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75.第775章 阴棺(50)
    随后,我们四人分成两队,各自拿了一些工具,朝南北两个方向走去,那乔伊丝好似不太想跟梨花妹一队,好几次朝我打眼色,意思是,我们三人一队,让梨花妹一队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挺赞成乔伊丝的想法,主要是我对梨花妹并没有彻底放下心来,哪怕她昨天另类的救了我们,但是,这份戒心依然没有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可,考虑到梨花妹一个女孩,让她一个人在这湖山寻找所谓的洞穴,又有些不放心,就朝乔伊丝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,让她防着梨花妹。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点点头,朝我抛了一个放心的眼神,便跟着梨花妹朝南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那时候的我并没有想到,乔伊丝这一去,却成了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,现在想起来,对她依旧充满了愧疚。

    不过,有时候想想,这或许就是人生吧。毕竟,人生没有早知道,要是有早知道,我宁愿我一个人往南边走,也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伤害。

    待梨花妹跟乔伊丝走后,我看着地面的工具,一把铁铲、一把镰刀,就对温雪说,“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铁铲扛在肩头,又将镰刀朝温雪递了过去,继续道:“拿在手里,遇到野兽啥的,别吝啬你的力气。”

    她怪异的看了我一眼,笑道:“你开什么玩笑,都啥社会了,哪里还有什么野兽,要是真有野兽,中午还能加个餐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居然无言以对,干笑两声,领着她朝北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那温雪好似话痨一般,嘴里一直没停过,从天文到地理不停地说,时而说天上星星的运行轨迹,时而说中国某座山有龙脉,好多重要人物都葬在那,时而又问我喜欢谁,最爱的是谁,又问我为什么会当抬棺匠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问,我特么真想脱掉袜子塞在她嘴里,玛德,话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大约说了三十分钟的样子,我实在受不了,冲她瞪了一眼,就说:“咱们是来找东西,不是聊天!”

    她委屈的点点头,说:“好吧!那你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,我保证不再问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我有种解脱的感觉,就问她: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最喜欢谁?”她一把拉住我,双眼紧紧地盯着我,问道:“要说实话哦!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要是以前,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,程小程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我居然犹豫起来,脑子一共闪过三道身影,一人是程小程、一人是乔伊丝、一人是苏梦珂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脑子居然还闪现过王初瑶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程小程吧!”我冲她说了一句,怕她继续问下去,立马继续道:“记住你刚才的话,回答这个问题过,不能再问了!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,没再继续问下去,而是挽住我手臂,说:“走吧,咱们去找缺口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种春天来临的感觉,耳根子总算能清静了,脚下不由加快速度朝北边走了过去,眼睛一直在鬼地附近转悠,遇到枝叶、花刺什么的,便用手中的工具将其砍断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我发现这北边的山势跟普通山势没啥差别,唯一的差别在于山腰那片鬼地,从我们先前出发的地方一直延续到我们目前走到的位置,就好似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白色线,将山脚跟山顶活生生的分隔开来。

    走了近一小时,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缺口不说,反倒是衣服被花刺弄破了好几个洞,手背的位置也被刺了好几个小口,隐约有些血迹流了出来,那温雪的情况跟我差不多,衣服也被刺了好几个小洞。

    “陈九!”那温雪叫了我一声,说:“咱们走了这么久,还没看到缺口,是不是说明这山腰根本没有缺口啊!”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,她这是偷懒,不想再寻找下去了,就说:“古时候有个人叫愚公,他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温雪立马朝我罢了罢手,嗔道:“行了,我明白你意思,咱们继续找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继续朝前面走去,大概走了一会儿,我们面前出现一口碧绿的小喷泉,横竖不过一米的样子,水面异常清澈,能见到喷泉内的一些石子,喷泉的两边是两块还算平坦的山岩,其它位置是树冠枝披叶漫,浓郁的很,遮住了大部分的太阳,只有极小的一部分阳光照了下来,这令喷泉附近的气温降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这喷泉离鬼地大约有三米的样子,算是属于下湖山的喷泉,按照我的意思是无视那喷泉,继续寻找。那温雪拉住我,死活不肯走,说:“九哥,我亲爱的九哥,我最最最最爱的九哥,咱们歇一下,喝几口喷泉水解渴,好不好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抓住我手臂,不停地摇晃,不知道她是故意的,还是无意的,挽住我手臂不停地往她胸脯蹭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不是我定力还算可以,肯定早就想歪了,连忙将手抽了出来,说:“行!那你歇息一下,我在这周边看看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她一把挽住我,指着那喷泉说,“你看那两块山岩,像不像一对夫妻守护着这口喷泉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,还真别说,当真有点像一对夫妻守护喷泉,正准备说话,就听到温雪开口了,她说:“九哥,咱俩要是喝了那喷泉的水,肯定能成夫妻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哭笑不得,这温雪一天到晚,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啊,完全不像正常人的想法,正准备拒绝,忽然,我眼尖的看到那两块山岩上好似有些小字。

   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脚下朝那个方向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喷泉边上,就发现那两块山岩上的确刻了小字,左边刻得是‘傅东峰’三个字,右边刻得是‘冯秀英’三个字,在两块山岩的边上刻着半个爱心的符号。

    一看这东西,我面色一喜,要是没猜错的话,那冯秀英应该是盘老太太的名字,那付东峰则是傅老爷子,这上面的字迹应该是俩人年轻时刻下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