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79.第779章 阴棺(54)
    起先,我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,旋即,想起念书那会生理课讲的内容,我立马明白过来,就说:“你意思是她成了女人?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点点头,说:“对!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乔伊丝的性子,我再了解不过,她性子保守的很,就拿平常穿衣服来说,她常常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,哪怕是夏天,也鲜少穿短袖,我曾问过她,怎么穿这么保守,她告诉我,女人就该对自己负责。

    那时我不明白这话的意思,直到有一次,她告诉我,女人的身子就是女人的命,假如某天身子不再纯洁了,就不再配拥有爱情,这就是乔伊丝,一个性子格外保守的女人,一个身子看的比性命都重要的女人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有些慌了,要是让乔伊丝知道这事,她估计会疯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压低声音问梨花妹,“她自己知道吗?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晃了晃脑袋,说:“应该不知道,我没敢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稍微松了下来,我怕我们的对话让乔伊丝听到,拉了梨花妹一下,示意她走远点。

    她好似明白我的担心,脚下朝边上走了十来步,直至看不到乔伊丝的身影,我们才停了下来,我迫不及待的问她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怎么会…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叹了一口气,伸手朝喷泉那个方向指了指,解释道:“就在给你打电话之前,我们找到那口喷泉,在那边喝了几口泉水,就发现两边山岩上有一行细微的字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朝她罢了罢手,说:“那山岩上是不是刻着傅东峰、冯秀英六个字,边上还有一个心形的符号?”

    她诧异的看了看我一眼,惊呼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我没隐瞒她,就告诉她,“我们在北边的山腰,也发现一口喷泉、两块山岩,我们那边的喷泉比南边的喷泉要小一些,不过,大致上都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忽然想起先前身子那股异样的感觉,然后联想到乔伊丝的事,我心中有股很奇怪的感觉,就觉得我身子生出那股异样感,指不定跟乔伊丝有关。

    当下,我问梨花妹,“乔伊丝身上湿漉漉的,是不是掉进喷泉内了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说:“对,当时我们正在查看山岩上的字迹,乔姐姐的身子忽然传来一股异样,说是体内格外疼痛,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,她没有告诉我,就一直捂着胸口喊疼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那梨花妹停了下来,在我身上看了看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催了她一句,“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前是不是体内也格外疼?然后掉进喷泉内?”她盯着我,问了这么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我情况有点不同,但是也差不多,就说:“大致上是这样吧!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继续道:“乔姐姐喊疼的时候,脚下一个不小心掉了下去,我不知道她在喷泉内发生过什么事,就知道拉她上来时,她下身血迹斑斑,我猜想应该是她身子出了问题,便检查了一番,这才发现…发现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又变得支吾起来。

    我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,就问她:“你确定么?”

    她重重的点点头,说:“确定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大致上明白事情的经过,要是没猜错的话,那乔伊丝在喷泉内应该发生过什么事,就问梨花妹:“她在喷泉内待了多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想了一下,不确定地说:“前后加起来不超过三分钟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陷入沉思当中,按照我先前发现的那口喷泉来说,水面应该较为清澈,喷泉内也没什么尖锐的物品,绝不至于让乔伊丝破身,但,现在乔伊丝却又真真切切的破身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当下,我问了一下梨花妹南边那口喷泉的情况,她告诉我,南边的喷泉水面清澈见底,喷泉内没有任何尖锐物品,就连尖锐的石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我再次陷入沉思当中,这事太诡异了,怎么会这样,这根本不符合逻辑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我没说话,沉声道:“陈九,我有个猜测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猜测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这喷泉与傅老爷子的尸骨有关!”说这话的时候,她语气很重,表情也是严肃的很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我看着她,问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!”她皱了皱眉头,解释道:“从进入湖山后,我总感觉有人在指引着我们,先是烧衣出现的人影,后是那人影引着我们来到鬼地,再就是那人影钻入底下,如此以来,我们很自然的想探一探鬼地内的情况,再加上你探测出来的风水,很容易让我们寻找缺口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顿了顿,继续道:“只要我们寻找缺口,以我请假的天数来讲,只有今天一天时间,为了能更快的寻找缺口,我们只有分成两队,才能完成这个任何。只要分成两队,就会发现南北两边的喷泉,再接下来的事情,不难猜测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明白她意思,就说:“你意思是我们陷入别人的算计当中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这只是个人猜测,不排除这一切只是巧合,也不排除这一切是阴谋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脑子将整件事捋了捋,从出狱那天开始回忆,刚出狱,温雪便领着傅浩找到我,然后再找我商量找尸的事,那傅浩再许下重金,让我替他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这一切看似很自然,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随后就是,傅金龙领着我们一行人来抚仙湖,之后便是仙蛤村了,在来到仙蛤村的时候,那傅金龙便莫名其妙的消失了,紧接着,盘二爷告诉我一些盘老太太与傅老爷子的事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,我曾多次怀疑梨花妹,甚至怀疑梨花妹在阴我们。

    再后来就是梨花妹领着我们来到湖山,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,令我们寻着这蛛丝马迹查了下来,这才导致现在这一幕。

    脑子闪过这些念头,我心中有几个疑惑,那便是傅金龙的消失,他的消失过于诡异,还有就是傅浩的态度,他对傅金龙消失一事表现的很冷血无情,至于其它方面的事,暂时倒没发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将心中的疑惑对梨花妹说了出来,就问她:“梨花妹,按照血缘关系来说,你与傅金龙应该是沾亲带故,有一点,我始终想不明白,我希望你能如实告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疑惑?”她瞥了我一眼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先前的说法,你是傅老爷子的孙女,那傅金龙是傅老爷子的亲儿子,你不觉得这中间的年龄有问题吗?”问这话的时候,我眼睛一直盯着梨花妹。

    从进入仙蛤村后,我心中最大的疑惑,便是他们的年龄差,我隐约觉得他们的年龄差或许与乔伊丝这次的破身有关,甚至与傅老爷子的尸骨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