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2章 阴棺(47)
    “陈九!”那梨花妹喊了我一声,问道:“什么情况,有没有发现什么?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扭头看向她,摇摇头,说:“暂时还没发现。 ”

    说着,我掏出寻龙尺,刚调好方向,那寻龙尺的指针也不知道咋回事,剧烈地晃了起来,时而南、时而北、时而西、时而动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。玛德,先是命盘显示出来死门,现在连寻龙尺也出问题,要说这地方没问题,打死我也不信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愣在原地,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般风水地,顶多是出现轻微的晃动,像这种剧烈晃动,鲜少出现,除非…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梨花妹跟我说的一句话,他说,这湖山请了不少地仙看地,其中有一位地仙说过,这湖山属于山中山。

    难道…

    我草,不是吧!

    我忍不住暗骂一句,连忙拿起命盘,再在地面画了一个二十四山向图,将湖山一分为二,以眼前这片空地为界限,将空地以上的上湖山代入到手中的命盘,再将空地以下的下湖山代入到地面的二十四山向图当中。

    刚弄好这些,我立马发现一个问题,这下湖山在二十四山向图中显示的很普通,说明下湖山属于较为常见的风水地,而上湖山在命盘中显示出与刚才完全不同的坐向。

    先是上湖山的菱角已经不再对应十二天干中的午,山峰也不再对应十天干中的庚,至于上湖山的山脚则对应在乾坤八卦中的艮字中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在乾坤八卦中,坤与艮对立,也就是说死门与艮宫相对立,而这艮宫很自然的称为生门。俗话说,万物春生秋死,春种秋收,这艮宫正好处在生门,再加上现在是秋末的季节,这艮宫是大吉之兆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现象,原本紧绷的弦总算松弛下来,正准备将这消息告诉梨花妹,我忽然发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,那便是艮宫的位置在命盘中显示的山脚,而现实中的上湖山却是山腰的位置,想要从艮宫进入生门,就意味着,要钻进底下。

    玛德,我们又不是老鼠,哪里有打洞的本领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特么哭笑不得,好不容易找到生门,这生门居然在地下,玛德,这跟没找着有啥差别。

    当下,我扭头看向空中漂浮的那道人影,又看了看后边的梨花妹,一下子就陷入沉默当中,心中就想,既然找到生门,那便说明这湖山并不是十死之地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“梨花妹!”我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会意过来,立马朝我这边跑了过来,乔伊丝也跟了上来,那温雪则愣了愣,最终留在原地,没有跟上来。

    “陈九,是不是发现什么了?”那梨花妹跑到我面前,立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在她身上盯了一眼,就说:“这湖山算不上十死之地,有一处地方为生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她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将刚才看出来的风水跟她说了一下,就说:“事情就是这样,咱们只有先找进入山中的缺口,才有可能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怕她不明白我的意思,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们只有进入到山内,才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梨花妹立马接话,说:“我明白你意思,只是…,这半山腰的,怎么可能进入山内吖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朝四周瞥了一眼,继续道:“你看这四周全是树木,别说缺口,就连洞都少的可怜,进入山内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她说的是实话,想要进入山内,无异于痴人说梦话,但是,整座山峰的生门却在山内,怎么办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们所有人都沉默下来了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乔伊丝拉了我一下,轻声道:“九爷!”

    我扭头看了看她,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傅金龙说的抚仙湖四大谜团么?”她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我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,现在正在扯上湖山的事,她怎么扯到抚仙湖了?

    “我记得他说的四大谜团,其中有一个谜团是,抚仙湖湖底有栩栩如生的人体库,你说那人体库与这座湖山是不是有着啥联系?”说这话的时候,那乔伊丝眼神朝抚仙湖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她意思,她意思是这上湖山下面是抚仙湖,不可能吧,那抚仙湖离这约摸三公里的距离,还有就是湖山山腰的位置离地面大约100米的样子,那抚仙湖的水位,不可能有这么高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我们从抚仙湖走到湖山,一直是走平地,鲜少走下坡路,按照水位线来说,湖山山脚的位置与抚仙湖的湖面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,哪怕有些低洼,也绝对不至于相差那么大,更别提山腰的位置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冲乔伊丝罢了罢手,说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怔,眼神再次盯向抚仙湖那个方向,嘀咕道:“我怎么感觉抚仙湖在湖山的上面?”

    起先我没在意这话,主要是因为这个可能性不大,但是,她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勾起我的好奇心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九爷,古时候的人认为地球是方的,因为人们一直走下去,也走不到尽头,很自然的认为地球是方的。随着科技发展,却发现地球是圆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顿了顿,继续道:“九爷,你说,咱们是不是犯了跟古人一样的错误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想了一下,难道真的犯了这种错误?

    不可能,第一次去仙蛤村,我们是步行的,能清晰的记得我们走的是平地,绝对不会出现这种错觉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心里乱的很,就觉得这进入山内太匪夷所思了,看来,只能再寻它法了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将眼神定在漂浮的那道人影身上,心中有个很大的疑惑,从我们走到山腰位置,那人影一直在,一直重复着招手,要说那人影恐怖,倒也有点。毕竟,大晚上的看到一道人影忽然漂浮在空中,任谁都会吓一跳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么长时间以来,那人影却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,久而久之,已经成了一种习俗,要不是考虑到梨花妹说的这处地方被称为鬼地,我早冲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