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06.第806章 阴棺(81)
    很快,那水警将我关在一间房子内,临走之前,让我老实待着,要是闹事,直接就地给枪决了。

    与警察打了几次交道,我没有理会他们的威胁,双眼微微一闭,脑子将整件事捋了一次,对于失踪的那四具尸体,我始终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旋即,我释然了,惊动这些水警,指不定还算好事,至少他们会帮忙找尸体,个人能力有限,有了这些水警,情况会变得大大不同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冲守在门口那水警喊,“警察同志,一共四十八具尸体,其中有具老人的尸体,切莫触碰,小心被冰住。”

    那水警斜斜的瞥了我一眼,压根没把我的话当成一回事,就说:“管好你的嘴,再唧唧歪歪,小心老子修理你。”

    那水警骂骂咧咧的,朝房内吐了一口唾沫,“像你这种杀人狂魔,老子见多了。”

    见此,我也懒得说了,依靠在墙壁上,开始闭目养神起来。先前在湖底,几乎榨干了我的体力,此时,一静下来,浑身酸痛的很,就好似被什么东西将全身的气力抽空一般。

    不知是体力耗尽的缘故,还是咋回事,没过一会儿功夫,我便睡了过去。睡梦中,我好像看到无边无际的冰蛊朝我涌来,忍不住打了一个寒碜,睁眼一看,玛德,有人朝我身上泼了一瓢水。

    泼水那人是一名水警,中等身材,三十七八的年龄,他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那水警朝边上打了一个眼色,过来两个水警,一左一右押着我朝房外走了过去,那中年水警则身在身后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他们领着我下了船,径直朝一栋三层高的建筑物走了过去,我朝四周看了看,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四周尽是夺目的灯光,照的人眼睛有些花。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看,这地方有些眼熟,好似我们住的酒店就在附近,我本来想问他们一些事,不过,想到那水警的态度,也没敢开口,只能等着他们询问我。

    很快,我被带进一件审问室,这审问室约摸十来个方,只有一张办公桌,两把椅子,办公桌上面放着一盏蹭亮蹭亮的灯。

    “将他放在这里,你们走吧!”那中年水警,朝边上两人打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许队,你…你确定要…?”那两人中,年轻的那个水警面露难色,支吾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名叫许队的中年水警没有说话,而是挥了挥手,旋即,将门关上,在我对面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名字?”

    “陈九!”

    “年龄?”

    “19!”

    “籍贯?”

    “湖南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杀人?”那许水警在问这句话的时候,眼神一直盯在我身上,盯得我心里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声,要是没猜错的话,他们已经将尸体捞了起来,应该发现那些尸体的异常,甚至应该发现那些尸体并不是现在人,怎么还会认为是我杀得人?

    先前在船上,我之所以敢安心睡觉,就是考虑到他们捞着尸体,肯定会放了我,而现在看这情况,好似是我想多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揉了揉太阳穴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什么许队长,就说:“你认为我杀了人?”

    “对,一共四十四条人命!”那许队长一掌拍在桌上,“陈九,那些人跟你什么仇,什么怨,值得你从湖南跑到云南来杀人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真心不想跟他解释,脑子闪过一个词,黑警,玛德,这人估计是被收买了吧,那四十四具尸体,明显有一部分男人是太监,我特么怎么可能杀了他们,还有就是,那些尸体死了不知多少年,一直被冰蛊沉在湖底,现在一旦浮出水面,按照我对尸体的认知,不出24小时,那些尸体绝对会腐烂发臭。

    只要稍微有些常识的警察,都能看出那些尸体不对劲,再加上我身上这身下水服,说我是杀人凶手,只有两种可能,一,那人被收买了,想要冤枉我,二,那人是傻币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盯着那许队长,“当官不易,小心乌纱帽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我敢这样说,是因为,我这次是替傅浩办事,我相信那傅浩绝对不会让我出事。至于原因,很简单,四八冰蛊阵已经破了,傅老爷子的尸骨马上就要找到了,在这关节眼上,傅浩不会让我出事。

    至于傅浩怎么知道我出事了,这个更简单,抚仙湖一下子浮出四十几具尸体,电视肯定会报道,那傅浩知道我们在这边找傅老爷子尸骨,肯定会时刻关注这边的新闻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不得不说一句,科技发达,还是有好处的,就如消息传播的快。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我对这所谓的许队长,更无所谓了,无论他问什么,我一直保持沉默,问道最后,我来了一句特别装/逼的话,“在我律师没来之前,我有权保持沉默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承认,这话是我在电视上学的,我看电视上那些坏人被抓,都会说这么一句,感觉挺霸气。

    大概问了二十分钟的样子,那许队长好似想明白什么,站起身,走到我边上,一把抓住我头发,压低声音,说:“陈九,做人低调点好,别那么自以为是,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伸手指了指审讯室的监控,就说:“有本事你就来,反正老子是烂命一条,拉着你陪葬,也许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以为我不敢?”那许队长用身子挡住监控,一把掐在我脖子上,令我呼吸变得有些不舒畅,猛地咳嗽起来,双眼恶狠狠地盯着他,脑子一直在想,什么人想要弄死我?

    在这抚仙湖,我认识的人不多,压根没得罪过人,除非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脑子忽然冒出傅金龙的名字,要说真的得罪过人,这傅金龙应该算一个。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我刚才忽然想通一件事,那便是,傅浩家人悉数出现问题,唯独这傅金龙,好像压根没受什么影响,倘若傅浩一家死光了,受益人只有一个,傅金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