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00.第800章 阴棺(75)
    我在原地想了一会儿,根本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让我联想到第一次看到仙蛤村,当时也是怪异的很,地图上风水很好。 可,现实的风水却普通的很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只觉得这事透露着一股邪乎劲。

    “九爷,你愣着干嘛吖,咱们继续找!”那乔伊丝催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朝四周又看了看,正如乔伊丝说的那般,这周边估计有好几里地,想要在这里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无疑是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就在愣神这会功夫,那郎高忽然一摆手,轻声道:“嘘,九哥,你听,好像有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被他这忽如其来的话给吓到了,忍不住朝后退了几步,玛德,这是湖底,不是岸边,要说岸边忽然听到有人说话,倒也好理解。

    可,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湖底,要是真有人说话,只有一种可能,撞鬼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屏住气息,果然听到悉悉簌簌的声音从边上传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声音非常奇怪,像是水浪拍打在石头上的声音,又像是一群人在窃窃私语,给人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郎高想说话,我连忙罢了罢手,示意他别动,我则仔细听着那些声音,想听清到底什么东西在发音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我好像能听懂,又好像听不懂,那种感觉当真是玄之又玄。

    听了一会儿,压根听不出个所以然,就问郎高有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他给我的答案是,九哥,我咋觉得那声音像是浪花拍打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问乔伊丝,她的答案却是,九爷,我感觉有一群人在聊天,好似商量着尸体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俩人给的答案,截然不同,一时之间,我们三人,谁也没定论。最后还是郎高下了定论,他说:“九哥,反正咱们在湖底也是漫无目的找,要不,咱们顺着这声音找下去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想去找,主要是,这种声音过于奇怪,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湖底,现在偏偏出现这种声音。

    但,郎高说的话在理,与其漫无目的找,还不如顺着声音找,主要是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点点头,顺着那声音找去。

    我发现那发声处来自东北方,那边是一处空旷的坪地,走近一看,又发现那空旷的坪地上好像耸立着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。由于距离问题,我看不清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,直觉告诉我,那种怪异的声音,应该是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发出来,脚下就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**分钟的样子,我眼神被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一下子吸住了,再也离不开了,脚下不由自主地朝后退去,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脑门直窜脚底,浑身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那郎高与乔伊丝跟我情况差不多,脸色发白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些东西,嘴唇轻微发颤。

    只见,距离我们七八米开外的地方,有一群人,对,并不是奇形怪状的石头,而是真真正正的人,那些人栩栩如生,细数之下,约摸四十八个人,其中男性有26个,女性有22个,他们的动作格外统一,男的整个身子朝前倾斜,女的整个身子朝后倾斜,有点像是奔跑的姿态,最为怪异的是,我在他们脸上看到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那种笑,格外诡异,像是在笑我们,又像是在欢迎我们。

    “九…九哥…”那郎高说话开始打结了,“哪…哪…哪来…这么多人啊!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解释,在下湖之前,我听傅金龙说过,他说抚仙湖底下有一群栩栩如生的人,想必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。

    先前,我一直以为这些只是传说,可,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,令我不得不信服。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的是,这些人为什么会在这,又为什么会是这种状态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冲郎高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道,脚下想冲那个方向走去,乔伊丝一把拉住我,冲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懂她意思,她这是让我别过去,可,我压不住心中的好奇心,总觉得这一群人,应该跟傅老爷子的尸骨有关。

    于是,我冲乔伊丝罢了罢手,脚下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十来步的样子,我当时距离那些人只有三米的距离,我忽然发现那群人扭过头,冲我笑了笑,吓得我脚下一软,差点没摔下去。

    定晴一看,那群人还是那种动作,压根没笑,应该是刚才看花眼了。

    玛德,我暗骂一句,活见鬼了,湖底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,科学根本无法解释这种事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走了过来,拉了我一把,就说:“九爷,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想告诉她,刚才看到那群人在笑,又怕说出去招她笑话,要知道我骨子里有些大男人思想,不愿在一个女人面前出丑,便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脚下再次朝那群人走了过去,乔伊丝跟郎高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来到那群人身前,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,这四十八人多数是18岁到25岁的年轻人,只有三名中年人,以及一名70左右的老人,皆是男性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我还发现那三名中年人的手指与其他年轻人不同,那些年轻人的手指是笔直的竖着,整个人的姿势是呈奔跑状态,而那三名中年男子的食指却是收入掌心,其余三指微微弯曲,整个人呈现一种慢跑状态。

    至于那名老人更为奇怪,他站在最前面,手里拄着一根拐杖,双目直视前方,嘴角挂着一抹满意的笑容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想起一幅画,八骏图,而这老人像是放马人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郎高叫了我一声,神色好像恢复了一些,对我说:“我看这些人,好像是朝那个方向奔跑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另一边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就看到那里有一扇像门一样的石块耸立在那,两边却是空荡荡的,奇怪的很。

    收回眼神,我将目光再次放在这群人身上,伸手摸了摸其中一个人的脸颊,入手的感觉硬邦邦的,像是被冰住了,又有点像雕像,用力一捏,就发现,是真人。

    ps:这几天身子骨不好!见谅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