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95.第795章 阴棺(70)
    那乔伊丝拿着下水服说了一句知道,也没再说话,反倒是陈二杯在边上一直比划着,大致意思是,他想去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拿着另一套下水服,正准备眼睛,门外传来一道敲门声,开门一看,是我服务员,我问他有事?

    那服务员露出职业微笑,说,“你好,陈先生,刚才有客人给你们另外盯了三间房子,8809、8810、8811,这是房卡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服务员递了三张房卡过来,我知道这三间房子,是傅浩让人开的,就对那服务员说了一声谢谢,转身进房,然后将房卡分给郎高他们。

    分完房卡,郎高他们说,明天下湖,今天晚上需要早点休息,便各自回房。

    待郎高跟陈二杯走后,那乔伊丝愣了一下,正准备走,我喊了一声,“乔伊丝。”

    她停下身,扭头看我,问:“怎么?有事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先前郎高说的挺对,下湖有危险,就对她说,“明天你在岸边,由我跟大哥下湖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她直接拒绝我的意见,说:“九爷,我来抚仙湖是跟着你办正事,不是来这旅游。再说,我有蛊,你们在湖底遇到威胁,我的本命蛊能保你们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”我还想劝她几句。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她直接罢了罢手,说:“就按照先前安排好的来办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,不知道她心里有气,还是咋回事,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哐当一声将房门关上,声音特别大,估计整层楼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见她离开,我叹了一口气,有些心绪不宁,总觉得这次下湖会出事,便躺在床上,不停地祈祷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翌日,早上八点的样子,那郎高领着陈二杯在门口喊了我几声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,动了动手臂,就发现,休息一晚,昨天被乔伊丝打的伤,已经好的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起床,匆匆洗涮一番,想到要下湖,就将手机钱包之类的东西放在酒店内,我本来想带命盘过去,那郎高说,下到下水,自身顾及不到,哪里还有空顾及命盘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只好将命盘留在酒店内,拿上一些符箓,又给他们每人派了一些符箓,虽说不知道这些符箓有没有用,但是,带在身上,总比不带要好,万一有用呢!

    我们三人商量一会儿,各自换上下水服,身后背着氧气罐,正准备去叫乔伊丝,就发现她穿着下水服已经站在门口,我只是瞄了一眼,眼神再也移不开了,嘴里不由自主地嘀咕一句,“好美!”

    那乔伊丝见我盯着她,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“看什么看,赶紧走了!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尴尬的笑了笑,然后看了看边上的郎高,还真别说,这下水服有一个好处,那便是特别薄,将身材完全包裹出来,我能清晰的看到郎高身上有八块腹肌,再看自己,我不想说话了,同样是人,差别真的好大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走出房门,到了大堂时,或许是我们身上的衣服较为怪异,引来不少异样的眼光,对我们指指点点的,甚至有几人说,我们是神经病。

    那郎高想跟那些人理论一番,被我拉住了,简单的说了几句,便走出酒店,径直朝河边奔了过去,租了一艘船。

    船上,我们四人聊了一会儿,大概花了1小时的样子,船只靠近,我们几人下了船,正准备朝仙蛤村那个方向走去,我眼尖的的看到那船上有条绳子,盘在一起,估计有七八十米长。

    我脑子一动,下湖容易,上湖难,要是有条绳子放在水里,我们上岸时,看到绳子至少能看到大致上的方向。

    当下,我跟那船老板交涉了一番,用三百块钱,将那根绳子买了下来,由于我们穿着下水服,身上压根没钱,只好对船老板说好话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世间好人不少,那船老板听完我的话,二话没说,就说拿去用,等我们身上回到岸边时,把绳子还给他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们四人对那船老板说了一番感谢话,又记下他家地址,也没停留,便朝仙蛤村那个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花了近半小时的样子,我们来到那条小河边,我看了看河流的水向,由南向北流,我打算先下河,尝试找找有没有特别通道,那郎高让我别浪费气力,说这是中彩票的几率。

    我没信他的话,就让郎高他们沿着河边朝下游走,我则下河,在河边慢慢找下去。

    那郎高无奈的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行,便领着陈二杯朝下游走,那乔伊丝原本要跟着郎高他们走,我叫住她,让她留下来搭把手。

    待郎高他们走后,我跳进河里,这河水不深,只有一米的样子,刚好到腰的位置,奇怪的是,我感觉不到水流,就跟站在岸边一样。

    这让我对下水服刮目相看,莫不是真如郎高说的那般,这看似简单的下水服,融合了当今最高科技?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惑,我沿着下流走去,双眼不停地朝河内两侧看去,那乔伊丝则在岸边走着。

    走了约摸半里路,失望的是,压根没看到什么特殊通道,就觉得这小河跟普通的河流没啥差别。要说真有差别,那就是一路走来,这河水特别清,哪怕我在河内搅动,河水依然清澈见底。

    就这样,又找了一会儿,结果跟先前一模一样,没有任何收获,这令我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中午12点的样子,总算找到下游,就看到郎高跟陈二杯坐在下游边上抽着烟,看上去好生悠闲,再联想到这一路找下来的辛酸,我心里苦涩的很,早知道就听郎高的话,直接来下游了,哪里需要在河里郎高那么多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,话虽这样说,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还是会沿着小河往下游走,只要这样,心里才踏实,或许就是这种性格吧,那乔伊丝经常说我劳苦心重,这辈子是个劳苦命。

    来到下游,我从河里爬了上来,那郎高笑了笑,朝我走了过来,“九哥,你咋才过来,我跟二杯等的腰都快弯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