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94.第794章 阴棺(69)
    考虑一番后,我问郎高,“以你的意思,留谁在岸边?”

    那郎高笑了笑,伸手指着乔伊丝,说:“由咱们三个男人下湖,乔姑娘在岸边看着,一则她是女人身下湖不方便,二则她是你未婚妻。 ”

    好吧,那郎高已经将乔伊丝定位为我未婚妻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再说几句,但,想到郎高的话,不无道理,也就点点头,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一见我点头,立马发飙了,她说:“九爷,我千里迢迢跟你来到抚仙湖,哪能因为女人身的缘故在岸边待着,以我看,咱们四人以年龄来排,二杯年龄最少,由他在岸边守着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陈二杯不干了,支吾老半天,我们愣是没听懂他说的是什么,不过,他所表达出来的意思,我们所有人都懂,他不愿意留在岸边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们几人争了起来,说到最后,那陈二杯指着我,比划了半天,大致上是,让我在岸边守着,我懂他意思,他是怕我下湖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就说:“大家这样吵下去,也没个结果,这样吧!老办法,抽签,谁的最短,谁留在岸边!”

    他们三人对视一眼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很快,我找来四根牙签,掰断了其中一根,然后搅浑了一下,就让他们抽。

    那郎高第一个抽,他抽的是完整的牙签,第二个是乔伊丝,她抽的也是完整的牙签,只剩下一长一短。

    这牙签拿在我手里,我知道哪根长哪根短,我怕陈二杯抽走长的那根牙签,就朝郎高打了一个眼色,那郎高立马会意过来,一把搂住陈二杯肩膀,就说:“二杯啊!你九哥懂得多,要是让他留在岸边,这下湖根本没法进行下去,以我看,你年龄小,留在岸边最为合…”

    那个适字还没落音,陈二杯一把打开郎高手臂,手中不停地比划,大致意思是,他必须下湖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苦笑一声,趁他们争吵之际,我将另外一根牙签也掰断了,手里握住两根短的牙签,对那陈二杯说,“二杯,咱们别听大哥瞎说,让命运决定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在说这话的时候,我想笑,像足了神棍,好在我忍耐力还算可以,愣是憋住没笑。

    那陈二杯在我身上看了看,面露凝色,就朝我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让我抽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发现我的小动作了,故作凶态,说:“你到底抽不抽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声音特别阴沉,吓得那陈二杯立马抽了一根,毫无疑问,是短的。

    见此,我将手中那根牙签不动声息的扔掉,就说:“好了,现在人员已经确定了,咱们继续商量下湖的事。”

    那陈二杯嘟着嘴,也不说话,眼神却一直盯在我身上,不停地比划。

    我不想跟他说什么,主要是,这次下湖,我必须去,那陈二杯还没成年,无论气力还是心智都不如我们三人当中任何一个人,让他留在岸边是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那陈二杯见我没理他,气呼呼的坐在边上,不再说话,时不时会哼了一声,像足了受气的小怨妇。

    见此,我们三人相视一笑,谁也没有说破,整个房间陷入沉默当中。

    大概静了三分钟的样子,那郎高给我递了一支烟,说:“九哥,这次下湖,你有什么计划没?”

    我接过烟,点燃,深吸一口,然后掏出罗中天给的那张地图摆在茶几上,开口道:“先前回来时,我一直在想,咱们下湖的话,以哪里为入口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不明白我意思,就问我:“你意思是咱们不按照正常下湖的规矩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你们还记得仙蛤村前面那条小河不?”

    那郎高罢了罢手,表示不知道,反倒是乔伊丝开口了,她说:“九爷,你意思是咱们从那条小河入手?可,那条小河深不过一米样子,哪里能下到湖底啊,顶多在小河里面转悠几圈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脑子闪现在遛马村遇到的那条小河,就说:“我在一个地方遇到过一条奇怪的河,那河里有条奇怪的通道,通往一个地下世界。”

    那乔伊丝何等聪明,立马明白过来,“你意思是仙蛤村那条小河,也会存在那么一条通道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完全有这种可能。毕竟,抚仙湖在这附近出了名的神秘,就算真的存在那么一条通道也实属正常,倘若没有那么一条通道的话,我有第二套方案,那便是顺着小河的水流往下走,直到河的尽头,再在那处地方下水,潜入湖底。

    我这样做,并不是一时兴起,而是有依据的,在风水中有句话叫,顺水之势疑龙穴。这话意思是,顺着水流的尽头,有可能是龙穴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种龙穴并不是指龙脉,而是一种后天形成的龙穴,有旺财之效。

    想到旺财,我立马联想到傅浩的家世,更加确定心中的想法,就对郎高他们说,“明天一大清早,我们去仙蛤村那条小河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那郎高疑惑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想法对他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“九哥,你意思是仙蛤村那条小河的尽头是龙穴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不确定的说,“可能是,也可能不是,只能赌一把了,实在不行,我们再另寻找下水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那郎高兴致不高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对此,我没再说什么,就让陈二杯将傅浩送过来的麻袋搬过来,打开一看,里面是三套绿色下水服,以及三个氧气管。

    令我疑惑的是,这种下水服好生奇怪,并不像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,而是特别厚,伸手摸了摸,入手的感觉有点硬,那郎高笑了笑,绕过我,抓了一件下水服,提了提,惊呼一声,“天呐,那傅浩到底是多有钱啊!”

    我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就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九哥,你知道这种下水服多少钱一套么?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我疑惑的问了一句,对我来说,这下水服除了重了一些,没其它不同啊。

    “三百…万!”那郎高对我比划了三个指头,说:“几年前,我去省厅培训,听省里的领导说过这种下水服,一件小小的下水服,融合了当今最高科技,这么跟你说吧!穿了这下水服,能在水下通话!”

    草,我忍不住说了一句脏话,这特么扯淡吧,人下到水里,哪里还能通话,真把自己当水鬼了啊!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看出我的不信,就拿起那下水服在我面前扬了扬,说:“九哥,这件我要了,下到水里,我通话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郎高如获至宝一般,死死的抱着下水服,一脸花痴的看着下水服,嘴里时不时爆出一句,“天呐,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了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真心醉了,也没理他,就拿了另一套下水服给乔伊丝,告诉她,明天一大清早,带着下水服去仙蛤村边上的小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