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84.第784章 阴棺(59)
    “九爷,我觉得明天下湖之前,有必要去找那人!”那乔伊丝看着我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算她不说,我也打算去一趟名为‘玄家’的道具店,直觉告诉我,那人应该懂得很多,甚至能解开心中不少谜团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半天时间内,我一直在酒店守着乔伊丝,那温雪大概是傍晚6点半的样子回到酒店,也不知道咋回事,她表情看上有些阴沉,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,她没有告诉我,就让我别管她的事。

    对此,我特么也是醉了,也没再理她,就叫了几份快餐,简单的吃了一些晚饭。

    饭后,我跟乔伊丝坐在床边聊天,那温雪则坐在另一边玩手机,时不时朝我们这边看,只要我们聊到有关感情的话题,那温雪都会咳嗽几声。

    这让我跟乔伊丝苦笑不已,我问温雪,“大姐,你到底是怎么了,有话就说,老是这样咳嗽也不是个事啊!”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没有理我,继续玩手机。

    我跟乔伊丝对视一眼,不由笑了笑,也没说话,大概是晚上10点样子,那乔伊丝说累了。按照我的打算,是另外开一间房间,让乔伊丝一个人好好休息,考虑到酒店的房价,再摸摸口袋,我怂了,只能在同一间房子将就一晚上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一晚可以平静度过,子时的时候,我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手机一看,来电的是郎高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?

    带着疑惑,我摁了一下接听键,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到郎高爽朗的声音,“九哥,你住在哪,我跟二杯在火车站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好几秒钟,玛德,咋回事,这郎高咋跑过来了?更为重要的是,他怎么知道我在玉溪。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调整一下心态,就说:“我跟乔伊丝在衡阳吖,你们来衡阳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电话那头立马挂了,整的我莫名其妙,这郎高咋回事?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的样子,电话又响了起来,拿起一看,是陌生的号码,上面的区号是0877。

    来抚仙湖的时候,那傅金龙跟我说过,抚仙湖这边的区号是0877,难道?

    不是吧!

    我暗叹一句,接通电话,再次听到郎高的声音,他声音有点沉,“九哥,你在哪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过来,玛德,郎高跟陈二杯居然真的来玉溪了,要说先前电话是诈我的,可眼前这区号骗不了人,也没再隐瞒他,就说:“你在哪,我去接你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他说话挺冲的,想必是真生气了,就说:“说你的地址,我找一辆的士过来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叹了一口气,就将酒店名字跟地址告诉他。

    那郎高听完地址,立马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待挂断电话,那乔伊丝盯着我,轻声道:“九爷,郎大哥来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将手机收了起来,颓废的坐在床边,脑子始终想不通,郎高怎么会知道我们在抚仙湖,要知道我们在抚仙湖的人,绝对不超过五个,傅浩、傅金龙、乔伊丝、温雪,就这四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们中间有人告密?

    按说,乔伊丝今天受伤,不太可能,傅金龙已经消失,更加不可能,剩下的傅浩与温雪,傅浩白天被我威胁了一次,应该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只剩下温雪一个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将眼神锁定在温雪身上,沉声道:“是你告的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抬头瞥了我一眼,满脸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给郎高打电话了?”我看着她,一字一句地问,倘若真是她的话,我会毫无犹豫地赶她出去,当初之所以不让郎高他们跟过来,怕的就是遇到危险,把他们的性命丢在这。

    她先是一愣,紧接着,脸色聚变,一脸愤怒的看着我,吼道:“陈九,你tm什么意思,只要一出事,立马怀疑我,我在眼里到底算什么?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一边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怒道:“陈九,老娘今天把话撂在这了,从认识你以后,我没干任何对不起你的事,若是干过这事,我温雪出门让车给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站到边上,直勾勾地盯着我,继续道:“我只需要一句话,在你眼里,我算什么?”

    我被她忽来的变化,吓了一大跳,白天在山腰时,我误以为温雪往水里下春/药了,闹了一顿,才答应她,不再轻易怀疑她,没想到一到晚上,才出一点事,立马就将怀疑的眼光看向她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知道我们在抚仙湖就这么四个人,其他三个已经排除,唯剩温雪有告密的嫌疑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越发肯定是温雪告的密,一则她白天出去过,二则她回家后,脸色不对。

    这看似幼稚的理由,那时候的我,却深信不疑,原因很简单,当一个人讨厌另一个人的时候,对方身上的缺点会被无限放大,哪怕是一点点缺点,也会被放大无数倍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我,潜意识中特别反感温雪,甚至有些讨厌,这才对她诸多怀疑。

    直到几年后,我,温雪、结巴、我们三人闯进遛马村那个地下世界,经过一系列离奇的经历,我跟温雪才算彻底化解过往的恩怨情仇,成了令人羡慕的…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那一幕,当真是令人啼笑皆非。不过,有时候想想,人生的际遇或许就是这样,没有人从一开始就能成为朋友,也没有人从一开始就能成为恋人,有的只是时间的沉淀,又或者不断的经历摩擦,才有了后来的成果。

    那温雪见我没说话,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一把抓住我肩膀,双目相对,她说:“陈九,告诉我,我在你眼里算什么?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?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眼神朝一边看了过去,边上的乔伊丝忽然开口了,她说:“温雪,你也别怪九爷,你哥哥与他有隔阂,他会怀疑你也是人之常情,再说,现在郎大哥已经来了,谁告的密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乔伊丝看着我,说:“九爷,你说对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