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9章 阴棺(44)
    一看到那人影,我推了乔伊丝一下,对她说:“你眼神比我好,看下古树的右边,那里是不是站着一个人?”

    她会意过来,朝那边瞥了一眼,疑惑道:“没有人啊,九爷,你是不是看花眼了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只觉得浑身一凉,抬头一看,玛德,不是吧,明明有道人影站在那,怎么会不见了。

    于是,我再次推了乔伊丝一下,说:“你再仔细看看!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她疑惑地瞥了我一眼,语气有点不满,就说:“九爷,这可是坟场,你能不能别闹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”那温雪凑了过来,嘀咕道:“大晚上的,在坟场看到一个人,你当讲鬼故事呢!”

    说着,那温雪拉着乔伊丝朝前面走了过去,一边走着,嘴里一边嘀咕着,“陈九太低俗了,多老的鬼故事了,居然拿这玩意吓人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们的话,我特么真心醉了,刚才明显有道人影在那,怎么会忽然消失,我敢发誓的说,刚才那一切绝对是真真实实的存在。

    想着,我朝古树那边再次看了过去,这一看,我懵了,只觉得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一股凉气冲脑门直冲脚下,那…那道人影居然再次出现,一身黑色西装,上面有不少洞,一顶黑色呢绒帽子,脚下是一对黑色棉鞋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身打扮,我的第一想法是梨花妹手中提着的那些衣服。玛德,活见鬼了,按照梨花妹的说法,那些衣服是傅老爷子生前穿过的,而现在古树旁边那道人影,正是穿着这身打扮。

    卧槽,我暗骂一句,我特么不是见鬼了吧?

    我死劲的揉了揉眼睛,定晴看去,没错,那道人影真真切切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乔伊丝!”我猛地喊了一声,“快看!”

    那乔伊丝好似听出我声音有些不对,立马朝古树那边看了过去,结果跟先前一样,还是摇摇头,说,“什么都没有!”

    我特么快疯了,怎么可能,那道人影明显在,抬头一看,那道人影果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慌了,脚下不由快步跑了过去,就看到那古树旁边空荡荡。令我疑惑的是,这古树的树杆位置有一道浅浅的抓痕,像是被人活生生的抓出来,又像是被什么野兽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围着那古树转了三圈,任何奇怪的现象的都没有,唯独先前那种感觉一直在脑海徘徊,这让我疑惑的很,难道先前真的是眼花了?

    不对,直觉告诉我,先前一定不是眼花,肯定有人影在这出现过。

    我这边观察古树,那边的梨花妹则拿出衣服,用几根树枝将衣服支起,做成一个假人的模样,再将黑色呢绒帽子用一根红绳掉在树上,令帽子与假人保持在一个点上,乍一看,有点像一个人掉在树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问梨花妹,“你这是干吗?怎么将帽子吊起来?用一根树枝直接支撑起来就行了啊。”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傅老爷子生前是上吊自杀,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,帽子必须吊在树上,只有这样才能召唤到死者的魂魄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明白她的意思,她这是让当年自杀的情景再现,以此引起死者的共鸣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有些不赞同这种习俗,一则这种习俗有些不祥,二则,既然是将衣物烧给死者,完全没必要用这种方式烧,对死者来说,这种方法有些残忍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。但,在习俗面前,个人想法真心没啥用。

    很快,那梨花妹跪在古树旁边,掏出一些黄纸、清香,放在假人旁边,又朝假人磕了三个头,嘴里说了一些布努语。

    待她说完后,朝我们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我们作揖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按照她的说法,朝假人作了三个揖,也不知道咋回事,在作揖的时候,我总感觉背后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我,扭头一看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怪异的很,令我在作揖的时候,一直心不在焉,直到梨花妹喊了我一声,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陈九,你发什么呆啊!”那梨花妹喊了我一声,说:“你不是说自己是抬棺匠么?赶紧念些词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客气,立马抖了抖衣服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假人,开口道:“天地安镇,普告万灵,岳渎真宫,土地祇灵,左社右稷,不得妄惊,回向正道,内外澄清,各安方位,死有灵璧,活有衣襟,一烧告天,二烧告魂,三烧告阳,云亨利贞,亡魂速归。”

    我念得这段词,并不是烧衣的词,而是下葬时的安土地咒,再集合印七的一些词,目的是招来死者的魂魄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些词,并不是说一定能找来鬼魂,毕竟,这招魂是道士的活,我们抬棺匠没那本事。

    待念完词,那梨花妹问我要过打火机,点燃一把一对蜡烛,将其中一根蜡烛插在假人脚下,嘴里嘀咕了一段布努语。

    虽说我听不懂她念得是什么,但是,我能猜出来她应该是在祷告,就像我们平常烧黄纸,都会嘀咕几句话,大致上是,保一家平安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很快,那梨花妹停下嘀咕,将另一支蜡烛朝假人裤脚的位置,点燃。

    瞬间,那裤子立马燃了起来,迸发出一种怪异的气味,飘荡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我们四人静静地看着衣物逐渐燃烧起来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大概烧到一半的样子,那梨花妹皱了皱眉头,扭头看向我,问我:“陈九,你念的那词有用没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问题不好回答,我不是道士,只是抬棺匠,能做的只是按照一些习俗去办,有没有用,我是真心不知道。毕竟,我活在阳间,总不能下到阴间,亲自去问傅老爷子吧!

    于是,我摇摇头,说了一句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淡淡的哦了一句,没再说话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假人,边上的乔伊丝跟温雪也盯着那假人,我则瞥了梨花妹一眼,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,只能祈祷这烧衣有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