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93.第793章 阴棺(68)
    那乔伊丝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中透露着一股冰冷,令人听了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凉气,那乔伊丝的性子,我熟悉的很,只要她离开,这辈子估计再也见不着了,脑子就拼命想,找个什么理由,能让她信服,又能让她不要离开。

    忽然,我想到在阴阳泉边上时,我身子莫名其妙的起了反应,又想到那温雪已经离开,倒不如将屎盆子扣到温雪头上,反正以她的性子,绝对能干出来这事。

    至于温雪知道这事后,会什么反应,我已经没时间想那么多了,只想着消除乔伊丝心中的怨恨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对乔伊丝,说:“是这样的,前天晚上,那温雪给我下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那乔伊丝一愣,继续道:“你意思是温雪给你下药了,你才…”

    我连忙点点头,心中对温雪说了一句抱歉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解释会让乔伊丝满意,哪里晓得,这话的后果更严重,她的理由是,你就那么不稀罕老娘,下药才…

    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,这辈子再也招惹母老虎了,玛德,这乔伊丝一旦爆发,简直比母老虎还可怕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九哥,你们俩干啥呢,咋这么长时间不出来?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差点没哭出来,救命恩人总算来了,连忙喊了一声,“大哥,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怕他听不见,特意扯开嗓门,又喊了一声,“大哥!”

    闻声,那郎高走了过来,一见我躺在地面,他看了看乔伊丝,又看了看我,一脸疑惑的问:“九哥,你这是咋了?咋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我想告诉他实情,考虑到乔伊丝在边上虎视眈眈的看着我,我特么只好说了一句昧良心的话,“不小心摔得。”

    “摔得?”那郎高明显不信,走到我边上,将我扶了起来,我至今还记得他扶我时的表情,他先是扶着我,然后低声道:“九哥啊,有的人天生下来就是好福气,有媳妇伺候,有的人啊,生下来就是被媳妇打的,我觉得九哥是后者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郎高居然还不停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我不想跟他说话,一点都不想,这货比郭胖子还阴损。

    随后,那郎高扶着我走出角落,那乔伊丝在原地愣了一下,最终还是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心里那口气总算松了下来,只要乔伊丝现在没离开,则说明她以后不会离开,这顿揍,挨得还算值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几人入座,由于我身上有伤,那罗中天跟孟凯堂是老狐狸,一眼就看出我身上的伤是咋回事,倒是那罗浅浅瞪着一双大眼睛,问我:“你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我厚着脸皮说了一句摔得,怕她再提问,我连忙问罗中天,“罗老,要是没啥事,我们几人先走了,以后遇到啥麻烦事,再来向你请教,还望莫嫌弃。”

    那罗中天站起身说了一声好,说:“放心,只要遇到不懂的地方,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电话号码告诉我。

    我记下他的号码,便让郎高扶着我离开,那罗中天朝罗浅浅打了一个眼色,那罗浅浅会意过来,走到我边上,说:“我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拒绝她的好意,一同进入电梯,至于领我们过来的那中年男子并没有跟我们一同离开,而是留了下来,好似跟罗孟二老有事商量。

    电梯下到一楼,那罗浅浅将我们送到门口,说了一句有空常来,转身离开,留下我们一行四人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,我问了一下郎高时间,他说,下午三点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干吗,就说先回酒店休息,那郎高知道这话的意思,点点头,说了一声好,便扶着我朝酒店那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花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们回到酒店,刚进门,走过来一个服务员,那服务员我认识,是中午出门时遇到的那个,她看到我,露出职业微笑,说:“陈先生,您有一份东西寄放在前台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要是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傅浩让人送过来的下水服,就朝陈二杯打了一眼色,说:“二杯,你跟她去取。”

    那陈二杯点点头,跟着那服务员走到前台,提了一个大麻袋出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酒店过于高档的缘故,那陈二杯提着麻袋招来不少异样的眼光,对着我们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我们倒也没在乎那眼光,提着麻袋朝电梯走了过去,快到电梯的时候,那乔伊丝停下脚步,说:“你们回去吧!我…我有点事!”

    我哪能不明白她意思,她这是在意我前天晚上‘碰了她’,估计是想换房间,但,这酒店价钱不菲,那乔伊丝肯定不舍得,估摸着,她想换个酒店住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知道怎样跟她说,只好掏出手机给傅浩打了电话,将这边的情况大致上告诉他,又将先前见罗孟二老的事告诉他。

    那傅浩听后,想了一下,说:“行,我这就让人给你们再订三间房,另外,你们这段时间的开支,我让那人先给你们送十万,你们看着点花就行。记住,遇到困难,我第一时间给你们解决,只求你们尽快找到老爷子的尸骨,我怕再拖下去,我家人会坚持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就告诉他,“明天下湖!”

    他说了一声拜托了,便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待他挂断电话,我将傅浩的话,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,那乔伊丝点点头,没再说话,我们一行四人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刚回房间,由于我身上有些伤,动起来特别不顺利,那乔伊丝好似有些看不过眼,在我身上捣鼓了几下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就这么一下,我身上疼痛缓解了不少,对她说了一声谢谢,然后将郎高、陈二杯叫了过来,我们四人围着茶几开始商量明天下湖的事。

    最先开口的是郎高,他说:“九哥,这次下湖很危险,以我的意思,咱们必须留一人在岸上,以防遇到不测,不然,我们所有人遇难,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做好了必死的准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