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14.第814章 阴棺(89)
    那陈二杯见我往后退,伸手拉了我一下,又比划了几下,大致意思是问我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沉思了一下,说:“要是没猜错,马上就能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问我,既然要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怎么还后退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告诉他,“阴棺不同于其它棺材,由于长年睡在磁场内,煞气重的很,一个不小心就会中了煞,搞不好我们俩都要交代在这。”

    他没再说话,而是朝先前那个方向看了过去,面露凝色,最终指了指他自己,又比划了几下,意思是,他会唱夜歌,能减轻一些煞气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按照我原先的打算,是让陈二杯在岸边守着,后来考虑他会夜歌,才带他下湖,主要是他那夜歌唱的实在是好。

    当下,我领着陈二杯朝那个方向追了过去,不到一会儿工夫,我们来到一处狭隘,四周是一些用石头垒砌的墙壁,那墙壁约摸一丈高,看上去格外坚固,我伸手摸了摸,入手的感觉有点滑,又有点粘乎乎。

    “棺材呢?”我暗叫一声,抬眼朝边上看了过去,由于视力有限,只能看到一些墙壁,偶有几条小鱼漫无目的在墙壁边上荡来荡去,看上去好生自然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墙壁,我疑惑的很,先前那磁铁明显是朝这个方向钻了过去,咋一眨眼不见了,无奈之下,我只好在周围转了一圈,就发现这些墙壁围成一个圆形,有点像我们那边的‘罗基’。(注:罗基是我们衡阳的说法,有些地方把这种东西称为围孝)

    说到这‘罗基’,也是坟墓的一种,这是有钱人的待遇,有些后人讲究脸面,会用‘罗基’将先人的坟墓围起来,有点像阳宅外面的栏杆,目的有二,一是希望先人在阴间过的舒服些,二是彰显后人有钱,毕竟,一个‘罗基’下来,少说三四万,多说几十万不等,有些特有钱的人,甚至会花上百万为先人盖一栋类似庙宇的东西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享受香火,说白点,还是钱在作怪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点,我立马明白过来,就围着那‘罗基’再次转了一圈,令我疑惑的是,这‘罗基’好生奇怪,面积约摸一百个方,愣是没有入口。

    按照我们那边的说法,‘罗基’有围财的意思在里面,一般会将东、南、北三面围起来,独留西门供后人祭拜。

    可,眼前这‘罗基’,不但将整座坟墓围了起来,就连上方的位置,也被什么东西掩盖,令整个‘罗基’呈现出来一种蒙古包,给人一种墓中墓的感觉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不能将四面围起来,原因很简单,有句古话词叫物极必反,一旦把四面悉数围了起来,便会阻止坟墓周围的生气进入坟墓,这样一来,坟墓内的怨气散不出去,生气进不来,久而久之,死者产生的怨气围而不散,会造成后人身体不适,甚至会惹到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一想到身体不适,我立马联想到傅浩家人的情况,难道是因为‘罗基’的原因?

    不是吧!谁特么这么缺德,用这种方式报复傅浩?

    当下,我哪里敢停留,连忙朝西边走了过去,仔细一看,就发现先前那块磁铁黏在墙壁上,边上还有一些像磁铁一样的东西,令我奇怪的是,那些磁铁上面裹着一层泥土,伸手一掰,那层泥土立马脱落,剩下深黑色的磁铁。

    瞬间,我脑子生出一个吓人的想法,这些磁铁并不是无缘潭的东西,而是有人将这些磁铁掩埋在附近,再算出磁铁的磁性距离,最后利用湖底的湖水流动的原因,将周边的磁铁悉数吸到西边,完完全全堵死西边的入口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倘若我猜测是正确的,那布坟墓的人,当真是机关算计,就连湖水流动的原理都被利用了。这令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。

    可,眼前这入口,被磁铁严严实实的堵死,又令我不得不这样想,不然这一切,根本解释不通。

    忽然,我猛地想起傅浩家的情况,再朝西边的入口看了过去,不由暗骂一句,玛德,按照‘罗基’的说法来讲,四方完全堵死,后人必遭殃。

    “不好”我大叫一声,连忙对陈二杯说,“快,将这些磁铁弄开,不然傅浩一家人不出三天会悉数毙命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奋力朝入口处其中一块磁铁掰了过去,那吸力特别大,根本不是人力能掰动的,无奈之下,我们只好先找一些面积较小的磁铁掰去。

    别看陈二杯年纪小,力气倒是大的很,抓住一块磁铁就用力掰去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方才掰下拳头大的磁铁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按照这速度,不等完全弄开这道磁铁入口,我们的氧气早就不够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这‘罗基’上面的位置,按说,在湖底弄这么一座‘罗基’,又经过湖水这么多年的吞噬,最不结实的地方应该是上面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上面浮了过去,那陈二杯也要跟上来,被我眼神给制止了,就让他继续捣鼓入口处,我则四肢并用朝方面浮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上面,我发现这上面画了一个大型的阴阳八卦,在八卦的边上又贴了一道符箓,那符箓是黄/色的,装在一个透明的薄膜袋里面,我伸手摸了摸薄膜袋,入手的感觉特软,并不是我们平常见到的那种薄膜袋,好像质量还不错。

    我想过撕掉那符箓,但想到电视上面经验演,撕掉符箓就放出某个妖魔鬼怪,我也不敢乱撕,就奋力跺了两脚,失望的是,这上面挺结实,想要从这上面破开一道口子的想法,有点不切实际。

    玛德,咋办,堵死四门,傅浩的家人肯定无救,指不定还会殃及傅浩,真特么草蛋,哪个生儿子没屁眼的货,干这种缺德事,也不怕叫五雷给劈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