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07.第807章 阴棺(82)
    想通这些,再联想傅金龙消失,我心中不由怒骂几句,玛德,大意了,从接手这事以来,我一直记着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完全忽略了傅金龙这号人。

    倘若我猜测是对的,眼前这什么许队长,应该是傅金龙的人,换句话说,傅金龙的消失,很有可能是自演自导的一场的戏,而那傅浩或许早就察觉到傅金龙的打算,这才对傅金龙的消失,表现的那么冷漠。

    当下,我盯着那许队长,就说:“你是傅金龙的人吧!”

    他一愣,好似没想到我会莫名其妙说这么一句话,“什么傅金龙,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松开我,掏出一叠文件砸在我面前,“签字,免得受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他要是不急着拿这么些文件出来,我或许会觉得刚才那番猜测是假的,而现在么,我已经完全确定,那番猜测十之**就是真相。

    我抬眼瞥了一下那文件,最上面有几个字,伏案,想必是让我承认杀人吧!

    不过,我心中有个疑惑,那傅金龙与傅浩之间的事,怎么会牵扯到我身上来,还有就是,让我承认杀人对傅金龙有啥好处?倘若他不想我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完全可以找人绑架我…

    等等,不对,在仙蛤村时,那个晚上,好像是有人想绑架我,要是没猜错的话,那晚在窗户弄迷烟的人,十之**就是傅金龙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那晚跟梨花妹他们去湖山,在路途上遇到过一道人影,那人影像极了傅老爷子,难道那人影也是傅金龙扮演的?不对啊,我记得那傅金龙的长相与傅老爷子差别很大,应该不可能才对啊!

    难道…这件事不单单是傅金龙一个人,还有另外一个人在捣鬼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有点乱,正准备说话,那许队长一把掀开那文件,拿起我手臂就朝文件上摁了下去,在摁到文件的一瞬间,我懵了,上面一个名字令我浑身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死者:傅金龙。

    时间:2006年,10月3号。

    地点:仙蛤村后山。

    死因:被人用重物击中后脑勺,失血而亡。

    我一把甩开许队长,拿起文件看了起来,这上面记载了一些关于傅金龙的身世,死亡原因。玛德,怎么会这样,我才发现傅金龙在捣鬼,这边傅金龙已经死了,而且看这上面的日期,甚至是三天前就死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啊

    那许队长见我脸色不对,冷笑一声,附耳道:“陈九,你以为我们抓你,是因为抚仙湖的那些尸体?呵呵,你太天真了,那些尸体从表面就能看出已经死亡多年,我们抓你的真正原因是,你杀了傅金龙,那四十几具尸体,不过是一个引子罢了,不然,我这水警的身份,怎能抓你!”

    我有些慌了,要说那四十几具尸体,我是有惊无怕,但是,说到杀傅金龙,我有点害怕了,毕竟,我是跟傅金龙从湖北那边走到云南,完全有杀人动机。

    “你污蔑!”憋了老半天,我喊了这么一句话,双腿无力的坐了下去,玛德,要真是这样被冤枉,我特么比窦娥还冤。

    很快,那许队长拿着我大拇指摁了很多文件,大致上是让我承认杀了傅金龙,在摁手印期间,我想过反抗,但,想到这里是水警的地方,我还是打消了念头,免得受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在摁完手印后,那许队长拿着文件在我脸上拍了拍,讥笑道:“陈九,好自为之,另外,偷偷的告诉你一件事,这监控是坏的,要明天才能修好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的火气一下子冒了出来,先前就指望这监控这提供一些证据证明我的清白,现在居然被告知监控是坏的,我怕了,真的怕了,刚从监狱出来没多久,要是再被送进去,这辈子估计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玛德,我大骂一句,朝那许队长冲了过去,还没到他身边,他一脚踹在我肚子上,我脚下一个错步,整个人摔在地面,背后传来一阵火辣的痛疼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走到我边上,一脚踩在我脸上,恶声道:“陈九,我不管你是什么人,到了抚仙湖,就得听我的,否则,这就是下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在我肚子上又踹了几脚,剧烈的疼痛感令我整个身子卷缩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下辈子睁大眼睛看人,有些地方,一旦进来,想出去,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许队长‘哐当’将大门关上,四周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躺在地面,我面如死灰,脑子闪过很多事情,难道真的要栽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忽然觉得整件事就是一个局,一个针对我的局,至于布局人,我想到了王木阳。

    很快,我立马挥出这个想法,倘若真是一个局,以温雪的身份,她应该会知道,一旦知道这是个局,她绝对会告诉我,这是直觉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局,这件事或许有一线生机,傅浩绝对不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想着,想着,一道人影出现在我脑海里,那人跟我长的一模一样,洛东川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知道那洛东川为什么长的跟我一模一样,就知道,我挺喜欢他的性子,至少他看起来,很神秘,能给人一种威迫感,不像我四处被欺压,当真是同相不同命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我想找洛东川聊聊,想问他一个比较幼稚的问题,为什么相同的两个人,命运却如此不同。

    有人说,人在无助的时候,脑子会胡思乱想,我觉得这话是对的,至少对于我来说,是对的。不然,我不会想起洛东川,也不会想起一些乱七八糟的事。

    在审讯房内,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门被推开,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,来人是乔伊丝,我不知道她怎么会出现在这,就知道看到她的时候,我想哭,特想哭,有种久旱逢甘霖的感觉,她轻声喊了一声,“九爷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朝她走了过去,忽然,腹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,睁眼一看,来人是许队长,至于乔伊丝,压根没看到身影,我知道,出现幻觉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的末日来了。”那许队长走到我面前,笑呵呵的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