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81.第781章 阴棺(56)
    于是,我对那傅浩说,“第二种吧!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天令人将下水的工具送到酒店内。另外,对于乔姑娘的事,我深表抱歉,我只能告诉你,只要找到老爷子的尸骨,无论你们提什么要求,我傅某人都会满足你们,当然,前提是傅某人能办到才行。”那傅浩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听这语气,乔伊丝破身的事,他好像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对,乔伊丝破身的事,只有我跟梨花妹知道,他怎么知道?

    我扭头看向梨花妹,朝她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问她,有没有将乔伊丝破身的事告诉别人。

    她一脸疑惑的看着我,然后晃了晃脑袋。

    这下,我立马明白过来,要是没猜错的话,那傅浩从一开始就知道喷泉内有问题,又或者说,就连乔伊丝会破身的事,他也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至于乔伊丝为什么会破身,我想到一种可能,那便是她蛊师的身份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彻底火了,冲着电话就是大骂,“傅浩,你tm还是人吗?乔伊丝的一生被你毁了啊,你tm到底知不知道啊,她一生被毁了啊!!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吼了出来,要是那傅浩在我眼前,我丝毫不怀疑,会弄死他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你意思是…乔姑娘她是…”

    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我彻底暴走了,对着电话就是大骂,将刘寡妇身上那套悉数用在那傅浩身上。

    骂道最后,我已经口干舌燥,依旧没有停下来的趋向,扯着有些嘶哑的嗓子骂了几句,而电话那头则一直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见骂声低了下来,就说:“小九,还记得在我家的第一个晚上么?”

    我冷笑连连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就说:“姓傅的,别仗着几个臭钱,就可以肆意安排别人的人生,要知道人在做,天在看,万一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你家人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加重。”

    他好似明白我话语中的意思,立马说:“小九,你听我解释,当初让你们去寻找老爷子的尸骨,正是考虑到喷泉的怪异,才特意将你跟乔伊丝安排在同一个房间,目的是让你们在我家圆房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稍微冷静了一些,当初在傅家时,那傅浩的确将我们安排在一个房间。我当时还纳闷,以傅浩的性子,他应该能看出我与乔伊丝的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,他偏偏将我们安排在一间房子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我才明白过来,捣鼓半天,他这是打算让我与乔伊丝在他家圆房,玛德,他到底想干吗?

    很快,那傅浩又开口了,他说:“当初以为你们会在那里圆房,哪里晓得,你们居然…,小九,这是一个意外,真的是一个意外,我傅某人没有无耻到牺牲一个女人的清白之身。我…我…我当初听一名风水先生说,蛊师会阴处的鲜血格外阴寒,对喷泉内的水质有影响,从而改变上湖山的风水走向,这才…。”

    呵呵,我冷笑一声,这傅浩挺会替自己开脱的,先不说他安排我跟乔伊丝在一个房间是什么目的,就说他明知喷泉有问题,却依然隐瞒我们,足见这人心思并非他说的那么单纯。

    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,他说蛊师会阴处的鲜血对喷泉内的水质有影响,能改变上湖山的风水走向,这话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就我知道的风水而言,一些风水地,最忌讳两样东西,一为污秽之物,二为女子鲜血。风水中有说,山向流水,兑少女,山纳于艮,艮少男,夫配妻随,皆为凶,阳水荫阴木,为了阴阳得配,茂苗衰败。

    这话意思很明显,风水忌讳男女在某处地方行男女之事,只会导致风水败坏,就如我们农村,特别痛恨一个人时,便会偷偷摸摸掘对方祖坟,再往里面倒一些污秽,目的在于破坏。也有些胆大的夫妻,在对方坟头行男女之事,目的与倒污秽之物一样,破坏对方家风水。

    再打个比方,一对夫妻去亲戚家串门,夜间,主家会让一对夫妻分开睡,其目的就是怕这对夫妻行男女之事,破坏自家风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懵了,那傅浩安排我与乔伊丝在他家圆房,就不怕破坏他家的风水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,他告诉我,“与老爷子的尸骨相比,这房屋的风水不重要,再者说,这房子只是摆设,很少住人。”

    等等,听他语气,难道他打算利用我与乔伊丝在上湖山行男女之事,从而破坏上湖山的风水?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问他,“你是不是想破坏上湖山的风水?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问我,“你边上有人没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梨花妹,本来想说有,但是,想到乔伊丝出事跟这傅浩的算计有关,我特么当然不能让他好过,就说,“没人!”

    说完,我特意摁了一下免提键,目的是让梨花妹听到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会这么做,是因为我感觉傅浩的算计,跟仙蛤村有关。毕竟,他刚才的意思很明显,是想破坏上湖山的风水,而这上湖山是仙蛤村最为神圣的地方,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。

    “真没人?”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朝梨花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,就说:“姓傅的,你tm到底几个意思,爱说就说,不说别特么怪我动手脚,真当我们八仙没点手段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傅浩立马蔫了,估计是知道我真火了,就说:“事情是这样的,我听那风水先生说,蛊师与普通女子不同,她们的鲜血,格外晦气,甚至能改变一个男人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我懂这意思,他是说大多数蛊师都克夫,就如乔伊丝说的,她们蛊师的老公都是断胳膊少腿之人,这俩者的意思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他轻咳几声,就说:“当初知道你身边跟着一名蛊师时,便打定注意,让你与乔姑娘在上湖山行男女之事,目的是破坏上湖山的风水。这样一来,即便不能彻底破坏上湖山的风水,至少能改变一些风水格局,能让你尽早找到老爷子的尸骨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怕我想歪,连忙解释道:“小九,对天发誓,我真不知道乔伊丝是女孩,当时正因为担心乔姑娘是女孩,才将你们安排在一间房。小九,我以性命发誓,我句句属实,绝无半点虚假,若是骗了你,让我傅某人不得善终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真想掐死他,就冷声道:“你意思是,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在你的算计当中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