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77.第777章 阴棺(52)
    很快,我跑到喷泉边上,想也没想立马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温雪一把拉住我,巨大的拉扯力,令我整个身子朝她那个方向倒了过去,不偏不倚,正好跟她撞个满怀。

    那温雪脚下一个错步,顺势倒在地面,我也跟着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,有些事情好似冥冥之中早已注定,我这一倒下,刚好压在她身上,四唇相交,热热的,暖暖的,甜甜的。

    不行,不行,不行!

    我潜意识中不停地反抗,但是身体那股**却是愈来愈强烈,就好似干柴遇到烈火,一点即燃。

    “九哥…九哥,别这样…”那温雪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,紧接着,她整个身子往我怀里钻。

    我疯了,真的要疯了,整个脑子变得格外空洞,只有最原始的**,根本不舍得从她身上爬起。

    眼瞧就要有更进一步的动作,就在这时,我心口的位置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,宛如万针同刺,撕心裂肺,令我忍不住喊了一声疼。

    随着这疼痛感,我神志稍微恢复了一些,我知道,****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爬了起来,一手拼命掐住大腿,牙齿死死地咬住舌头,一瘸一拐的朝喷泉那边走了过去,一跃而起,跳进喷泉。

    这喷泉内格外凉爽,令我身子的反应稍微松了一些,我不敢大意,拼命捧水往头上浇,牙齿死死地咬住舌头,丝毫不敢松下来,我怕松下来,那种感觉又会浮出来。

    我这边泡在喷泉内,那边的温雪整理一下衣物,蹲在喷泉边上直勾勾地看着我,她脸上表情格外凝重,令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大概在喷泉内泡了三十分钟的样子,那种异样感缓缓退了下去,整个身子也随着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待那感觉消失后,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跳了出来,恶狠狠地盯着温雪,“是不是你下药了?”

    她好似不明白我意思,疑惑的看着我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旋即,她好似明白什么,立马站了起来,双眼直视着我,就说:“九哥,你意思是我给你下药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你?”我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她冷笑连连,“九哥,你未免把我温雪看的太贱了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将头扭了过去,肩头不停地耸动,一道低微的抽泣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疑惑的很,难道不是她?

    可,刚才那股异样的感觉,明显是喝水后才出现的,再者说,从进山后,我压根没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我压根拿不定注意,双眼朝四周瞄了瞄,想找出她下药的证据,找了老半天,愣是没找到任何证据,莫不成我真冤枉她了?

    不对,绝对不对,春/药这种东西,我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,刚才那些反应,明显是吃药后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温雪走了过去,正准备说话,她扭头看着我,双眼通红,就说:“九哥,在你眼里,我到底算什么?只要一出什么事,你第一个就怀疑我,当初在遛马村时,你怀疑我,后来又怀疑我跟那谁有什么,我在你眼里真的就那么不堪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强忍心头的疑惑,她说的挺对,从知道她是王木阳的妹妹后,我一直带着有色眼睛看她,总觉得她接近我有啥目的,这也没办法,这是人的天性,我免不了这个俗。

    那温雪见我没说话,继续道:“九哥,我很感谢你在遛马村救了我,倘若不是你,我或许已经死在那个洞里。但,我是一个人啊,一个女人啊,我愿意学古代的女子一样对你以身相许,可…可…可,请你别侮辱我好吗?我温雪就算再低贱,也不屑于做那种下药的事,我…我…我有自己的自尊啊。九哥,你到底明不明白什么是女人啊!”

    这段话,温雪几乎是吼出来的,原本漂亮的脸蛋,有了几分扭曲。

    吼完这话,那温雪抱头痛哭起来,哭的特别伤心,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脚下朝后退了几步,我知道我性子有问题,生性多疑,对任何人都抱着几分怀疑的态度,哪怕是乔伊丝,我依旧怀疑她,这或许就是性子使然吧。

    我曾不止一次想要改变这种性子,但是,这种性子已经深入骨髓,不是说改就能改,就算到了现在,我性子只是多了几分淡然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这种性子,令我在爱情路上,充满坎坷,直到经历过一件事后,我这性子才稍微改了一些,只是那件事代价太大,大到让我无法接受。因为那事,我把自己关在家足足三年,大门不迈,每日酗酒吸烟,虚度年华。

    那温雪哭着,哭着,忽然站了起来,一把抱住我,“九哥,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怀疑我,我…我…我真的没下药。”

    我木讷的点了点头,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,只好冲她说了一句对不起。对于先前发生的事,我本来想说声抱歉,想起这话说出去只会让她尴尬,便压了下去,脑子开始思考刚才为什么会有那种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温雪大概抱了三四分钟的时间,擦了擦眼泪,微笑道:“九哥,我没事了,咱们继续寻找缺口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她率先朝另一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,我脑子乱糟糟的,正准备跟上去,一道清脆的铃声响了起来,我在身上摸了摸,才发现手机不见了,顺着那声音找了过去,就发现手机掉在先前摔倒的地方,捡起一看,是梨花妹的电话。

    我接通电话,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到梨花妹急促的声音,“陈九,不好了,乔姐姐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呼一声,急道:“什么情况,她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很奇怪的一种事,你赶紧过来。”电话那头催了一句,“我在山腰南边,边上有两块山岩以及一口喷泉,很好找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急匆匆地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待挂断电话后,我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,她刚才说,她边上有两块山岩以及一口喷泉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