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92.第792章 阴棺(67)
    一听罗中天的话,我看了乔伊丝一眼,见她表情没啥变化,就点点头,说:“行!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一出,那罗中天点点头,让我们离开餐桌,又让孟凯堂以及他孙女罗浅浅站到他身后,然后将那黄/色符箓拿起来,嘴里碎碎念了一段话。

    我听不懂他念的是什么,不过,能大致上猜出是咒语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罗中天念了一分钟的样子,也不知道在哪摸出三根清香,将清香表面那层香磨碎,再放入清水碗中,嘴里又念了一段咒语。

    这次的咒语很长,约摸十五分钟的样子,他才停了下来,对我说:“小九,取一根毛发给我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拽了一根头发给他,就见到他将那头发丢进清水碗,然后将符箓平坦于餐桌上,端起清水碗朝那符箓淋了下去,眼神在我跟乔伊丝身上来回扫。

    起先,他淋符箓的时候,我身子根本没任何反应,直到他将清水碗内的清水倒尽,再将整个清水碗倒置于符箓上,我身子出现了反应,只觉得心脏处有些疼痛,但,那种疼痛不是很强烈。

    相比我的反应,那乔伊丝身子却出现了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只见,那乔伊丝满头大汗,豆大的汗滴吧唧吧唧往下掉,紧接着,她双手捂进肚子,嘴里不停地喊,痛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有些急了,连忙走到那罗中天边上,就问他:“这是怎么回事?她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朝我抱了抱拳头,说:“恭喜,你体内的****已除!”

    我没心情理会这话,再次问他:“她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****反噬,她作为施蛊人,在蛊被破的情况下,多多少少会出现一些反应,好在你们的****是自然破除,不然,那乔姑娘的反应会更激烈,一个不小心甚至会丧命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叫来服务员,将餐桌清理一番,领着孟凯堂他们入座,我则跑到乔伊丝边上,正准备伸手扶她,她一把打开我手臂,“找你的小情人去!”

    我哪能不明白她意思,她这是误以为我跟别人那啥,破了她的****,就支吾道:“我…我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?”她脸色好似好了一些,站起身,瞪了我一眼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要是让她误会啥就不好了,就将她拉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正准备说话,她一把抱住我,我看不到她表情,就感觉肩膀的位置有点凉,应该是她的眼泪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她后背,也不知道对她说啥,主要是觉得,无论说啥,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她抱了一分钟的样子,喊了我一声,“九爷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听到她说,“你什么时候破的****!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问题不好回答,一旦没回答好,会让她想起阴阳泉破身的事,就说,“应该是前天晚上吧!”

    她一愣,松开我,双眼盯着我,疑惑道:“你确定是前天晚上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只好胡乱编一顿,就说:“那个…前天晚上…我趁你睡着了,一时没忍住…就…就…就把你那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怕她不相信,补充道:“昨天在湖山,你…你…不是那啥么,应该是前天晚上造成的…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有两个打算,一是想让她忘记阴阳泉的事,毕竟,那事有些难以启齿,会让她有心理阴影,就算因为****破身,但,终归不是正常的破身。

    二则,这番话算是另类的表白,想跟她确定关系。

    她听后,在我身上盯了很久,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着我,“九爷,你怎么可以这样,你难道不知道女人的第一次对女人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抬手啪的一下煽在我脸上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这一耳光挨得太冤了,但是,我心里没有不爽,相反,我心里高兴的很,因为她这番动作证明,她信了我刚才那番话。

    只要她信了,比什么都重要,哪怕她揍我一顿,也认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她打一巴掌就算完事了,哪里晓得,她并没有停下来,一把抓住我肩头,抬手又是三个连环耳光,打的我快懵圈了,正准备说点啥,她一脚踹在我腹部,紧接着,一个直勾拳砸在我腹部。

    霎时,只觉得腹疼难忍,玛德,这乔伊丝下手太狠了,连忙喊了一声,“住手!”

    她没有理我,一个左勾拳、一个右钩拳打在我脸上,这让我想起一首歌,跟着我左手,右手一个慢动作,玛德,我特么冤不冤啊,别的女人,在知道那啥后,会变得小鸟依人,这乔伊丝,我特么真想大骂。

    想到阴阳泉,只能打落牙往肚里咽。

    “九爷,我没想到你是那种人,居然能干出如此勾当!”她冲我骂了一句,好似不解气,一把拽住衣领,愣是将我活生生的提了起来,照着我腹部,又是一拳砸了下去,只觉得腹部一阵翻腾,险些将刚才吃的东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乔伊丝,我…我…我只是一时冲动!”我咬紧牙,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她冷笑一声,“我早上还在纳闷,昨天夜里,你跟温雪发生那啥的时候,****怎么没发作,没想到你前天晚上居然就…”

    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那乔伊丝手头上的劲道更大,再次朝我腹部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下,我再也憋不住了,哇的一声,吐了起来,还没来得及擦嘴,那乔伊丝又是一拳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被她砸了多少拳,就知道她停手的时候,我浑身已经散架了,想要站起来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,令我稍微放心的是,她打我的地方只是痛,并没有伤到筋骨。

    “陈九,从此以后,你我恩断义绝。”那乔伊丝丢下这句话,就要走!

    我急了,哪里顾得上浑身的疼痛,死死地抱住她小腿,就说:“乔伊丝,你听我解释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    她一愣,停下身,疑惑的看着我,就问我:“那是怎样?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敢保证,你明天早上下不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