给你爸,人在做天在看,动人祖坟,早晚会遭报应,让他自己掂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没给梨花妹说话的机会,挂断电话,掏出烟,猛地抽了起来,从进入抬棺匠以来,这是我第一次昧着良心隐瞒主家,心里极度不舒服,甚至有股犯罪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