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90.第790章 阴棺(65)
    刚挂断电话,那罗中天朝我递了一张银行卡过来,说:“小兄弟,这里面有十万块钱,密码是卡后六位数,算是我的歉意,还望您见到家师时,能替我美言几句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语气,我心中狂震,这罗中天对我的称呼居然变成您了,这特么说出去根本没人信。但,这一幕却真真实实的发生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想收了那十万块钱,毕竟,十万块钱于我来说,是一笔巨款,脑子有问题才不收。

    艾!

    或许我脑子真的有问题吧!居然鬼使神差的朝那罗中天罢了罢手,说:“不用了,只需将抚仙湖的事如实告诉我即可。”

    那罗中天好似没想到我会拒绝那十万块钱,诧异的看了看我,然后点点头,说:“不愧是他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好吧!无形中装了个13。

    随后,那罗中天以及孟凯堂对我的态度来了180度大转弯,就连对乔伊丝、郎高、陈二杯的态度也变了,先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茶,然后叫了一些菜肴。

    他叫的那些菜,我这辈子都没听过,大致上瞄了一下菜单,最便宜的一个空心菜是三位数的价位,其它菜肴我没敢看单价,主要是怕心脏受不了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有钱人的一顿饭,能顶很多人一年的工资,这话是真的。

    点完菜后,那罗中天举起茶杯,轻轻地跟我碰了一下,问道:“小九,不知道您师傅最近过的怎样?”

    我想笑,但不敢笑,我特么哪里知道师傅过的怎样,连师傅姓甚名谁都不知道,更别说他过的怎样,可场面话还是要说的,“他老人家过的很好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怕他继续询问师傅的事,连忙岔开话题,问他:“罗老,你可否知道湖山山腰的阴阳泉?”

    他一愣,笑道:“作为当地人,当然知道阴阳泉,不知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直接问出乔伊丝破身的事,考虑到乔伊丝坐在边上,要是问出来,肯定会让她难堪,无奈之下,只好冲乔伊丝打了一个眼色,将她支开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先是一愣,好似不明白我为什么支开她,在我说了一句,替我下楼买包烟后,她立马明白过来,点点头,就走了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后,我立马将她破身的事说了出来。那郎高跟陈二杯是第一次听到乔伊丝破身的事,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那郎高低声道:“九哥,你没碰她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说话,双眼盯着罗中天,想听他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就说:“要是没猜错的话,乔姑娘破身的事,可能是你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我呼吸变得有些急促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阴一阳守护上湖山的风水,阳泉入阴血,阴阳融合,会造成一股气流,再加上乔姑娘本身是蛊师,她的阴血更为寒冷,会对阳泉造成一种磁场,这种磁场于阳泉来说,有着致命的破坏,更为重要的是,你当时在阴泉,体内有乔姑娘的****,二者一结合,在气场方面,很容易给地质造成一种错误,阴差阳错之下,乔姑娘会破身,也是情理当中。”

    那罗中天说这话的时候,双眼一直盯着我,好似想从我脸上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想了一下,我记得傅浩给我的解释,好像跟这个差不多,只是没他这么详细,就问他:“你意思是乔伊丝破身是由气流造成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可以这么说,也可以说是那股气流是你体内的****造成,或而言之,你破了乔姑娘的身。”

    好吧,虽然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,但,总归知道乔伊丝破身的原因是我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就问他:“如此说来,我体内的****还在么?”

    他沉思一会儿,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箓,那符箓与我们平常见到的符箓不同,平常的符箓上面都是画着一些看不懂的符号。而这符箓上面的符号我能看懂,是观音的图形,令我疑惑的是,那观音手里拿着一根竹子,竹子的头部,有一点红心,那红心格外妖艳。

    他拿出符箓后,又让服务员端来一碗清水,再拿出一根绣花针,让我伸出舌头,在我舌头取了一滴鲜血,说:“要想知道****在不在,这符箓一试便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那鲜血滴入清水碗中,摇晃几下,那鲜血立马散开,渐渐地淡化,要不是亲眼看到鲜血入碗,压根不知道那清水碗中有鲜血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立马会有下一步动作,哪里晓得,他端着那清水碗放在边上,说:“先晾半个时辰,再用符箓试试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符箓压在清水碗下面,然后问我,“还有什么疑问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要说心中的疑惑,莫过于抚仙湖湖底的事,我想直接问出来,偏偏这个时候,那乔伊丝走了过来,她手里拿了两包烟,一包是中华,一包是5块钱那种白沙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包烟,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这乔伊丝太会做人,她买两包价钱相差很大的烟,那包贵的烟是让我派人,意思是别丢了自己身份,那包白沙则是让我自己抽,意思是彰显客人的尊贵,也有另一层意思是告诉罗中天他们,我很念旧,要是帮了我,我会记着他们的好。

    我从未想过买烟这么简单的一件事,会让乔伊丝做的如此滴水不漏,不由朝她点点头,轻声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微微一笑,将两包烟放在桌面,说:“九爷,你的烟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扯开中华,给罗中天他们派了一根,那罗中天不抽烟,孟凯堂却是烟鬼,接过烟,赞赏的看了乔伊丝一眼,说:“姑娘当真是小九的贤内助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说了一声客气了,然后给郎高他们派烟,最后打开白沙给我点燃一根烟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安静的坐在我边上,没再说话,眼神却朝边上的清水碗看了过去,我不知道她是否明白那符的意思,就知道她脸色有些有些不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