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9章 阴棺(34)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特么真心不知道说什么了,只觉得这家庭关系太复杂了,复杂到令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在我们农村,一直有人拿新婚夫妻的父亲开玩笑,用我们那边的家乡话来说,那话叫‘扒灰’。

    说的是男方父亲可以跟儿媳啪啪啪。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这是开玩笑的话,没想到今天居然见识到了。更为重要的是,这事发生的比较早,按照当时的民俗来说,发生这种事,足够俩人死一百次了,也难怪傅老爷子会被儿媳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重重地叹出一口气,看着站在门口抽烟的傅金龙,心里宛如打翻五味瓶,酸甜苦辣咸,样样俱在。

    “梨花妹!”我喊了一声正在发愣的梨花妹,说:“那封书信还在么?”

    她瞥了门口的傅金龙一眼,低声道:“几十年前的东西,怎么可能还在,我刚才是唬他的,无非是想替盘二爷要点生活费。”

    我懂她的意思,也没再说什么。本以为这次找尸会充满惊险,没想到,尸体还没开始找,就发现这一档子事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几人跟盘二爷聊了一会儿,不知道是傅金龙的反应惹到那老人,还是咋回事,那盘二爷不愿再提当年的往事,只是跟我们唠了一会儿家常。

    渐渐地天色黑了下来,我对那梨花妹说了一句,我们要回酒店了,明天再过来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想了一下,在我们几人身上瞥了一眼,说:“天色晚了,你们再回去有些不方便。这样吧,我给你们在村子借几张床,在这凑合一晚上,免得明天走来走去,辛苦!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问乔伊丝跟温雪有什么想法,她们说,晕船,在这休息一晚也好,至于傅金龙,我没去问,想必,他也不愿意离开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着我们商定的结果,领着我们出了门。

    临出门的时候,我在身上摸索了一番,口袋只剩八百来块钱,我拿出其中的八百递给那盘二爷,算是感谢他招待我们。

    起先,那盘二爷死活不接受,说是他本着好客才接待我们,并不是为了钱,吵到最后,差点跟我们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假装先离开,然后偷偷摸摸回到盘二爷家,将钱放在门口的推磨石上,再用一块石子压着。我怕被别人拿了去,冲门口喊了一声,立马追上梨花妹她们的脚步。

    回到队伍当中,那梨花妹问我干吗去了,我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,那梨花妹替我们在村子借了两张床,一张给傅金龙,另外一张给我、乔伊丝、温雪。

    就这一张床,惹了不少事,按照农村的风俗,一般夫妻去别人家,都要分开睡,更别说我、乔伊丝、温雪三人睡一张床了。

    那户人家死活不同意我们三人睡一起,无奈之下,我只好将事情原委告诉梨花妹,让她帮忙说好话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听完我的讲述后,在我身上盯了很久,就说:“你说的是真话?你朋友真会打电话查房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话!”我冲她说了一句,“已经连续查了两个晚上,今晚应该也会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替九爷作证!”那乔伊丝也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作证!”温雪在边上也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想了想,最终选择相信我,跟那户人家好说歹说,才搞定这事。

    搞定睡觉的地方后,那梨花妹想领着我们去她家吃晚饭,说是她父母应该回来了,会热情接待我们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想去,但是,考虑到梨花妹的老奶奶,我罢了罢手,拒绝了她的要求,啃了一些我们自己带的干粮,应付了晚饭。

    入夜,梨花妹领着傅金龙去另一户人家去休息,我、乔伊丝、温雪三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九爷,你觉得梨花妹怎样?”那乔伊丝坐在床边,问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“人美、心善、是难得的好姑娘!”我说了一句大实话,这一天时间,要是没有梨花妹,先不说能不能进村,就算进了村,也打听不到这些事,更不会知道,傅金龙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看上没?”那乔伊丝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扭过头瞥了她一眼,正准备说话,那温雪居然帮着乔伊丝说话了,她说:“是啊,陈九,看上人家姑娘没?要是看上了,我们帮你说媒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俩一眼,这俩人来仙蛤村之前,还是生死对头,咋一天时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得,居然合伙了。这特么当真是想不通,也难怪圣人会说,女人心海底针,永远不知道她们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她们的问题,而是让她们早点休息,我则在床边的位置找了一块干净地,打算随意的应付一晚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梨花妹回来了,她手里多了几样东西,一床棉被,一床毛毯,刚进门口,就说:“我们这边晚上有点凉,这些东西你先拿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这些东西放在我面前,然后再我们三人身上瞥了一眼,脸上闪过一丝红润,煞是好看,支吾道:“你…你们休息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朝门口走了过去,快到门口的位置,她好像想起什么事,停下脚步,说:“对了,你们早上起床动静少点,我们这边早上有拜神的习惯,最忌讳发出声音,特别是那种声音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,捣鼓老半天,她这是不相信我们三人住一起是怕郎高查房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想跟她解释,就说:“你放心,绝对不会发出声音!”

    “啥!”她诧异的看着我,“你意思是你们会干那啥,只是不会发出那种声音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恨不得煽自己几个耳光,立马解释,“梨花妹,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向你保证,我跟乔伊丝睡同一个房间,只是怕人查房,具体原因,先前也跟你解释过了。至于温雪,她是瞎捣蛋,更加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我怕她不相信,立马掏出手机,将郎高的通话几率翻了出来,说:“你看,他的电话都是半夜五点多打的!”

    她接过手机看了看,又在我们三人身上看了看,最终叹了一口气,抬步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忽然,我猛地想起一件事,连忙叫住她,“梨花妹,有个问题,我一直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扭过头,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