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10.第810章 阴棺(85)
    一看到那人影,我活生生的吓了一大跳,还以为见鬼了,就冲那人喊了一句,“谁啊!”

    那人没说话,而是朝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很快,那人走到我面前,捋了捋额前的头发,露出一张绝美的脸蛋,正是已经去上学的梨花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我疑惑的问了一句,又在她身上盯了一会儿,就发现她身上好像也有下水服,只是那种下水服,好似没我身上那么高科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咋回事,她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,我又问她怎么了,她还是不说话,双眼就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梨花妹,你不是回学校了么?怎么还在这里?”我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忽然,那梨花妹走了过来,豆大的眼泪簌簌而下,抽泣道:“陈九,能不能借你肩膀靠靠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疑惑,这梨花妹咋了,怎么会忽然变成这样,我印象中的梨花妹,算不上百分百的好人,但,心肠绝对不算坏,性子也是较为坚强那种,怎么哭了起来,就点点头,任由她靠在我肩膀上。

    不靠还好,这一靠,那梨花妹失声痛哭起来,哭的特别伤心,不停地把鼻涕往我身上蹭,嘴里一直低估着布努语,我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,不过,从她语气中,我还是听出来,这丫头应该是真伤心了,不然不会哭的这么伤心。

    我试着问了一句,“梨花妹,失恋了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又继续哭了起来,越哭越伤心,到最后,干脆直接拿起我手擦鼻涕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大概哭了十来分钟,那梨花妹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向,我有些急了,乔伊丝跟陈二杯还在无缘潭等着我呢,要是让她这样无休止的哭下去,天知道要哭到什么时候,就晃了她一下,说:“梨花妹,我这边还有急事,你看咱们能不能换个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!”那梨花妹哭着说了这一句话,也不管我同意与否,转身就朝悬崖边上走了过去,顺着绳子就往下爬,可把我给急的,忙喊:“梨花妹,你搞什么鬼啊,你下水服不行,下到湖底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理我,而是继续往下爬,我在悬崖边上差点没急疯,这梨花妹发什么神经啊,前段时间,是她自己说要回学校,也是她自己说这件事跟她没关系了,咋忽然冒了出来,又忽然下到无缘潭,她到底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我有些火了,就在悬崖边上喊,“梨花妹,你赶紧给我上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宛如石沉大海,没得到任何回应,足足过了半小时,绳子晃了晃,没有任何犹豫,我顺着绳子往下爬,原本需要半小时,我只花了20分钟就下到无缘潭。

    刚下到无缘潭,就见到梨花妹跟乔伊丝在说着什么,边上的陈二杯靠在岩石旁边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见过我下来,那陈二杯手舞足蹈一番,嘴里不停地发声,那乔伊丝也朝我这边看了过去,反倒是梨花妹好似没看到我一般,将头扭向一边,鼻子发出哼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看到她这表情,我气不打一处来,就对乔伊丝跟陈二杯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将这梨花妹送上去。

    陈二杯对我的话,是言听计从,立马凑了过去,那乔伊丝则苦笑一声,说:“九爷,让她跟着我们一起吧!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就说:“这下湖不是开玩笑,而是有性命危险,你看看她身上的下水服,怎么可能下到水下一千米,指不定还没到那个位置,她已经被水压压成肉饼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你管,我必须下去,我要亲自找到爷爷的尸骨。”那梨花妹冲我吼了一句,紧接着,又哭了起来,或许是考虑到边上有人,她这次哭的声音较小。

    我特么真心想发火,就见到乔伊丝朝我这边漂了过来,拉了我一下手臂,轻声道:“九爷,带着她吧,她有难言之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难言之隐?”我疑惑的问了一句,心里就在想,就算有难言之隐,也不能乱下无缘潭啊,万一出点啥事,我特么怎么跟她奶奶招待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又看了看梨花妹,见梨花妹点头,她方才对我说:“九爷,你先前不是纳闷郎大哥怎么忽然好了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示意她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她说:“事情是这样的,那时候梨花妹正在抚仙湖边上玩,见到四具尸体漂了过来,她认得其中一具尸体藏有冰蛊之母,便将尸体捞了上去,一把火烧了,这才导致郎大哥莫名其妙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瞥了梨花妹一眼,用这番话骗乔伊丝还行,想要用这番话骗到我,恐怕还嫩了一点,短短的一段话,我能找出好几处漏洞。

    先是梨花妹怎么可能湖边玩,要知道此时的她应该已经去了学校,还有就是,作为一名清华的大学生,她怎么可能认识冰蛊之母,哪怕她说出再多理由,我敢百分百肯定,她绝对不认识冰蛊之母,更不懂,冰蛊之母需要用火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冷笑一声,斜斜的看着梨花妹,就说:“梨花妹,她说的是真话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我朝她那个方向漂了过去,冷声道:“我不管你怎么知道郎高出事,也不管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我只想告诉你,赶紧离开,否则,休怪我陈九不顾及往日的情分。”

    我之所以这么大火气,就是觉得梨花妹出现在这,过于巧合了,并不像她说的那样找到她爷爷的尸骨,而像搞破坏的,我决不允许搞破坏的人存在,哪怕她不是来搞破坏,我也绝对不会带着她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着我的话,陡然哭了起来,声音特别大,一边哭着,一边用普通话说,“陈…陈…九,我看错你了,没想到你是这种人,我怎么挨着你事了,我…我…我为救了你朋友,我…,你…你…你这忘恩负义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特么成了小人,就说:“梨花妹,暂且相信你救了郎高,那你能告诉我,你怎么没回学校?怎么认得冰蛊之母?又怎么懂得用火烧死冰蛊之母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