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17.第817章 阴棺(92)
    想到这些情况,我眉头皱了下来,从方方面面来看,这棺材绝对是出了问题,而外面的那些‘罗基’则是用来封杀傅浩一家人。

    玛德,弄这棺材的人,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啊,先用这棺材帮助傅浩转运,后用这棺材来杀人,难道是傅浩得罪了那人,那人用棺材报复傅浩?

    可,眼前这种情况,从风水布局,以及棺材用料来看,并不像报复啊,更多的像尽心尽力弄好这里的风水,再利用这里的风水聚财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乱糟糟的,就一个想法,改变这附近的风水,从而改善傅浩一家人的情况,至于将尸骨弄到岸边去,实在是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再次围着棺材转了起来,就打算看看这种棺材到底是利用哪种格局来布的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,或许是我风水知识有限,又或许这附近根本没有按照格局来布,只觉得这棺材无论摆放还是周边的一些陪葬,没有任何规矩,跟普通的下葬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真特么活见鬼了,花了这么大代价在湖底弄个坟墓,结果什么格局都不弄,就将棺材放在这,外面围个‘罗基’,这根本不符合实际啊!

    不想还好,这一想,脑子越来越乱了,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想着,想着,我想起傅浩找我时说的一段话,他说他梦到傅老爷子说,好多人跟他抢房子,要是没猜错的话,那些跟他抢房子的人,应该就是水中这些浮漂的人骨

    想要解决这个问题,倒是简单的很,将水中浮漂的人骨从坟墓里拿出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先放弃开棺的打算,将周边的人骨捡了起来,大概花了四十分钟的样子,总算将人骨悉数捡了起来,至于一些人体没有腐烂的器官,说实话,我真心不想触碰,光看到那些东西就够恶心了,更别说用手去触碰,但,我们抬棺匠的职业规矩在那,只好硬着头皮收集了一些,然后在附近找了一些还没腐烂的塑料袋装了起来。

    弄好这些人骨,我朝陈二杯招了招手,让他过来,他立马停下夜歌,游了过来,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,干吗?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既然看不出这里的风水格局,只能先试试开棺,实在开不了,再另想办法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将心中的打算跟他说了出来,他听后,比划几下,意思是,他可以一边唱夜歌,一边帮忙开棺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将收集好的人骨摆在边上,双手抓紧棺材盖,用力一掀,纹丝不动,哪怕陈二杯帮忙,棺材盖依旧纹丝不动,就好似死死的黏住。

    一连试了七八次,那陈二杯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问我咋办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说:“看这情况,恐怕还要再下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陈二杯脸色变了变,手头的动作更快,死劲的比划几下。我懂他意思,他说在质疑我,刚下湖的时候,我跟他说过,下三次湖是极限,要是再下第四次是大凶之兆。

    可,眼前这种情况,我们掰不开棺材,根本无法得知棺材里面的情况,再加上我又看不出棺材附近的风水格局,想要解决傅浩的事,唯有一种方法,那便是将棺材拉到岸边去,而凭我们俩的力气,连棺材盖都弄不开,至于拉上岸,那更是痴人说梦话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将心中的打算跟他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听后,立马挥舞了几下。

    这次,我没看懂他意思,就问他,“二杯,你到底想说啥?”

    他急了,连脸色都变了,嘴里一直唔唔唔的叫着,手头的动作更快,就是看不懂他意思。

    他好似明白过来,手头的动作慢了几分,我勉强能看出来,他是告诉我,我下了三次湖,他只下了一次,所以,第四次下湖,由他来做,让我在岸边等着。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就说:“二杯,别闹了,你只懂夜歌,下来也没啥用,咱们还是先商量一下怎么办,到底是继续留在这研究一番,还是先上去找傅浩商量一番,然后再次下湖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好似在考虑,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,先上去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眼前这种情况,只有先上去想办法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在棺材附近看了看,将这边的地势记得清清楚楚,然后捞起装有人骨的塑料袋朝喜洞钻了过去。

    出洞后,我又围着‘罗基’转了几圈,将地形记在心里,便朝岸边浮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们俩人浮出水面,一缕阳光照了下来,抬头一看,太阳偏东,时间应该是上午10点的样子,我们俩人相视一笑,谁也没有说话,朝岸边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游到岸边,体力有些吃不消,随便找了一处地方躺了下去,看着天上的太阳,我心中有股说不出来感觉,就觉得活在太阳下这种感觉真的很好,特别是柔和的阳光照在身上,那种暖暖的感觉,令人忍不住深呼几口气。

    大概躺了十来分钟,我急着知道梨花妹的情况,在附近找了一处电话亭,给乔伊丝打了一个电话,她告诉我,梨花妹只是咽了一些湖水,现在已经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我放下心来,又给傅浩打了一个电话,简单的跟他说了几句,让他在酒店等我,我怕他不重视,就丢了一句,要是不想你家人出事,半小时内必须出现在酒店内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火急火燎朝酒店赶了过去,本来想打车,那些个司机一看我手里提的人骨,一个个如见瘟神一般,哪里肯载我。

    好在我们浮出水面的地方与酒店并不是很远,花了二十来分钟跑到酒店,还没进去,我们俩人被保安拦了下来,保安的话很简单,“陈先生,鉴于你手里提的东西,无法入内,若要强制入内,我们只能报警。”

    对于保安的说法,我深表认同,但,手里提的这些东西,总不能仍在马路边上吧,必须找处地方让这些人骨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就在为难之际,那傅浩冒了出来,一见我手里提的东西,面色一喜,就说:“小九,你手里提的可是老爷子的尸骨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简单的说了几下,就让他想办法将这些人骨安葬好。

    他面色一沉,好像有点不开心,我直接说:“傅老板,尸骨已经找到,只是那地方有些特殊,我们必须想办法,才能将傅老爷子的尸骨弄出来,至于我手里的这些人骨,应该是傅老爷子的陪葬者,具体事宜到酒店内详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面色一喜,连忙点点头,对那保安招了招手,说:“叫你们经理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过来一个肥胖的妇人,那傅浩只对她说了一句话,“能不能带进去?”

    令我诧异的是,那妇人居然喊了一声老板,也就是说,这间酒店原本就是傅浩的产业,这令我稍微放心一些,将人骨往那妇人手里一递,说:“保管好,三天后来取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接过人骨,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但,看到傅浩脸色不对,立马恭恭敬敬的提着人骨,颤音道:“好的!”

    我没再管那妇人的反应,朝酒店内赶了过去,傅浩跟陈二杯跟了上来,我们三人进入电梯,那傅浩迫不及待的问我,“小九,你刚才说找到老爷子的尸骨了,是不是真的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