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3章 阴棺(38)
    “陈九,要不咱们闯进去得了?”那温雪在边上嘀咕了一句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我没有理她,继续敲门,大概敲了一会儿,还是没有声音传出来,我有些失望,那盘二爷莫不是出去了?不对啊,从天亮以后,我一直待在村口,并没有看到有人出村。

    忽然,我猛地一件事,那就是梨花妹说的,她说,仙蛤村早上有拜神的习惯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收回正准备敲门的手,又让乔伊丝她们别说话,一行人在门口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约摸等了半个小时,房门总算开了,那盘二爷探出身子,在我身上瞄了一会儿,说了一句布努语。

    那卢翻译立马翻译,“小九啊,一大清早,你门口吵吵闹闹干吗呢,不知道我在里面拜神么?”

    我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二爷,是这样的,我有些事情不懂,想向您老讨教一番。”(ps:以下盘二爷的话,都是出自翻译。)

    “进来说!”那盘二爷将我们请了进去,又将房门关上,值得一提的是,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他进房后,将房门反锁了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,我们一行人坐了下来,那卢翻译则站在我身后,煞是敬业。

    “小九啊!你还有啥不懂得?”那盘二爷给我们倒了一些昨天那种桃酒,在我边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昨天那傅老板,您老见过,他被绑架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眼睛一直盯着盘二爷,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东西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那盘二爷面如死水,没一丝涟漪,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句,就说,“你怀疑我绑架他了?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!”我连忙罢了罢手,也没对他隐瞒,就将心中的猜测对他说了出来,又将傅金龙的年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二爷,您看,这事是不是有点矛盾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是挺矛盾的,不过,有一点你说错了,我见到的傅老爷子,他比我年龄稍微大一点不多,估计也就三十六七的样子,为人还算和善。不然,当年,我肯定弄死他了。”盘二爷像是回忆一般说了这么一段话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中一沉,那梨花妹果真有问题,她告诉我们,傅老爷子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,而盘二爷的原话却是三十六七岁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,她为什么要隐瞒年龄,但是,从这点可以看出,那梨花妹的话不可尽信。

    “您老的手指是因为傅老爷子才被砍?”说着,我指了指他手臂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算是吧,也算不是,这事真要说起来,还得怪盘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盘老太太?”我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是昨天领你们过来找我的那个小姑娘,她奶奶与傅老爷子有点暧昧,她没告诉你们?”他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算是彻底明白了,那老太太并不是因为什么汉人得罪她,而是傅老爷子,一听我们来找傅老爷子的尸体,那老太太反应才会那么激烈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问盘二爷,“那您知道傅老爷子最后去了哪么?又怎么会仙逝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说:“好像是跟盘老太太有关,至于仙逝,听人说过好几种说法,一种是老爷子被盘老太太给杀了,抛尸在某个荒野,一种是老爷子得了什么病,投湖自尽了,还有一种是,老爷子被家里人给暗杀了,具体是那种说法,谁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没有说话,眼神在盘二爷脸上盯了一会儿,就发现,他说这话的时候,面色很平淡,就好似在说一件与自己丝毫不相干的事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,我问他:“二爷,你当年在老爷子身上偷到几样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三样!”

    “哪三样?”

    “五百块钱、一条项链以及一封书信。”

    “书信的内容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些家庭琐事,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,倒是那条项链,你们或许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神色一紧,就问他:“什么项链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那项链现在还挂在盘老太太脖子上,相传,那项链里面有抚仙湖的秘密,在民国时期,那项链的价钱被炒得沸沸扬扬,愣是炒到5万,最后被老爷子买下来,送给盘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心头有个疑惑,既然项链送给盘老太太了,那盘二爷是怎样偷到的,除非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呼吸有点急促了,不是吧,这事也太那啥了,就对盘二爷说,“您当年偷老爷子的东西时,那房间是不是还有个女人!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的确,当初摸那东西的时候,那女人正在洗澡,项链脱在柜台上,我顺手摸了过来,后来,盘老太太找到我,将项链要了回去,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盘老太太与老爷子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叹了一口气,继续道:“当年考虑到盘老太太的声誉,并没有将这事闹出去,那盘老太太对我还算不错,给我送过不少钱财,蹲号子那会,她多次去监狱看过我,倘若不是她不停地鼓励我,恐怕我早已死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觉得思路瞬间清晰起来,这一切的一切,恐怕跟盘老太太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,我甚至怀疑,傅老爷子是盘老太太杀了,毕竟,情杀这种事,无论哪朝哪代都是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不过,我仍旧有个疑惑,那就是既然盘老太太对盘二爷不错,他为什么要将真相告诉我?

    于是,我就问盘二爷,“您老将那事隐瞒了几十年,为何现在要说出来?”

    他掏出烟斗,点燃,吸了几口。

    在点烟的时候,我看到他手臂有些颤抖,就连嘴唇也抖了几下,好似极其不愿意提起这事。

    那盘二爷吸了好几口烟,直到烟斗内的烟丝燃烧殆尽,方才开口道:“小九,我也不想瞒你,我一把年纪了,活一天算一天,这辈子干过不少偷鸡摸狗的事,良心一直难安,就在前段时间,我梦到过一个人,那个人不停地对我两个字,我难安呐!”

    “哪两个字?”我的好奇心被提了出来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阴棺!”说这两个字的时候,他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ps:大家加下小九qq,332186929,或者关注一下微信公众号:cbx2561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