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82.第782章 阴棺(57)
    电话那头听我这么一问,沉默了一下,就说:“小九,这事算不得算计,只能说作为主家,我有自己的考虑。毕竟,这事关乎到我一家大小的性命,容不得半点失误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大概知晓了一些,这傅浩会有如此考虑,也属正常现象,即便这样,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,总觉得这傅浩太特么不厚道了,简直就是拿我们当枪杆使。

    “傅老板!”我冲电话喊了一声,声音有点冷,说:“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步,我不想再听到半句假话,否则,别怪我陈九不顾江湖道义,弄点不好的事情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他说了一句,“你还想知道,我悉数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问他:“按照你原本的打算,只要我找到喷泉,才会让我继续找下去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傅金龙的消失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毫无看法,之所以请他当司机,只是念及血脉关系,至于他生死,于我来说,只是少了一个司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再次肯定一个想法,这傅浩与傅金龙到底有何深仇大恨,居然会这么冷血,考虑到我只负责找尸,对于傅金龙的事也没再细问下去,就问他,“温雪为什么来抚仙湖?”

    问完这话,我怕他说假话,补充了一句,“记住,我要的是真话!”

    那边沉默了一下,说:“按照我原先的打算,这次找尸由你跟乔姑娘俩人完成,并没有找温雪,是她主动提出来要来帮忙,至于她为什么会帮忙,只有一种可能,那便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?我愣了一下,有点扯吧,我跟温雪交际不多,她绝对不会因为我而来抚仙湖,就问他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那边说,“因为她知道喷泉的事,这才提出以医疗人员的身份,跟你去抚仙湖。”

    “喷泉?”我好似想到什么,就问他,“你意思是,温雪也知道喷泉的事?”

    “对!”电话那边应了一声,继续道:“你应该知道温雪是王木阳的妹妹,而王木阳在前段时间找到过喷泉,温雪知道喷泉的事,也属正常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到什么事,又说:“对了,小九,听王木阳说,你们找到的那两口喷泉叫什么阴阳泉,南为阳泉,北为阴泉,一阴一阳守护上湖山的风水。另外,据我所知,阴泉的泉水,男人喝了有催情之效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算是明白了,当时喝了阴泉的水后,身子才会出现那股异样感,就问他,“女人喝了后呢?”

    “女人为阴,喝了阴泉的水,应该没啥反应。”电话那边解释一句,又说:“我估计温雪之所以跟你去抚仙湖,应该就是看到阴泉的特殊,想跟你…”

    我懵了,不至于吧!

    旋即,我想到身子起了异样后,那温雪的反应倒是有点耐人寻味,莫不成,她真的?

    不对,我记得陈天男跟我说过,他说,温雪与洛东川关系很好,怎么可能会跟我那啥,不对,绝对不对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见我没说话,又开口了,他说:“小九啊,你们男女之间的关系,我不想管,我只想慎重的拜托你,一定要找到老爷子的尸骨!我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连忙打断他的话,说:“只要你给的消息精确无错,很有希望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不想再跟他扯下去,就让他准备好下水的工具即可,便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或许通话时间较长,手机有些发烫,正准备揣进口袋,就听到一直未曾开口的梨花妹开口了,她一脸沉重之色看着我,问道:“陈九,他说的可是实话?”

    我一边捣鼓手机,一边冲她点点头,说:“应该是,以他们家的情况,不可能再骗我!”

    “破坏上湖山的风水也是真的?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立马明白她这话的意思,这梨花妹作为仙蛤村的原居民,自然见不得外人肆意破坏上湖山的风水,肯定会找傅浩麻烦,至于怎么找傅浩麻烦,那是仙蛤村与傅浩的事,与我没有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相反,我很乐意看到仙蛤村找傅浩的麻烦。

    随后,那梨花妹阴着脸问了好几个问题,都是关于傅浩怎样破坏风水的事,我悉数告诉她。

    她又问我,上湖山的风水是不是被破坏了,我告诉她,应该有所改变,但,不至于被完全破坏,毕竟,山的风水不像坟墓那般,除非遇到天灾,才会彻底改变整座山的风水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问完几个问题后,对我说:“陈九,既然你们的任务是找到喷泉,现在喷泉已经找到,我没啥可帮你了,接下来的事,就靠你们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知道她这是要跟我们告别了,考虑到梨花妹这几天帮了我们不少忙,我想给她一些钱财算是略表心意,摸了摸口袋,发现浑身湿漉漉的,就连口袋仅剩的那点钱,已经完全湿透,根本拿不出手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对她说了一声谢谢,就让她以后有事吱一声就行了,一定会尽力而为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跟我说了几句告别的话,然后说,“陈九,相处几天下来,我感觉你这人还算靠谱,切莫辜负乔姐姐,她是真的处处为你着想,人生得一女人如此,你应该感谢上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冲我挥了挥手,朝山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,我猛地想起,她还没告诉我年龄的问题,立马喊住她,“梨花妹!”

    她停下身影,扭头看着我,疑惑道: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问道:“按照你先前的说法,你是傅老爷子的孙女,而傅金龙是傅老爷子的亲儿子,你不觉得这中间的年龄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她冲我笑了笑,笑的特别烂灿,说:“陈九,有些事情,不需要直说,我相信以你的智商,应该能猜出来,另外,我给你提个醒,万事不能光看表面,相信心中所想,那就是真相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