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陈八仙1第765章 阴棺(40)
    听着我的话,那梨花妹紧皱的眉头,皱的更甚,就说:“早上去找你们的时候,你们回去了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哪能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,无非是担心我们去找盘二爷,连忙说:“对,一夜没洗澡,浑身难受的很,一大清早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怕她继续问下去,连忙绕过她朝里面走了过去,那卢翻译正准备进门时,梨花妹一把拦住他,说:“陈九,这人是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要是直接说出卢翻译的身份,搞不好梨花妹会将我们直接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也没办法,昨天一直是她承担翻译的任务,要是让她知道还有另一名翻译的存在,这事不太好弄,倒不如将计就计,看她怎么翻译,又能看盘老太太到底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连忙阻止正准备说话的卢翻译,就说:“这位啊,他是傅老板派来的秘书,负责照顾我们的生活起居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怕卢翻译会说漏嘴,立马朝他打了一个眼色,问道:“卢秘书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…对!”那卢翻译作为一名经理,识人的本事还是有的,立马明白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那梨花妹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卢翻译,开口道:“听人说,傅金龙失踪了?”

    对于这事,我没打算隐瞒他,就跟她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她听后,皱着眉头,问我怎么没去找,又问我需不需要帮忙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想找她帮忙,但是,一想到昨天翻译的事,压根不敢,只好对她说,已经请了人。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没再说话,将我们请了进去,又给我们倒了一些白开水,再将盘老太太请了出来。

    由于盘二爷的话,我盯着盘老太太看了好一会儿时间,从她的轮廓可以看出,这盘老太太年轻那会应该是少有的美人,决不会逊色梨花妹,要说她与傅老爷子有点那啥,我信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,很简单,一个有钱,一个长的漂亮,很容易擦出爱情火花,哪怕年龄甚远,只要有钱,爱情还是可以擦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盘老太太见我盯着她,说了一长串布努语。

    闻言,那卢翻译正准备翻译,我立马用眼神制止,就听到梨花妹说,“我奶奶说让你们破费了,晚上留在这里吃个晚饭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朝卢翻译看了过去,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会意过来,就问梨花妹:“你奶奶昨天不是…,怎么今天态度变了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也没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用布努语跟盘老太太交谈了一会儿,方才开口道:“奶奶说,远来是客,昨天看到你们,没控制好情绪,这才对你们冲了点,她让我代替她向你们说声抱歉,说是不能丢了我们瑶族人好客的本份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不需要问卢翻译,就知道她说的是假话。

    因为,盘老太太跟梨花妹交谈的时候,我一直盯着盘老太太的口型,她的语气有些激烈,并不像梨花妹翻译出来的这么平淡。

    但是,考虑到还有事要问下去,也没点破,继续假装信了梨花妹的话,对她说:“这样啊!倒是我们错怪盘老太太了,小九在这给盘老太太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冲盘老太太弯了弯腰,继续道:“梨花妹,有些事,我想问问你奶奶,不知她老人家方便回答么?”

    很快,那梨花妹对我说,可以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没有任何隐晦,很直白的问了出来,“听说,您老跟傅老爷子有过一段感情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梨花妹表情一变,凝视着我,厉声道:“陈九,你什么意思?我奶奶一把年纪了,你问这种问题,我可以理解为你在侮辱我奶奶么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连忙解释道:“梨花妹,我没这个意思,你应该知道,我来仙蛤村只是为了找到傅老爷子的尸骨,并没有其它意思,还望你帮忙翻译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在我身上盯了很久,最终还是翻译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怕她乱翻译,立马看向卢翻译,就见到他冲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顿时,我舒出一口气,刚才一直担心梨花妹不会翻译这个问题,没想到担心多余了。

    很快,那梨花妹对我说,“你想多了,奶奶说他与傅老爷子只是泛泛之交,并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。另外,奶奶让我告诉你,想要找到傅老爷子的尸体,可以去后山看看,那里指不定有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原本该高兴的我,也不知道咋回事,心里隐约有些不安,那傅金龙来过仙蛤村,他当时是当着翻译走,按说,他应该也能打探到消息,为什么他偏偏没打探到消息?

    反倒让我这个第一次来仙蛤村的人,立马打探到消息?

    这中间是不是有猫腻?

    要说没猫腻,打死也不信,但是,要说有猫腻,又说不出个所以然,就觉得这事太悬了,令人摸不到头脑。

    于是,我假装高兴的点点头,说:“那多谢盘老太太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看了卢翻译一下,他冲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下,我放下心来,只要盘老太太说出地方就行了,具体事情我不想再打探下去,我怕再打探下去,我会忍不住暴走,更怕在梨花妹面前露出什么马脚,只觉得这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,心机太重。

    当即,我站起身,朝梨花妹简单的道个别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拽住我手臂,疑惑道:“不留下来吃晚饭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不用了,我们需要回去准备一点工具,明天再去后山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下,在我们所有人身上瞥了一眼,最终将眼神停在卢翻译身上,冲他笑了笑,毫不征兆的说了一句布努语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暗叫一声不好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听到那卢翻译回了一句布努语。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这梨花妹太特么阴损了,这样毫无征兆的说句布努语,别说卢翻译,就连我也会下意识的回一句。

    “陈九,你什么意思?”那梨花妹阴着脸,恶狠狠地盯着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