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88.第788章 阴棺(63)
    推开门,我走了进去,就发现房间空荡荡的,我以为温雪在洗手间,喊了几声,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慌了,推开洗手间的房门,失望的是,还是没看到人。

    玛德,这温雪到底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失望之下,我走出洗手间,眼神被床头一张纸条以及两扎人民币给吸引了,拿起那纸条一看,我懵了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:小帅哥,我昨天晚上喝多了,你的表现我很满意,这两万块钱拿去买点营养品补补身子。

    看到纸条上面的内容,我特么哭笑不得,这温雪什么意思?把我piao了?

    玛德,我暗骂一声,将纸条收了起来,又将那两万块钱揣在口袋里,失魂落魄的走出房间,满脑子都是纸条上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走出房间,我径直钻进自己房间,就发现乔伊丝、郎高、陈二杯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,他们三人坐在茶几边上,见我进来,那乔伊丝站起身,问我:“九爷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温雪的离开,也没必要对他们离开,就说:“温雪走了!”

    “走了?”那乔伊丝一愣,抬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或许是一晚上的休息有了效果,她脚下的动作比昨天要麻利不少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将纸条以及两万块钱掏了出来,放在茶几上,干笑两声,说:“你们替我看看,她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那郎高拿起纸条一看,先是一愣,然后怪异的看着我,大笑道:“九哥,这温雪也太…豪放了吧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进去,正准备跟乔伊丝解释一句,就看到她眼神死死地盯着床单上那一抹殷红的血迹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乔伊丝!”我喊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她回过神来,冲我点点头,说:“九爷,时间不早了,咱们是不是可以去‘玄家’问问那老板了?”

    对于温雪的事,她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不过,从她反应来看,我还是看出她应该知道温雪破身了。

    但是,她既然不点破,我也没必要厚着脸皮再提这事,就问她:“你确定你身子没问题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率先朝门口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跟郎高交换了一下眼神,跟了上去,锁好房门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一行四人走到大堂,我想起傅浩今天会让人送下水工具过来,就招呼服务员,若是有人送东西到8808房,就让前台帮忙保管一下。

    那服务员爽快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路上,我们谁也没提温雪的事,就把温雪的事当成了人生当中的一件意外,反倒是乔伊丝一路上闷着头,啥话也没说话,我问了她几个问题,她只是兴趣乏乏的回答了一下。

    中午12点的样子,我们再次来到‘玄家’,令我疑惑的是,此时‘玄家’内空无一人,与第一次络绎不绝的客流量相比,简直是天差地别,那老板坐在门口的位置,翘着二郎腿,双眼微闭,边上摆着一张小型的圆形桌子,上面摆了一些茶几。

    我们四人走了过去,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到那中年人说,“你们来了?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时候,双眼微闭,就好似知道我们会来一般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就说:“老板,小子有些事情想不明白,还望你能指点迷津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!好说!”那人张开眼,在我们身上打量了一眼,然后皱了皱眉头,站起身,对我说:“小兄弟,麻烦你帮忙把店门关下来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反应不过来,这大白天正是开门做生意的好时机,关门干吗?正准备说话,那人说:“关上门,你们几个随我来!”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既然老板都这样要求,我能说啥,就将店门拉了下来,又将门口的茶几,靠椅搬进店内,然后问那人,“还有什么需要帮忙?”

    他满意的点点头,说了一句没有,就领着我们一行人窜了三四条巷子,来到一家酒楼门口,那人说:“这家酒楼饭菜不错,风景也尤为壮观!”

    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用壮观这个词,要知道一般酒店装潢好,都是用精致这个词,带着几分疑惑,我们跟他进入酒楼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会找一间包厢,哪里晓得他领着我们坐电梯,直接坐到顶楼。

    刚出电梯,我总算明白他为什么会用壮观这个词,敢情他并不是领我们在酒楼内吃饭,而是楼顶,抬头一看,这是一片空地,六十来个方,地面铺的是那种特高档的地板,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摆了四张餐桌,站在这上面能将整个抚仙湖的景象尽收眼里,看上去颇为气势,别说吃饭,光看着这景象都饱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还算可以吧?”那人笑了笑,领着我们朝靠近湖边那个餐桌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纳闷的很,他走向的那张餐桌有三人正在品茶,两男一女,男的约摸七十左右的年龄,身着唐装,女的约摸二十出头的年龄,一身黑色的工作装,面如嫣红,看上去挺漂亮,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老板!”我拉了那人一下,“那餐桌不是有人在吃饭么?咱们再过去不好吧!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在我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,说:“没事,都是朋友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,我跟郎高他们交换一个眼神,最终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罗老,孟老,好久不见!”那人笑呵呵地跟那两位老人打了一声招呼,然后对边上那女人说,“罗小姐,今天不用出差,居然陪着二老吃饭?”

    那名叫罗小姐的女人笑了笑,说:“黎叔叔来了啊,快坐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罗小姐在我们身上瞥了一眼,淡然一笑,也没说话,便站起身,坐在罗孟二老旁边。

    待她入座后,那人笑了笑,请我们四人入座,我尴尬的笑了笑,冲罗孟二老问了一声好,又喊了一声罗小姐,然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我们坐下,原本就不大的餐桌显得有些拥挤,那罗孟二老皱了皱眉头,也没说话,依旧自顾自的交流着,就好似当我们这几个人是空气一般,反倒是那罗小姐,时不时会冲我们笑几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