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11.第811章 阴棺(86)
    那梨花妹听我这么一问,只顾着哭泣,压根不鸟我,这让我火气更大了,正准备责问,那乔伊丝拉了我一下,“九爷,我向你保证,梨花妹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我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先前郎高出了事,我决不允许身边再出现任何不稳定的因素,这梨花妹虽说对我有过帮助,但,这次的事关乎到乔伊丝跟陈二杯的性命,容不得半点马虎,就说:“必须将这事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那乔伊丝再次拉了我一下,“九爷,都说了,她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我们的事,你何苦为难她一个小姑娘呢,再说,她真要害我们,早就害了,还有就是,郎大哥的的确确是她救的,想必,她有难言之隐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怕我生气,继续道:“九爷,就当给我一个面子,带上她吧?”

    我瞥了那梨花妹一眼,又看了看乔伊丝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,捣鼓了一下身上的下水服,猛地扎进水里,紧接着,陈二杯、乔伊丝、梨花妹跟着扎进水里。

    下了两次水,再加上熟门熟路,不到一会儿功夫,我们一行人潜入到第一次落水的地方,奇怪的是,这次,周边的环境好似有些变动,湖底不再是单纯的石块,而是有了一些像建筑物一样的遗址,特别是我们落脚的地方,有一面墙壁,那墙壁只有一米高的样子,边上有几块零零碎碎的砖头,我伸手推了一下墙壁,挺结实的。

    “九爷,”那乔伊丝喊了我一声,“我记得上次下来,这周边没有这种墙壁吖!”

    我轻声嗯了一声,也没说话,就朝梨花妹看了过去,主要是看她在湖底一千米,有没有不适的感觉,令我疑惑的是,她那普普通通的下水服,到了水下一千米,居然没事,只是脸色有些难看,外加她不能像我们一样踩在地面,只能悬浮在水中,四肢不停地滑动着。

    见此,我心中一阵好笑,这梨花妹,让她别下来,非得不信,现在好了,像王八一样在水里划着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行人朝左边走了过去,对于水下的环境,那乔伊丝问了几次,我只是简单的跟她说了一下,就告诉她,这水下怪异的很,好似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变化,或许是我们破了四八冰蛊阵,才显示出原本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我们在水里大概转悠了三十来分钟,就发现这水里居然有着一个像城池的建筑物,由先前那面墙开始,一路走来,边上全是那种像墙壁一样的东西,甚至还能看到一些房子的轮廓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景象,我们所有人都好奇的很,特别是陈二杯,他一直手舞足蹈的,好似极其兴奋,那梨花妹或许是下水服的缘故,时不时朝那些墙划过去,这里摸摸,那里捏捏。

    而我跟乔伊丝则皱着眉头,那乔伊丝问我,“九爷,我记得那傅金龙说的几大谜团,其中一个谜团是,水里有地下城堡,难道就是咱们现在见到这些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要是没猜错的话,应该就是我们现在所见到的这些残渣,只是经过湖水的淅沥,这些城堡几乎不见了踪迹,只能隐约看到一些痕迹,还有一点令我格外疑惑,这抚仙湖有四大谜团,没想到,我们下一次居然碰到了两个,只是有多倒霉啊!

    忽然,那乔伊丝惊呼一声,伸手指着不远处,“九爷,快看,那边有面大门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就发现她指的那处地方有一面大门,足有两丈,左右空空荡荡的,更为重要的是,我发现那大门好生熟悉,像先前那些冰人前面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过去瞧瞧!”我冲乔伊丝说了一句,立马朝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边上,我看了看,的确是冰人前面的那面大门,而冰人站的那些地方,则被一栋破旧不堪的房子给占居,这令我再一次感叹,无缘潭真特么神奇,当真是时时刻刻在变幻着,唯独这大门没动过。

    我伸手推了推那大门,纹丝不动,又看了看大门四周,空落落的,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面大门耸立在这,看上去好生怪异。

    “九爷,怎么会单独立一面大门在这吖,有啥寓意吖?”那乔伊丝问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就含糊的说了一句,“应该是城门吧!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地,那陈二杯忽然手舞足蹈起来,拼命的朝我招手,不停地指着那大门猛作揖,这让我疑惑的很,朝他走了过去,问他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他拉了我一下,又伸手指了指大门最上面。

    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大门最上方的位置好像有字,由于有点远,我看的不是很清楚,手头不由滑了几下水,朝上面浮了过去,来到大门顶端,定晴一看,我愣住了,这上面刻的是一个‘奠’字,字的左右两边各刻着一条龙。

    玛德,这种奠字一般只会出现在两个地方,一是丧事上,二是墓碑上,难道这一面大门是一块墓碑?不是吧,这么高的墓碑,这与风水不符合啊,按照平常墓碑的尺寸,一般都是150cmx50cm、160cmx55cm、以此类推,最大的也就2mx60cm,而这些尺寸是根据墓穴大小来定。

    像眼前这面大门,少说点有6米多高,宽至少1米5,这么大的墓碑,那主人的墓穴得多大啊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奋力往下游了一些,就发现这大门中间的位置有些青苔,隐约有些字迹,我伸手擦了擦,这上面刻着,慈父傅东峰之墓,右边是,生于光绪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,故于民国十七年八月二十九日,左边是,孝男傅国华秋立。

    看到这三行字,我有些懵圈了,这是傅老爷子的墓碑,开玩笑吧!哪有这么大的墓碑,可,眼前这上面的字迹写的清清楚楚,慈父傅东峰之墓。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没人会开这么低趣的玩笑,那只有一种可能性,这的确是傅东峰的墓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