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13.第813章 阴棺(88)
    那乔伊丝忽然喊了我一声,“九爷,快看那大门!”

    闻言,我朝那大门看去,不由倒吸一口凉气,那大门居然朝我们这个方向倒了下来,带动边上的水流,倾泻而下,吓得我们立马朝四周跑了去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跑起来倒也方便,毕竟,这三百万的下水服不是摆设,而梨花妹那边却慢的要死,四肢不停地滑动,由于水压较大,那梨花妹移动的速度,用蜗牛赛跑来形容也不足为怪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按照这情况,那大门绝对会砸中梨花妹,甚至会将梨花妹压成武大郎烧饼,也顾不上那么多,就让乔伊丝跟陈二杯快跑,我则用力一蹬,猛地朝梨花妹那个方向浮了过去,一把搂住她腰,就发现那梨花妹脸色都青了,想必是被吓得。

    “抱紧我!”我冲她喊了一句,奋力朝边上滑过去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,那大门挨着我肩膀,直愣愣砸在地面,掀起一阵巨大的漩涡。

    人在漩涡面前,根本毫无反抗之力,我也不例外,被那漩涡一吹,我根本稳不住身形,只能抱紧梨花妹,任由漩涡摆动,那梨花妹好似挺害怕,嘴里不停地尖叫,声音倒是没发出来,湖水倒是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暗道一声不好,要是这样下去,梨花妹十之**会被湖水活生生灌死。我想过用嘴直接堵上去,但,想到男女授受不亲,只好腾出一只手,猛地捂在她嘴巴。

    那漩涡持续了十来分钟时间,在这段时间内,那乔伊丝跟陈二杯成功避开漩涡,在边上猛喊:“九爷,九爷…”

    待漩涡停下来,那梨花妹不知是晕过去了,还是咋回事,嘴里不停地冒小泡,双眼紧闭,面上苍白的很,就像刷白的墙壁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冲乔伊丝说了一句上岸,那乔伊丝想了一下,说:“好!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朝她划了过去,将梨花妹交给她,说:“墓碑忽然倒塌,应该有原因在里面,我跟二杯在湖底继续寻找尸骨,你先带梨花妹上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怕她不同意,继续道:“再耽搁下去,梨花妹可能会有生命危险!”

    她一咬牙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然后又看了看陈二杯,最终点了点头,说了一句话好,抱起梨花妹就朝上面浮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,她们这样浮上去,肯定上不了无缘潭,就让她等等,然后朝四周看了看,我记得上次浮上去的地点是抚仙湖,就指了指左边,说:“一直朝左边那个方向往上浮。”

    她问我原因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,“从那个方向浮上去的位置,可能是抚仙湖,你身上有下水服,能漂浮在湖面,应该很快能获救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又催了她一句,让她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知道事情有些严重,也没停留,奋力朝左边浮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后,我冲陈二杯招了招手,就问他:“怕不怕,要是怕,就上去!”

    他给我的回答很简单,先是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,然后又指了指我,意思是,他整个条人命都是我的,没啥可怕的。

    见此,我呼出一口气,在他肩膀拍了拍,便领着他朝墓碑倒下的位置看去,那附近的水域特别浑浊,可见度特低,只能看清一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那陈二杯手舞足蹈一番,我勉强能看懂他意思,他说的是,让我先别过去,等水完全清下来再过去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我们潜入湖底有点时间了,而这氧气罐提供的氧气有限,再这样等下去,指不定傅老爷子的尸骨还没找到,氧气先用完了,还得再一次下湖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想下湖了,哪怕有这三百万的下水服,我依旧不想再下来了,主要是,周遭的气氛实在是太难受了,还有一种说法是,好事不过三,要是下来第四次,从某种角度来说,已经犯了大凶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这一次必须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冲陈二杯罢了罢手,立马朝墓碑倒下的位置走了过去,刚走近,就发现墓碑倒下来的位置,正好压住我先前摆的二十八星宿阵,我皱了皱眉头,这二十八星宿阵可以试出这附近有没有阵法,必须要弄好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重新捡了一些石块,在墓碑边上摆了一个二十八星宿阵,由于罗盘也被压在下面,我只好找来一块较大的石块,再用石子在石块上面画了一个罗盘,最后将石块放在二十八星宿阵中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那陈二杯给我递了两块一大一小的石子。

    我接过石头,按照先前的规矩,念了一长段的词,然后闭上眼,将手中一大一小的石子往二十八星宿阵丢了过去,睁眼一看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那一大一小的石子愣是在湖底滚动起来,拖出一长串浪花,看上去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那陈二杯好似被眼前这一幕惊到了,伸手拉了我一下,比划了几下手势,意思是问我,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不知道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,按照自然界现象来说,石子在水下不可能拖出一长串浪花,但,现在眼前的石子愣是拖出一长串浪花,当真是奇观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切归功在二十八星宿阵身上,至于具体原因,我说不上来,或许是这阵法真的有这么神奇,又或许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,真的透露着一股玄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陈二杯猛地拉了我一下,嘴里发出唔唔唔的声音,另一只手猛地指向墓碑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一愣,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就见到那一大一小的石子,小石子已经停了下来,唯有那大石子像被某种神秘力量拉扯一般,朝左边极速窜去,拖出一长串浪花。

    见鬼了,我暗骂一声,那石子咋回事,先前的速度还特别慢,咋一下子变得这么快,我冲陈二杯说了一句,追,立马朝石子方向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石子速度越来越快,我们俩人根本压根追不上去,只能看到一长串浪花在我们眼前闪过,以及一些零散的泥土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全力追了过去,就看到那石子好像脱胎换骨一般,变成一块深黑色的东西,我一愣,立马明白过来,要是没猜错,那东西应该不是石子,而是磁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脚下不由朝后退了几步,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阴棺。

    我记得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有提到阴棺,那上面的内容较为深奥,我看的并不是很懂,当初给老秀才看过,他翻译的也也不是很全面,只跟我简单的说了一下,阴棺即磁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