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03.第803章 阴棺(78)
    我在那附近的水域想了很久,脑子乱糟糟的,只觉得这地方,处处充满了诡异,不敢再贸然乱撞,抬眼朝四周看了看,就发现,这附近的景象跟先前差不多。

    脑子想了一下先前的路,便朝左边走了过去,大概走了三十来步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先前,我们三人在湖底,也是朝左边走,四周空荡荡的,只有一些石子。而现在,这四周居然长满了那种像海带一样条状,缠绕在石块上,更为重要的是,我发现那些海带好像是随着水流摆动,清一色的朝左边摆动。

    这让我脑子多了一个想法,莫不成湖底的水流是转动的?只是我感觉不到?

    我会这样想,完全是因为下水服的缘故,我记得郎高说过,他说,这下水服让人感觉不到水压,换句话来说,也就是身子感觉不到水流的动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朝那些海带状的东西走了过去,伸手一摸,这让我更加确定心中的想法,果真是因为下水服的缘故,让身子感觉不到水流动态。

    有人说,一群人在一起,跟单独一个人在一起,想法是不同的,这种不同是因为,前者更多的把思想放在人的身上,后者更多的把思想放在周围环境上。

    或许,我这话是对的,我一个人在湖底时,我会仔细观察湖底附近的环境以及一些鱼儿的状态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让我发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,例如湖底的石子,像是在移动一般,只是它们的移动速度格外缓慢,若不仔细观察,根本发现不了,又例如,湖底的光线,时强时弱,这种变法很微弱,唯有用心观察方才看得清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现象时,我没有沮丧,相反,隐约有几分喜意在里面,因为,第一次下水时,这附近的环境极其普通常见,令我对这地方的风水产生了怀疑,而现在这附近充满了怪异,只说明一点,这处地方看似普通,实则不普通。

    随后,我没有急着去寻找那些冰人,而是在附近溜达了一圈。

    一圈下来,我发现了许多看似普通,却不普通的事,这让我对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多了几分信心。

    大概溜达了半小时的时候,我在湖底找出了一些规律,海带摆动的方向是东,石子移动的方向是南,在确定这两个方向后,我心里默默记下湖底的四大方位,然后根据四大方位又找准八个方向,再依照八个方向,在心里画了一副二十四山向图,将湖底的一切代入到二十四山向图。

    刚弄好这些东西,我在二十四山向图中,发现两个生门,十七个死门以及五个伤门。

    发现这种情况,我脑子浮现一个念头,这‘无缘潭’并不是天然形成,而是人为做出来的,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死门这么多。

    因为,按照正常情况来说,二十四山向,每一向管三门,分别是,休门、生门、伤门、杜门、景门、死门、惊门、开门,其中生门与死门是对半之数,而现在死门跟上门远大于生门,只说明一点,这一切是人为的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有两个生门,我有两个猜测,一个是布置这一切的人,极其贪生怕死,布下这东西后,怕自己走不出去,才会弄两个生门,至于第二个猜测,有点荒谬,可能性却又是最高。

    那便是,有人请风水师在这无缘潭布阵,留下两个生门,是因为,一为让风水师逃生,二为让主家逃生。

    肯定有人会问,他俩为何不从同一个地方逃生,这回答起来有点繁琐,简单的说,就是风水师会留一手,就如民间常说的,师傅总得留一手防着徒弟,那风水师防着主家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心中又生出了一个想法,到底是谁花如此大的代价,挖了这么一个‘无缘潭’,光从工程来看,这里面涉及的金额,绝非个人能承担,除非那人特有钱。

    正所谓一念通,万念通,想通这些,我没有继续按照先前的方法去寻找冰人,而是闭上眼,重重的呼出几口气,按照心中的二十四山向图开始行走。

    不到七八分钟时间,我再次来到那群冰人面前,我没有丝毫喜悦,因为我面前摆了一个巨大的难题,那乔伊丝说,想要杀死冰蛊之母,只能用火烧。

    在湖底用火烧冰蛊之母,显然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围着那老人转悠起来,一时之间,实在是想不到办法,就觉得杀死冰蛊之母的可能性为0,这让我心中不由暗骂一句,玛德,这所谓的冰蛊,要是在岸边,一把火就能解决问题,偏偏出现在湖底,这不是故意刁难人么。

    围着那老人转了二十来分钟时间,又在那些冰人周边转了一圈,脑子一直记着乔伊丝的话,切莫触碰那老人。

    忽然,我想起乔伊丝说的一句话,她说,这些冰人是一个阵法,四八冰蛊阵,这看似奇怪的阵法,却让我找到一线生机。正所谓,万物相生相克,只要这些冰人摆的是阵法,必定有所破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还没来得及高兴,就想到火烧两个字,不由大骂,玛德,布阵法的人太特么缺德了,他可能是考虑到万物相生相克,怕人破了阵法,这才用四八冰蛊阵摆在湖底,因为,在湖底根本不可能用火。

    正是这样,这四八冰蛊阵成了无破之阵。

    我心里将布阵之人的祖上十八代骂了一个遍,在湖底布大阵就算了,还特么在大阵内又布小阵,这tm是要将人活生生逼死在这里啊!

    不对,不对!

    我隐约好像抓到什么,倘若布阵之人真想将我们弄死在这里,先前我跟乔伊丝根本不可能送郎高出去,只会将我们死死的困在这里面。而现在的情况却是,我们在湖底与水面,来去自如,根本没受到任何限制。

    难道…

    不是吧,设下如此大阵,难道真是让人参观的?

    不可能,这不可能,要是让我来弄这些东西的话,我会弄成有来无回,绝不不会弄成‘公交车’想来便来,想走便走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