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0章 阴棺(45)
    在我们的注视中,那假人烧的特别好,直到最上面的呢绒帽燃烧殆尽,四周依旧没得任何变化,哪怕一丝微风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令我们所有人有些失望,那梨花妹说,“算了,看来这烧衣只是一种习俗,并没有作用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四周忽然传来一阵响动,倾耳听去,就发现那响动像是人的脚步声,又像是动物狂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我朝梨花妹说了一声,顺着那响动看去,表情一怔,不由倒吸一口凉气,颤音道:“你…你们…看!”

    说着,我伸手朝离我们十米开外的位置,那位置有一块墓碑,或许是年代有些久远,那墓碑上的字迹已经脱落不堪,只能隐约看到故祖父三个字。

    令我害怕的是,那墓碑边上站着一道人影,正是我先前看到的那道人影,那人直勾勾地盯着我们,嘴角的位置挂着一抹怪异的笑容,令人看了不由打个冷颤。

    他一手放在墓碑上面,一手叼着烟斗,那烟斗内冒出绿油油的烟,将他整个人置身于烟雾当中,看不清面庞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还是隐约能分辨出那人有点像傅老爷子。

    我怕自己看错,连忙掏出傅老爷子的照片看了看,又看了看那人影,没错,的确是傅老爷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梨花妹尖叫一声,整个身子抖了起来,颤音道:“那…那…那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乔伊丝、温雪也跟着尖叫起来,一个个像见鬼一样,立马躲在我身后,那乔伊丝还好些,只是站在我身后,表现还算可圈可点,就是那温雪,真特么夸张,居然整个人都吊在我背后,嘴里不停地尖叫,差点没把我震聋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我瞪了那温雪一眼,再次朝那人影看去,就发现那人影开始移动,奇怪的是,那人影眼睛一直盯着我们,脚下却朝另一个方向退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们四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,梨花妹问我,“要不要跟上去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从刚才那人影的轮廓来看,是傅老爷子没错,不过,我心中始终有些疑惑,入行一年多以来,大大小小的怪事也经历过不少,像这种情况却从未经历过。

    说白点就是,我特么从未见过这么活灵活现的鬼魂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想起乔伊丝装鬼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很快,我立马否定这个念头,要说眼前这人影是人扮的,有点不像,一是那人影行走的方式,超出了自然现象,二是那人影给人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,并不像是人扮的,最为重要的是,那人影的轮廓像极了傅老爷子。

    从接下找尸以来,我与傅家两个人打过交道,一为傅浩,二为傅金龙,这俩人在相貌上与傅老爷子有很大的诧异,也就是说,这世间不可能存在与傅老爷子相貌差不多的人,要知道,傅浩、傅金龙是傅老爷子的直系亲属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除非…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瞥了梨花妹一眼,又看了看傅老爷子的照片,就问她:“梨花妹,冒昧的问一句,你父母与傅老爷子啥关系?”

    说完,我怕她不明白,正准备加一句,你父亲是不是傅老爷子的儿子,就见到那梨花妹皱了皱眉头,说:“没错,我是傅老爷子的亲孙子,我父亲是傅老爷子的亲儿子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愣住了,就连尖叫中的温雪也立马收声,三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见我们盯着她,就说:“别说我骗你们,这是家丑,也是奶奶一辈子最大的遗憾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朝那道人影瞥了过去,继续道:“先别说我们家的事,那道人影到底追不追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脑子一直在想她的话,要说她是傅老爷子的亲生孙女,这年龄好像有些说不通,那傅老爷子与盘老太太的恋情是民国时期的事,而她才十**岁,这年龄是不是差别太大了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想到傅金龙的年龄,那梨花妹说傅金龙是傅老爷子的儿子,年龄也说不通。综合这两点,我得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结论,那便是年龄。

    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,年龄成了一种迷,又或者说,梨花妹在说谎?

    不过,从梨花妹的语气来看,她并不像说谎,可,如果她说的是真话,无论是傅金龙还是梨花妹的年龄,根本说不通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直勾勾地看着梨花妹,叹了一口气,就问她:“梨花妹,你觉得我是坏人吗?”

    她好似不明白我的意思,疑惑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骗过我吗?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一直盯着她眼睛看,念书那会,有人说过,眼睛是人的心灵之窗,我盯着她眼睛,就是想透过她眼睛,看看她到底有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双眼直视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:“陈九,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只能告诉你,我们家的确是源自傅老爷子一脉,还有就是,傅金龙也的确是傅老爷子的亲生儿子,至于信不信,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没再理我,径直朝那道人影追了过去,她跑得特别快,不到一会儿功夫,便消失在我们眼前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后,乔伊丝拉了我一下,说:“九爷,这事太奇怪了,咱们三人是外人没必要掺合到这事当中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她意思,她这是让我退出这次找尸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想过退出,总觉得这事透露着一股子邪气,倘若再深究下去,我们三人恐怕会交待在这。

    但是,作为抬棺匠,既然接下这事,要是半途退出,似乎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见我没说话,就说:“九爷,我知道你性子,但是,你总得想想吧,咱们接的是找尸,而现在却演变成两个家庭,更牵扯到一些家丑,要是我们继续下去,哪怕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谁能保证傅浩不对我们动手?”

    我不懂她的意思,就问她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冷笑道:“一些有钱人,为了面子什么事干不出来,倘若咱们知道傅家的一些家丑,以傅浩的财力,很有可能会将我们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伸手在脖子处摸了摸,意思很明显,傅浩为了防止家丑外泄,会将我们三人弄死。

    她说的这种担心,我能明白,一些电视剧中常演,有钱人的想法,不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能理解。

    这下,我更加举棋不定了,本来就乱糟糟的事情,现在乔伊丝这么一说,只觉得整件事扑朔迷离,压根不知道线在哪,也根本不知道这整件事,到底是谁在捣鬼,还是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局,又或者是某人在跟我开个玩笑。

    对于整件事,我只记住两个字,那便是‘阴棺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