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8章 阴棺(43)
    那梨花妹听我这么一问,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就说:“可能在,也可能不在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也是醉了,先前死亡的地方是模棱两可,现在尸骨的位置又特么是模棱两可,真心不知道说什么了,只好淡淡地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反倒是乔伊丝问了一句,“既然傅老爷子的尸骨不在这里,你手里这东西是?”

    那梨花妹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这些年利用烧衣的习俗找了好几次傅老爷子的尸骨,每次的结果不尽人意,希望这次能有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朝后山走了上去,那乔伊丝、温雪跟了上去,我则在原地看了看,刚才听梨花妹的语气,她这些年好似也在找傅老爷子的尸骨。

    只是,她的方法较为传统。我不敢说这种方法没用,但,找到的可能性极低。

    我会这样想,是因为中国自古以来一直有五礼之说,这五礼即吉礼、凶礼、军礼、宾礼、嘉礼,而烧衣这种习俗属于凶礼。

    在凶礼当中又分五种,以丧礼哀死亡,以荒礼哀凶札,以吊礼哀祸灾,以礼哀围败,以恤礼哀寇乱,那烧衣属于凶礼当中的以荒礼哀凶札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更多的是表达活人对死者的哀悼,想要令其找到死者的尸骨,其可行性格外低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我在身上捣鼓了一番,翻出先前准备好的命盘,简单的弄了一番,考虑到现在是山脚的位置,我并没有起盘,而是大致上看了一下,山势走向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山势走向有些奇怪,按照风水来说,山势走向有两种,一种是来龙之势,一种是去龙之势。令我疑惑的是,眼前这座后山,并不是这种两种山势,让人压根看不清山的走势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乔伊丝在前面催了一句,“九爷,你愣着干嘛啊,赶紧跟上来吖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一手持命盘正准备走,那卢翻译忽然拉了我一下,支吾老半天,愣是没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有事就说!”我朝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陈九先生,我只是一个翻译,希望你能理解!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就问他:“怎么?”

    他朝我歉意的笑了笑,又掏出香烟给我点燃,“我在湖对面听说过仙蛤村后山的传闻,我…我…我上有八十老母,下有三岁的子女,我…我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弯了弯腰,继续道:“陈九先生,抱歉了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特么算是明白他意思了,他这是怕死,不想跟着我们上山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,就点了点头,说了一句没关系,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那卢翻译对我一番感恩戴德,又附耳将先前在梨花妹家中的一些对话,对我说了出来,令我诧异的是,那梨花妹在家里所做的翻译与卢翻译的话,差别不大,唯有盘老太太与傅老爷子的一些恋情隐瞒了。

    随后,那卢翻译转身离开,我则立马追着乔伊丝她们的脚步朝后山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后山的树木茂密的很,一脚下去,那些灌木掩盖到膝盖的位置,再加上后山的晚风,吹在人身上,不由自主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好在这后山的空气还算新鲜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一行人爬到山腰的位置,说是山腰的位置,其实跟山脚没差别,距离真正的山腰至少还有近百米的距离,那梨花妹指着不远处的一片地方,开口道:“那里便是我们仙蛤村的坟场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,就发现那处地方大大小小上百座坟墓,四周用红砖砌了一面圆形的围墙,将整座坟场圈在围场内,坟场最中心的位置,是一颗古树,具体是啥树,我也不知道,就知道那树特别大,至少需要三个人手牵手才能抱住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问了梨花妹一句,“傅老爷子临终的地方可能是哪?”

    她指了指那颗古树,就说:“听奶奶说,傅老爷子是吊死在那颗树上。”

    “吊死?”我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说:“傅老爷子当年的死,有好几种说法,其中有一种最为荒唐的说法是,居然有人说,傅老爷子是被奶奶杀了,当真是可笑的很,以奶奶与傅老爷子的感情,怎么可能干这种事,以我之见,十之**是傅老爷子的亲人在这撒布谣言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看了看梨花妹,先前在房内这梨花妹隐瞒盘老太太与傅老爷子的恋情,而现在听这语气,她反倒是豁达。

    不过,真正令我诧异的是,她那句,十之**是傅老爷子的亲人在这撒布谣言。

    这话什么意思?莫不成傅老爷子老家的人对盘老太太做过什么,又或者说,傅老爷子与盘老太太的恋情,被傅老爷子的原配知道了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看向梨花妹的表情变得有些怪了,就对她说:“梨花妹,你知道我这次的目的是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至于其它事,真心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顿了顿,看了看梨花妹的脸色,发现她脸色没啥起伏,这才继续道:“但是,听你刚才的语气,好像知道一些内幕,不知道可否能说道一番。”

    我会这样问,主要是这事太特么扑朔迷离了,先是出来个盘二爷,后是冒出个盘老太太,现在又特么将傅老爷子的亲人扯了进来,当真有种毫无头绪的感觉,就觉得这事跟看电视剧一样一样的,离奇的很,令人摸不清头绪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我这么一问,也没说话,而是朝坟场走了过去,大概走了三四步的样子,她停了下来,叹气道:“世人都说奶奶跟傅老爷子在一起,是为了傅老爷子的钱财,实则…,哎,这里面牵扯的事情太多了,一时半会也扯不清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语气,我立马知道她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念头,倘若再问下去,估计也没啥结果,倒不如先看她烧完衣服,等有时间再详细问下去。

    当下,我点点头,没再继续问下去,领着乔伊丝温雪跟在梨花妹身后,朝坟场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进入坟场,我看到那古树旁边好似站了一道人影,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,确实不是看花眼,但是由于天色偏黑,我看不清那道人影到底是谁,就觉得那人影好似在盯着我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