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5章 阴棺(30)
    我想了想,从表面的建筑来看,这村子的房子基本上差不多,稍微贫穷一些的房子,外墙是那种裸露在外的红砖,并没有房子显得格外出色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一般有钱人,最讲究的就是房子,必须把房子建的漂漂亮亮,说白了,房子就是有钱人的象征。

    我没有急着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朝村子后面看了过去,那村子后面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峰,若起若伏,宛如长龙一般将这仙蛤村与另一边完全隔断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微微一愣,不对啊,先前在地图上看到这仙蛤村风水不错,怎么到了仙蛤村却发现这村子完全是断龙之势。

    所谓断龙之势,说的是言宾龙降势大略,可总括天下山成之行度,势如浪花,重岭叠嶂,将所有的财运阻挡,说白点的就是,处在这种风水中的村子,不可能出现大富大贵之人,一辈子只能平平常常过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说断龙之势不好,只是没什么财运,寿命方面却比一般风水地要好,长寿便是断龙之势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这是仙蛤村?”我朝傅金龙问了一句,立马掏出地图看了看,没错,地图上面记载这处地方的确是仙蛤村。

    奇了怪,地图上显示这仙蛤村星岚掌汉,踏衔而下,如龙之降,山如云拥,水似带播,有真龙隆势,而到了这仙蛤村却成了断龙之势。

    那傅金龙点了点头,说:“这处地方来了好几次,不可能会出错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又说:“小九,忘了告诉你,这仙蛤村的坟场我们找过,也问过村子的一些老人,从民国起,这村子再没出现过大富大贵之人。就是两年前,这村子有一户人家赚了一些小钱,将房子买到城里去了,这种人应该算不上大富大贵吧?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木讷的点了点头,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这地方太怪了,从地图上看,是一处好地方。可,亲眼见了后,却大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要说这地图是错误的,绝对不可能,要知道一般地图,都是通过卫星来描绘的,就算差一点,也是飞机在上空看清整个地图,才会描写。

    上空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词,我隐约抓住什么,就冲那傅金龙问了一句,“傅老板,有没有办法整一架飞机过来?”

    “啥?”那傅金龙诧异地瞥了我一眼,“小九,你说啥,飞…飞机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立马想起这傅金龙并不是当地人,就算再有钱,短时间内想要搞个飞机过来,也是痴人说梦话。

    但是,眼前这风水真心古怪的很,用肉眼根本难以发现这其中的奥秘,要说这地方是一处普通地,可,从地图来看并不是。要说这地方是一处好地,可,眼前这断龙之势又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些迷茫了,愣在那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九爷,是不是遇到难题了?”那乔伊丝松开手臂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就说:“咱们先进村问问情况。”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一行人朝村内走了过去,因为前面有片庄稼地,我们绕了一个大圈子,才算进了村。

    一进村,我发现这仙蛤村的居民穿的衣服很奇怪,无论男女,他们身上都会挂一块红布在胸前,年纪稍微大一些的,挂的是那种染红的麻布,年轻的则是挂像丝绸一样的红布,下边有不少吊坠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是,他们头上都裹着一块红色的布在头上,也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头上裹着红色的毛巾,他们身上的衣服,多数以红色为主,也有人穿的花俏一些。

    我们进村的时候,那村口边上几户人家门口坐了不少人,有说有笑的,应该是在拉家常。

    见我们进村,那些人朝我们瞥了过来,在这群人中,我眼尖的看到一名少女,十**岁的年龄,一身碎花格子的百褶裙,胸前挂着一条丝绸般的红布,肩若削成,腰若约素,肌若凝脂,气若幽兰,眸含春水清波流盼,头上斜披淡红色的丝绸,缀着点点紫玉,流苏洒在青丝上,指如削葱根,口如含朱丹,一颦一笑动人心魂,寐含春水,脸如凝脂,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。

    若说乔伊丝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眼前这少女美的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少女,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,就连边上的乔伊丝也忍不住赞了一句,“好美!”

    足足愣了好几秒钟,我们才回过神来,就见到那少女皱了皱眉头,扭过头,跟边上几名妇人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温雪推了我一把,沉声道:“陈九,别看了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嘴巴,才发现哪里有什么口水,瞪了那温雪一眼,就说:“你能安份点不?”

    不过,说实话,这少女真的很美,她的美令所有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,我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旋即,我收回目光,领着他们几个走进村子。

    那群妇人见我们走进村子,立马凑了过来,先前那名少女也在其中,她们开口就是一句布努语,听得我们所有人一愣一愣的,压根不知道她们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将眼光抛向乔伊丝,就说:“乔姑娘,你是苗族人听的懂么?”

    那乔伊丝摇摇头,说:“完全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些犯难了,就将眼光抛向边上的傅金龙,问他:“你来过几次,听的懂么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抱歉啊,上次来这村子,带了一名翻译,这次来的太急,忘了这事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是醉了,本来还打算找这些居民打听一些事情,现在连沟通都成了问题,更别提打听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冲那群妇人打了一个手势,大致意思是告诉她们,我们来这找尸骨。

    那些妇人你看我,我看你,好似没一个人能看懂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有些失落,看来只能靠自己,正准备转身朝村外走去,就听到一道清脆的声音,“你们来仙蛤村干吗?”

    寻声望去,就见到说话的是先前那名少女,她声音特别好听,令人听了异常舒服,简直就是听觉享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